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59.第五百五十九章

    第五百五十九章:

    名侦探、那个大阪的高中生侦探。黑羽快斗的头上顶着一头的黑线。那两个家伙都是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某位金发的阴阳师她也注意到了那两个人。不过,她很随意的看了某个方向嘴角抽了抽。

    琴酒还有伏特加。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是开着车过来的。在距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那两个家伙居然把车都给弃了。某个银发的男人还有些可爱的一点都不进行伪装的跟踪。这还真有他的风格。

    就这样,很多人都聚集在这一个地方。某位金发的阴阳师并不担心琴酒他们发现黑羽快斗。这早就是公开的事情了。从她加入这个组织开始的时候。那边的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则是一副非常紧张的样子。

    他的眼睛就这么一直盯着琴酒。就连一刻都不敢放松。而在他身旁的服部平次他也意识到了这样的一个问题。他们都是很敏锐的侦探。在他们仔细的观察了没有多久以后,他们的头上就都挂上一滴汗。

    “这就是把你变成柯南的那帮家伙?”那位关西的高中生侦探他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可相信的样子。某位小学生侦探只能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原来琴酒也会八卦。他听到有什么东西仿佛破碎了的声音。

    还没等那两个侦探消化这件事。他们就又要担心了。因为毛利兰还有远山和叶来了。他们是来找刚刚和他们走散的服部平次还有那几个小孩子的。只不过因为那两名侦探躲在了那边。他们没看见他们。

    那两个高中女生直接就走向了黑羽快斗和伊藤朔月那里。等那两位侦探想要阻拦的时候都已经来不及了。柯南不是和他们在一起嘛?毛利兰同学在旁看了看。她的问题还没问出来柯南就自己跑了过来。

    在他的之后,那位关西的侦探他也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他们是刚刚遇到了。所以他向他们两个把柯南借过来。某小学生侦探很满意的点头。没错。就是这样。他们又朝那两个人稍微暗示了一下子。

    原来是为了他们两个制造机会啊?毛利兰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这样一来,他们就不好继续打扰他们两个了。正当他们想继续去找那几个孩子的时候,黑羽快斗却主动的提出,他要帮他们一起去寻找。

    咦?这样的话……毛利兰有些犹豫。但那位怪盗少年扬起了一个很灿烂的笑容,这没关系的。因为他的坚持他们就这么去做了。而那位金发的阴阳师则说她还有一些其他的事,就先从这边离开了。

    那位金发的少女就这么很随意的挥了挥手就走了。毛利兰有些不太明白的看了看黑羽快斗,然后她小声的询问,是不是他们这样惹她不高兴了。那位乱发的少年则不太在意表示,根本就没有这样的事。

    伊藤那个家伙走的方向正是琴酒他们所在的方向。某位小学生侦探在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这一点。他们是要去寻找灰原的。如果让琴酒看到灰原的样子……他立刻就帮伊藤朔月还有黑羽快斗他们劝兰。

    那家伙和琴酒的关系似乎很不错。这是在这次的情况里,某位小学生侦探推测出来的结果。她会成为最有力的一个钢楔。在离开这里的时候,他特意的让自己不再去看那边的情况。只有这样才更安全。

    琴酒果然没有再出现。某两位侦探小心了好一会儿后他们终于确定了。这个时候,他们也终于找到了少年侦探团的那几个小孩子。他们果然悄悄的回到了那个发生了爆炸的餐厅。可案件都已经解决了。

    小岛元太小朋友再次抱怨了柯南。他真是太狡猾了。就连这一次都被他抢在了前边。圆谷光彦还有吉田步美小朋友也在一旁跟着附和了起来。某位小学生侦探只能呵呵的笑了两声。他只是刚好遇到。

    喂!那边,某位金发的阴阳师很自然的就走到了在‘躲着’的琴酒和伏特加。她就这么看起来很随意的笑了。你们来这里做什么?而那位银发的男人很嫌弃的哼了一声。他说这次的任务不需要她参与。

    她和琴酒是搭档。但这种小任务根本就不需要这么多人出手。某位金发的阴阳师的笑容里只能加了一些无可奈何的感觉。喂喂!你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过来的吗?他还没说话,伏特加反倒点了头。

    某位金发的阴阳师很适时的不再问下去了。不过她流露出来的那个表情却怎么都不像是她相信了这些话的样子。这让某个银色头发的男子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还真是令人不爽啊!这个家伙的表情。

    离开这里的时候,某金发的少女就让这位银发的男人顺便带了她一路。这里距离她家还有一段不太近的距离,她现在的心情又不是很好。那个银发的冷漠男人什么都没说,他直接就让伏特加把车开走。

    她能帮他们的已经都帮了。某位金发的阴阳师表情没变,不过有一抹笑意在她的心里生了出来。车子开的并不算太快,沿途的风景从玻璃的窗子里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的。这个车子在这一刻非常的安静。

    当车子终于开到了伊藤家的门外的时候,某个银发的男子忽然提出了一件事。她明天和他一起去出一个任务吧?这个任务本来就是那位先生交给他们的。他看她太闲了。不能一有时间就跑去和人约会。

    喂!某金发少女看起来就有些抱怨的样子。现在琴酒的任务她并不是不知道,都是一些很简单的交易的事情。黑衣组织的一些研究需要很大量的金钱。而他们能够贩卖的东西又足够吸引一些人去买。

    今天琴酒、伏特加还有基安蒂和科恩会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些事。那个人今天带来了这么多人,他的结局就可想而知了。那位金发的少女的嘴角上浮现出了一点点残酷的笑意。她说她可没接到这命令。

    这个家伙还真是任性。当那位金发的阴阳师就这么离开的时候,伏特加很认真的在说着这样的结论。琴酒说,这个家伙就是这样。她根本就看不上这些很小的事情。就这一点,她跟波本那家伙一样。

    那辆保时捷就这么从这里开走了。在她回到家的时候,水树萤刚好就在那个窗子的旁边。她看见了送她回来的那个人。这个人并不是第一次来伊藤家了。可是她莫名的就感觉到这个男人非常的危险。

    水树萤把这件事告诉给了伊藤朔月。她是地狱少女。对这种带着亡灵的气息的人特别的敏感。而站在这个窗子的旁边,看着那个并不存在的只有刚刚车子离开的方向。她很好心情的问,那她觉得她呢?

    朔月是个很好的人。这是水树萤在第一时间就给出的定义了。这让某位金发的阴阳师露出了一些无可奈何的笑意。她说她问的不是这个啦。她的能力。她的样子很自信。她遇到他,她不认为她会输掉。

    水树萤愣了一下。然后她拍了拍她自己的脑袋,她把这件事给彻底的忘了。朔月是她遇到的第一个有着很强大的力量的人。而那个人虽然有些过多的杀戮的气息。但那只是人类的。这一点都不一样。

    她终于放下了心来。只不过,她在看向外边的目光还是有着一些好奇的感觉。他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他的身份会有那些的感觉?而那位金发的阴阳师只说这她不需要知道。这只是人类自己的事情。

    是有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吗?水树萤很快就猜到了这个事实。她很信任这个她第一个朋友。所以她说的话她都不会去怀疑。现在又知道那个人绝对不会威胁到朔月。她就这么很放心的不再继续问了。

    她最近一切都还顺利吗?其实更让人担心的是这个家伙。地狱少女的工作可不简单。有着各种各样的无可奈何。她在这之前就已经见过了。而在这句话被问出来的时候,水树萤的表情就有些低落了。

    “不太好!”在沉默了一会儿以后,水树萤的声音非常低的说出了这几个字。最近的地狱通讯越来越多的不该死的人要被杀死了。她什么都没有办法。他们的怨恨足以结约。她不得不完成他们的愿望。

    这样让令她感到非常的痛苦。她知道她必须尽快克服这些事。爷爷也是这么安慰她的。可是她还是做不到啊!这种情绪是没有办法由自己控制的。她到底该怎么办?那个少女就这么在伊藤的身边哭了。

    有些事情只要发泄出来就好了。那位金发的阴阳师有些无可奈何的就任由她去哭。直到她终于哭的没有力气了。她才终于不好意思的又看向了伊藤朔月。在看到她哭湿了她的衣服,她的脸就更红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