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63.第五百六十三章

    第五百六十三章:

    枪被拿出来了。江户川柯南是第一个发现的。这个时候,那位警官都已经把手按到了扳机上。这下子就连这位小学生侦探都不能淡定了。他快速的按下了腰带上的按钮。足球一下子就被踢了出去。

    他成功了。那支手/枪就这么被打到了地上。那位被什么东西附身的警官想要捡起来。他们这里的人没有办法靠近。在这个万分紧急的时刻,那个警官他又大声的嘶吼了起来。没多久他的样子就变了。

    这是一种什么妖怪?!警方的人全都震惊了。就连江户川柯南还有毛利兰他们看起来都有些惊讶的样子。他们还以为是死去的灵魂。他的头长得像一只鱼头,而他的身后似乎还有鱼的尾巴长出来。

    鲜红色的鱼。那位委托人一下子就认了出来。他有在这个房间里养鱼。他立刻冲到了旁边的那个鱼缸的旁边。只有一条鱼。这是他在一个很小的摊位上买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在第一眼就喜欢上它了。

    现在的这个小小的鱼缸里一只鱼都没有了。那个委托人忍不住的就向后退了一步。这个可怕的东西真的是他的鱼?这不可能!他是这么告诉他自己的。但是这个鱼缸到现在还很完好的被放在原处。

    鱼应该是不能长时间离开水的。但他现在的周围的确没有水。某位小学生侦探在很仔细的注意着他的情况。他现在就只有一条很长的尾巴了,现在是在地面上。所以,某位小侦探的嘴角挂起了一抹笑。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又按出了一个足球。这枚足球他直接就踢向了那条鱼的尾巴。他的一条尾巴果然没有办法站立的太稳。他一下子就这么摔倒了下去。然后,毛利兰配合的非常好的在这时候冲了过去。

    某位小学生侦探很想说,这很危险。但除了这个办法现在也没其他的办法了。警方的人在后边都举起了枪,他们看了好几枪的掩护毛利兰过去。佐藤警官更是跟着她一起就冲了过去。他们的武力最强。

    这只妖怪的身体是他们的同事的。这让警方的人一直都不敢开枪。可当他们想只把他打伤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这根本就不可能。这只妖怪皮坚硬无比。他们的子弹硬是连一点都没有办法把他打伤。

    毛利兰和佐藤警官他们当然也失败了。就在这个怪物想要攻击他们的时候,毛利兰手中的那个护身符则又一次的起了作用。它一下子就把这只妖怪给顶了回去。毛利兰没有回去她拿着这护身符上去了。

    她一定要成功!这是一种非常强的信念。在这个时候远处的人也发现这个护身符的光芒渐渐的发生了变化。说不清是哪里。但这个东西的感觉彻底的变了。那位普通的女高中生也在这时到了那妖怪旁。

    那只妖怪开始发出了很惨烈的叫声。在这一瞬间,毛利兰似乎看见了他原来的样子。这给她一些的信心。她的心里更加坚定了这样的想法。手中握着的这个护身符她也更用力了。拜托了……新一!!!

    毛利兰用尽了所有的力气。那只妖怪终于在一声尖叫以后,他变回了原来的样子,然后他就这么晕倒在了地上。她看见从他的身上飘走了一些黑气,而原来在他身边的那些黑气也走了。她终于松口气。

    一切都结束了。就在这个时候,警方的人发现这个房子的门也可以打开了。这让他们终于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而毛利兰此刻更是直接坐到了地上了。她要稍微休息一下。那个委托人终于被带走了。

    最终,毛利兰还是被江户川柯南还有毛利小五郎他们扶着才离开这里的。她原来的伤其实还没有彻底的痊愈。刚刚这么一折腾她就又开始疼了起来。不过她最终也没有表现出来。只说是她这次太累了。

    这次难为她了。毛利兰在回到他们的客房以后她就晕倒了过去。某位小学生侦探在着急过后,他看着她的睡脸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没有伊藤,没有怪盗基德。只靠着她一个人应付起这样的一只妖怪。

    毛利兰睡得并不是十分的安稳。在睡梦中她还说,那只妖怪只是暂时跑了而已。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回来。某位小学生侦探在她的旁边很仔细的把这句话给听了进去。他的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外边。

    没有多久,他们的房间里就又出现了一个人。是那位金发的阴阳师。她就那么毫无预兆的出现。那只妖怪已经解决了。她把这句话告诉给了他们就走掉了。他们不用再担心这个会危害到其他的人。

    喂喂!某小学生侦探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子。然后就是一个微微扬起的笑容。他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回头看了看那边好不容易才睡好的毛利兰。是兰的护身符告诉她这里的情况。

    毛利兰终于睡醒了。她醒来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把刚刚忘记说的话给说出来。只不过,江户川柯南小朋友露出了一个小孩子一样的天真的表情告诉她,她不用担心了!伊藤姐姐已经把这件事彻底解决了。

    是这样吗?这是彻底轻松了的表情。那位普通的女高中生这时才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她到底睡了多长的时间?妈妈该来了。她一下子就开始有些慌张。她的计划都还没有制定。

    妃英里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他们的房间了。毛利兰的情况她一下子就看到了。这让她又怒视着那位糊涂的名侦探。毛利兰小朋友只能很无辜的表示,这件事其实不能怪爸爸啦。爸爸他也不想遇到的。

    妖怪?在他们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了以后,那位著名的律师她也想起了一件事。在她接触过的委托人里也遇到过发生了那些灵异的事情的人。那是一个杀人犯。他说那个时候他的身体根本不受操控。

    如果想要让她脱罪,那么至少委托人要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她。妃英里在当时是这么告诉那个想要委托她的人的。可是那个人就是这么一直在坚持着这个说法。最后的结果当然就是妃英里没有接下这个。

    那个罪犯最终被判的很严重。因为那次的事情那位委托人太坚持了。所以一直让她记到了现在。在她把这件事说出来的时候,那个小学生侦探一下子就表现的有些焦急的样子。他问了那个人的名字。

    妃英里很自然的就告诉他了。在这之后,这位小学生侦探就悄悄的跑到了一旁。他拿出了他的蝴蝶结变声器。然后用了工藤新一的声音向高木警官询问了那次的事件。这件事他们很快的就想了起来。

    这个案子的确有可疑。可这已经定了罪。这基本上就是很难更改的了。目暮警官只能把这件事报告给了白马警视总监。这件事过去已经有好几个月了。白马警视总监还是让之前的人帮忙检查一下情况。

    当时命案的发生地,还有那位已经被定了罪的犯人。这件事即使是那个人他也不好再调查了。而最后的结果是警方的人找来了可以看见过去的人。那位女性把这件事的真相告诉给了他们。他被附身了。

    当时的他很痛苦。他想要挣脱那个灵魂的控制。可是他怎么都做不到。‘啊!为什么要让我杀人?’‘快住手!他会死的!快住手啊!’这是那时候的他的心里的挣扎。这些都被很完整的显示了出来。

    那位可以看见过去的人的心跟着他一样的痛苦。在最后她终于清醒了的时候,她都仿佛是被累的虚脱了一样。这件事的确不是那个人的本意。白马警视总监在听到这个结论后,他的表情看起来很复杂。

    这个世界上有那些东西的事情,他们没有办法把这些告诉给普通的群众。这样一来,那个被判了罪的人该怎么办就成为了问题。白马警视总监在思考了一下以后,他看了看手里的东西选择向上边报下。

    在这之后的事情就不是他能管的了。白马警视总监很安稳的坐在了那里,他一边喝着手中的茶,一边已经开始看着旁边的报纸了。当白马探走进来的时候他看见的就是这一情况。他看了看他就回房了。

    白马探最近也很忙,日本还有巴黎,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会遇到命案。这让他都有些不太习惯了。这是一种侦探的气场,无论哪里有命案,侦探总是会在第一时间就赶到。可是他在这之前一直很清闲啊!

    这样的‘侦探气场’还是有些‘成果’的。高中生侦探白马探的名字更加的出名了。东京,还有在海外那些地方都是。对此,白马警视总监他也只是笑呵呵的样子。这没什么啦。他的儿子就喜欢这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