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91.第五百九十一章

    第五百九十一章:

    这颗宝石没事,它很安全的躺在了这个小小的密室里。这里的馆主终于松了一口气。他重新的把那颗宝石很好的放在了那里。然后,他就带着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他们几个离开了这里。别把怪盗基德引来。

    你早就把他带进来了。某位小学生的脸上带着一些‘不怀好意’的笑容看向了他旁边的黑羽快斗。那位怪盗少年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现一样。不过他的动作怎么看怎么都有一些僵硬的感觉。他是在心虚。

    当他们离开这个展厅的时候,江户川柯南、工藤新一还有黑羽快斗他们同时的向刚刚那个密室的方向看了一眼。“是有什么问题吗?”那位馆主有些莫名其妙的询问了他们。他们几个则什么话都没有说。

    那个展厅的确出现了情况。就在他们离开以后,那个地方就被一股黑色的雾气所笼罩了。在里边的人一下子就什么都看不到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还有‘工藤新一’他们互相看了看,他们又返回了展厅。

    是刚刚的那颗宝石。它已经被从那个密室里边拿出来了。那个密室有一种很神奇的功能。只要把这颗宝石放在这里边它就不会制造出来的幻象来。某位怪盗少年很准确的找到了一个地方。他捡起了这宝石。

    这样珍贵的宝石被损坏了就不好了。在他小心的把这颗宝石放回到了原处的时候,这个展厅里边的黑雾终于消散了。而在这个展厅里莫名的就出现了三个人。他们看起来都被刚刚这里的幻境给吓到了。

    那些幻境,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他们都没有看到。但没有任何疑问的,那肯定是很恐怖的东西。这里的那位馆主一下子就认出了这几个人。他们分别是他的妻子、助手。另外一个是他的一个很重要的客人。

    那个客人是第一个缓过来的人。他说这个展厅是怎么一回事啊?他才一进来就看到了很多怪物向他冲过来。有好几个还和他买过的雕像一模一样。他都以为是他的雕像变活了。唉!最后可是把他吓坏了。

    第二个恢复的是这位馆主的助手。他说刚刚是怎么回事?他还没弄明白了。然后,他就向这位馆主说怪盗基德出现了。他把那颗宝石带走了。所以他才会慌慌张张的找到这里来了。警方的人也在找他。

    馆主的夫人是那个迟迟没有恢复过来的人。过了好久以后,她的眼神才终于有了一些焦距。她说她看到了她的哥哥。这一下子就让那位馆主的表情变了又变。“他说,他是被你杀的。”那位夫人这么说。

    这位馆主立刻就让他的夫人闭了嘴。那位夫人也就这么做了。可是她的表情里一直都是很心事重重的样子。她的身体现在还有一些打颤。刚刚幻象中的景象仿佛随时都会重现。那是向他们索命。她喃喃着。

    当这位馆主回去的时候,茶木警视告诉他们,他们已经找到了那颗宝石了。或许是怪盗基德发现了它是假的了。它就被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就在他的助手刚刚走了的时候,他们也没有来得及去组织他。

    原来是这样。某位小学生侦探用着很天真无邪的语气询问了茶木警视。除了那位助手。另外的那两个人在那个时候出现没出现过这个附近?茶木警视不太记得了。不过他的手下一下子就记起了那位夫人了。

    那位客人的确没有来过。这是在仔细回忆了以后他们给出的结论。那个时候他们有很仔细的检查着每一个人,就怕怪盗基德会混入到他们之中。某位小学生侦探没有说什么,他就这么看向了那边的几个人。

    这三个人在看到幻境以后他们都挣扎过,所以每一个人都距离地上的那颗宝石有些远。馆主夫人的动机是那几个人里边最充分的一个。就这么,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脑海里又反反复复的回忆着之前的情况。

    “你认为那个冒充了你的人是谁?”某位小学生侦探就这么随意的向黑羽快斗问了起来,而某位怪盗少年他则很郑重的表示,他不是怪盗基德。不过他在做出了认真思考的样子以后,他认为是那位夫人。

    他也是这么认为。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微微的扬起了他的嘴角。因为在他们看见她的时候她的手上还有一层淡淡的会发光的东西。那是为了防止在这个密室的门上留下指纹。所以她故意的把她的指纹盖住了。

    现在那些东西已经被清除掉了。但她一直都没有时间去洗手间清理一下。所以在她的手上一定还会留下一些痕迹。当这句话被说出来的时候,那边的茶木警视就让那位夫人配合他们警方检查一下吧!

    她的手上果然有一层淡淡的胶水。因为硬要给它们弄下来,她的手指上还有一些受伤。那位馆主对这个答案似乎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就像这都是他早就预料到的事情一样。那位夫人她也微微的低下了头。

    这是一件令她感到意外的情况。这位夫人她说,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会被困在这个展厅,她一点点的准备都没有。本来她都想过无数个可以顺利脱身的办法了。这件宝石最初不是他,而是她的哥哥发现的啊!

    他杀了他,抢走了他买下这颗宝石的机会,所以她就要把这个东西重新的夺回来。那是一种理直气壮的愤怒。那位馆主则有些不解的说,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是夫妻。这个东西他还是用她的名义买的。

    “这不一样。”那位夫人摇着头说。她不可能要一个杀死了她哥哥的仇人送的东西。她要靠她自己的力量夺回来。那位馆主叹了一口气。那你也没有必要用‘怪盗基德’的名义啊!那样他也就不用报警了。

    那位夫人冷笑着。即使到现在她也不能原谅他杀死了她的哥哥的事情。那位馆主说,那是意外。他和他当时都受了那些幻象的影响了。他们互相的残杀着。最后是她的哥哥杀了他。然后他就这么自杀了。

    他当时的确倒下了。可是他奇迹的没有死亡,他受到的幻象的影响也就在那个时候解除了。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已经死去的他了。他当时也很难过。这件事他当时也报了案。只要向警方的人稍稍了解就好了。

    搜查二课负责的并不是这一类的杀人案。不过茶木警视找了一课的人问了这件事。事实证明,这位馆主说的的确是事实。那个人是自杀。这是经过了很认真的检测的结果。他们记得这件事也通知了家人。

    那位夫人只是咬着牙,她还是没有办法接受。那是她唯一的哥哥。是把她从小带大的哥哥。这位馆主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的夫人了。而这个时候,那位金发的阴阳师说,当时是另一个人碰到的宝石吧?

    这位馆主愣了一下。然后他缓缓的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没错。可是她为什么会知道?那位金发的阴阳师表情淡淡的,只在嘴角处隐隐约约有了一点点的笑意。她又问:刚刚的那颗宝石也是她拿着的对吧?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她都已经承认了。那位夫人给了她一个这样的表情。那边的那几位名侦探还有名怪盗都已经明白了过来。拿着宝石的人才会受到的影响最深?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第一个问了出来。

    的确就是这样。某位金发的阴阳师就这么耸了下肩不再说什么了。“原来是这样吗?”那位夫人一下子把眼睛睁得圆圆的。她还以为是她的心事最重。这颗宝石让他们看到的东西不都是他们害怕的东西吗?

    这是他们进了一个误区。某位怪盗少年在看了看他旁边的那位金发的阴阳师以后,他做出了一副很装模作样的样子说到。只要这颗宝石可以感觉到有对它有企图的人在。它就会制造出足以让人致死的幻象。

    致死吗?那位馆主夫人愣愣的重复着这样的一句话。刚刚的幻象的确很可怕。可是这也不足以让人想要杀死谁啊!她还是不明白。这个时候在一旁的‘工藤新一’开口了,他说,这可能是黑羽同学的功劳。

    他们很快的就返回了这个展厅。黑羽同学又在第一时间就找到了那颗宝石,并且把它完好的放回到了不能再产生幻境的地方。那位高中生名侦探是这么认为的。这就直接导致了它还没来得及造成更大伤害。

    “哈哈。这没什么啦。”某位怪盗少年的表情里有些不好意思,还有些难掩的自恋的感觉。这让某位小学生侦探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子。而那位高中生侦探则一直注意黑羽快斗,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