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613.第六百一十三章

    第六百一十三章:

    有些事情本就没有必要明说。爱野智美对有些担心她的川端武士导演他们说,她其实早就猜到了,中山直子是她的母亲的事情。她是孤儿。从小就没有得到过任何的亲情。所以,她对别人对她的好更明显了。

    最开始的时候,她还是会认为中山小姐是个很好的人。她对她好并不是只对她一个人好。可是,这样的认知在长久的接触下很容易就会被打破。再加上他们的样貌看起来的确是非常的相似。还有隐隐的熟悉的感觉。

    在这个过程中,她发现中山直子和安藤茂有着不一般的关系。这让她的心里非常的难过。尤其是在她知道这个安藤茂不是个好人的时候。渐渐地她对中山直子也有了一些心结。而在这个时候她的头疼又更厉害了。

    其实她该找个时间好好的和她谈一谈。她会保护好她自己。如果那样的话,中山小姐是不是就不会做到现在这种地步了?她不知道。那个时候的她情绪根本就没有办法稳定。她害怕说了反而把情况给弄得更糟了。

    这个时候的爱野智美眼中有了一些难过还有自责。川端武士导演在一旁安慰了她。她则给了他一个坚强的笑脸。没关系的!她会等中山小姐回来。不论她犯下的是多大的错。她都会等她。到那时一切就全都好了。

    中山小姐的确做错了。就算那个人再坏,杀死一个人的罪那也是非常的重。这次的这个人中山小姐是为了她杀死的。这是不是说这份罪她可以帮她分担一些。两个人总比一个人独自承担的要轻松对不对?她这么想。

    还有我!川端武士忽然插嘴了。这让爱野智美小姐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然后,她意识到她刚刚已经把这想法给说了出来。这让她有些脸红,不过她还是很感激的看向了川端武士导演。她知道他对中山小姐有好感。

    在这种时候,川端武士还愿意对中山小姐保持有善意。这就是一件很令人感恩的事情了。川端武士则让她不要多想,他已经见过中山小姐了。她的情况他也告诉她了。她很开心。那个时候她可是被她的样子吓坏了。

    很默契的笑了笑。这里的气氛慢慢的变得轻松了起来。来这里探望爱野智美的毛利兰还有江户川柯南他们刚好在这个时候推开了病房的房门。那两个人同时看向了他们几个人。看起来默契的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爱野智美是名人,她的检查总是要更详细的。所以她还有留在医院再多观察几天。毛利兰他们给她带来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在爱野智美很真诚的道了谢以后,某位普通的女高中生说,她……和柯南只是路过这里啦。

    他们要去前边的展览馆。那里这段时间有一个非常厉害的艺术品的展览。爱野智美好像也想起了这件事。她之前还想过要找机会看一下呢!不过她的出院还有些麻烦。不知道最后还能不能赶上。她有些遗憾的想。

    那间展览馆就在这个医院的前边不远处。毛利兰他们很快就走到了。不过刚到门前的时候,他们就碰到了黑羽快斗还有伊藤朔月。他们是来约会的吗?某个普通的女高中生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她的脸上带了些笑。

    那位金发的阴阳师和那个怪盗少年也注意到了他们。他们一起进去。这个展览馆今天的客流很大,他们就这么跟着这群人一起向前走。没多久他们就看到了这里的主场馆了。在最前边的是一副贯穿整个场馆的画卷。

    这幅画真的特别的漂亮,还有一种魔力。每个人都有一种冲动想要多看它几眼。这样的感觉很不对。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暗自的观察了在他旁边的黑羽快斗和伊藤朔月。他们看起来没什么。

    在他们欣赏这幅画的时候,就在他们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封预告函。是怪盗贞德。一个女性的怪盗。黑羽快斗是第一个拿到这个预告函的人。很简单的内容。没有任何的暗号。他们眼前的这副巨画就是她的目标。

    时间是在今天的傍晚。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是决定要管这件事的。而这个时候,他看见了那边的怪盗基德对着这个预告函在思考着什么。当他过去他的身边询问他的时候,他对他说,这封预告函上有些奇怪的气息。

    怪盗贞德和怪盗基德不同。她是有着真的魔法的人。黑羽快斗咧嘴笑了,然后他把那个预告函扔给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他也劝他不要去管这件事了。不过他没有说任何的原因就自顾自的离开了。某侦探只有黑线。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没有因为这一句话就放弃。他很按时的等在了这个地方。在到了预告的时间的时候,他把自己藏在了距离那副画最近的地方。不一会儿,一个金发的女孩子果然出现了。她一眼就看见了这幅画。

    他只要等她靠近这幅画的时候,某位小学生侦探把他的手表型麻醉枪给准备好了。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他绝对不能错过。然而事情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了。那个女孩子没有靠近这里。她只扔出了一个飞镖出来。

    就这样,她在那里停顿了连十秒都没有就走了。当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出来的时候,他看见原本在这里的那副巨画已经没了。这个地方因为她之前的小动作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了。她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把画偷走的。

    就在他很不解的在这里研究的时候,某位金发的阴阳师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某小学生侦探抬头看了一眼他前边墙壁上的影子。他看出了这个是谁。是用魔法把这幅画带走的吗?他用着一种不确定的语气问了出来。

    “她并没有把这幅画偷走。”这位金发的阴阳师很平淡的这么对这位小学生侦探说。这让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有些意外。他刚刚已经确认过了。这前边没有被覆盖住什么。是真的没有了。这里只剩下了最后的画框。

    那位金发的阴阳师总是一副什么都了然在心的样子。这让某位小学生侦探无可奈何,他只有很随意的把这个问题继续问了下去。那个金发的阴阳师也只在看了看他一眼后,就又告诉他了。是这幅画自己消失了。

    这幅画里有恶魔的寄生。而那位怪盗少女她是唯一正好可以对付这些恶魔的人。在这样最简略的叙述结束以后,她对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说,她每次会发预告函就是发现了这些画。被她消灭掉这是那些画最好的选择。

    如果不这样呢?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这么问道。因为这些画中很多对他们的主人都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可是这换来的只有某位金发的阴阳师一个无可奈何的耸肩,那样的情况只会变糟。恶魔会渐渐的把主人侵蚀掉。

    这是一个没有选择的道路。某位小学生侦探只能认同了。刚刚那个怪盗少女的飞镖并没有回收。他刚好把它给捡了起来。这个飞镖看起来和她刚刚打出来的时候有些不同了。大概就是因为和这个恶魔对抗的结果。

    没多久,警方的人,还有这个展览馆的其他人都回到了这里。该死!他们就这样中了贞德的计了。一回来他们果然就看见已经看到任何东西的那副画框了。那位金发的阴阳师人早就闪了。柯南小朋友也躲了起来。

    在这之后,江户川柯南小朋友逮着一个机会就混到了大部分人之中了。这让他终于松了一口气。而这个时候他看见了有一个金发的女孩子接近了刚刚的那幅画那边。她好像在那里找什么?这不禁引起了他的怀疑。

    她会不会就是那位怪盗贞德。有了这样的想法。某位小学生侦探又在不着痕迹的接近了那里了。等他距离那个女孩子不远的时候,他终于看清了她的样子。虽然都是金发的头发,但这个女孩子和怪盗贞德并不像。

    那个女孩很快就跑掉了。大概她只是想更近的看着这原来放置画的地方吧?某位小学生侦探这么猜测着。他摸了摸他衣服口袋里的那枚飞镖。如果她真的是要找这个话。他想她不至于这么随意的看一眼。大概吧!

    在那个金发的女孩跑走的时候,她和另外一个金发的少女擦肩而过了。就在他们各自都走出了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那位金发的女孩回头看了看另外的那个人。菲。她的身上有种很强烈的气息。她到底是什么人啊?

    啊!她知道了!她在很久之前去她家过一回!这位金发的女孩很快就想起来了。那一次的画并不需要她的回收。她一定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吧?这个金发的女孩开始议论起了那位金发的阴阳师。还各方面都很优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