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661.第六百六十一章

    第六百六十一章:

    “等等!你是说……这里是贪婪的人的坟墓?”这是被害人的一位下属。当警员先生把这些传说全都说出来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惊讶,还有一种……理解?就是因为这个,他才会死在这个地方。她这么认为。

    一个人提出来了。其他的人也纷纷的互相的看了看。最长的有的人来他手底下已经有十年了,可是他们的工资没有一点点的增长。人手又非常的少,那些别的小组三四个人的工作,他居然就可以全都交给一个人。

    每个小组都有固定的费用。只要能拿出应该有的成绩,其他的公司并不怎么会管。所以,他们的组长是自己赚的最多的那一个。有好多人都被邀请要涨工资。就像她前两天就和他说过。很可惜这改变不了他的主意。

    这里的传说……某位小学生侦探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了他的下巴上,他在很认真的把所有的事情都串联到一起。多年前的传说,这传说本身就有问题。当时没有人看到有灵异的事件,只说了所有人都在一起。

    当年的传说看起来更像是,一件没有找到真凶的谋杀事件。不过,这些终究没有办法再重新复原一遍了。那个年代实在是太早了,就连这里的人都没有什么人知道了。留下来的这个地方的历史记录更是提都没有提。

    警方这边也没有留下案底。就连最后一次类似的案子距离现在也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了。不过这位警官先生的曾祖父曾经经历过那次的事件。那个时候的他也是个像他一样的警察。但这个案子早早的就给定好了案。

    这位警官先生带他们去见了他的曾祖父。那是一个长者花白胡子的老人了。他的精神还特别的神采奕奕的。他上来就一阵的批评这位警官先生。现在是工作的时间,他怎么跑到他这里来了。警察就是要保护民众的。

    这位老人的大道理还没有开始讲。这位警官先生就有些头疼的笑了。他说,这次是因为他遇到了一个相当麻烦的案子。所以才特意过来请他帮忙的。是和那个传说有关的一个案子。这一下那位老人看起来严肃了。

    那样类似的案子再一次发生了。那位老人很着急的向他确认了一下这个。等他得了如他所想的那样的一个肯定的答复以后,他看起来非常疲惫的坐在了那里。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以后,他从一旁翻出了一些的资料。

    这全都是那个时候的资料。警方,他们的上边都已经停止了这个案子。可是他还不死心。这件事不能就这么推给那些神啊!鬼啊的!这是不负责任的做法。他们是警察。不是那些只会骗钱却什么都不会做的那些人。

    他真的非常努力的找了所有的信息。包括和被害人熟悉一些的人他全都问过了。那个时候的东西就全都在这里边了。他还是怀疑是他们中的某一个人做的。可是在过了这么久以后,他依旧没能得到那个正确答案。

    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十年。那个时候的人大多没有活到现在,即使活到现在的人还能像他这么健康的人也不多了。而在这些人里记得这件事的恐怕真的只有他一个人了。这是他当警察的时候留下来的唯一的遗憾。

    那些人全都有作案的动机。某位小学生侦探在看过了以后,他的目光就锁定在了几个人的身上。那位糊涂的名侦探则还在那里一头雾水的样子。被害人是被什么很细的绳子勒住了脖子死的。这看起来并不复杂。

    没有办法得到真相的资料。即使是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他最多也就只能多读出来一点点的信息。这几个人的说辞中有着太多的一模一样的说辞了。不是描述情况的相同。那个样子就像是这些话都是经一个人的口。

    串通?又或者是有人知道了真相所以帮着别的人隐瞒。‘工藤新一’同学和他的想法差不多。在那位警察提出了异议的时候,这明明是完全不同的话啊?他都读过很多遍了。应该不会出现这么明显简单的错误吧?

    他们的说法都特别的长,每一个都要读好久,可是大部分都是一些没用的内容,而把这些没用的内容里边再提取一下,那些比较关键性的信息却是用了完全一致的描述的方法。工藤新一帮他完成了这项整理的工作。

    果然是这样。只有这些相同内容的东西才有实质性的内容。而另外的那些则显得有些乱七八糟完全没有逻辑的样子。当然这不是全部。其中有一个人在其他的内容的时候他的逻辑也很好。而且和这段话如出一辙。

    ‘工藤新一’想要问一下这个人。不过他还是被世良真纯给抢先了。那个假小子侦探露出了她那可爱的虎牙然后指了指那个人。他啊!是当时这个小镇上最聪明的一个人了。上学的时候,工作的时候他都最出色。

    这个人和那位被害人并没有什么关系。他是因为一直和他的几个好朋友在一起的关系。所以他那个时候才会把他也找来问一下那个时候的情况了。他是有什么问题吗?这位老人看起来就像是时间还停在当年一样。

    毛利小五郎把那些东西都抢了过来,在‘工藤新一’、世良真纯他们的提醒下,他也察觉出来这里边的那些逻辑的固定的思路了。这么说,让其他的人都说出这段话的人就是他了?那位老人看起来就是特别的激动。

    编出了这些不在场证明、这些被害人的所有的表现的人的确是就是这个人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嘴角在这个时候稍稍的翘起了一点点。不过,这并不能代表着,那次的案子就是他做的。他那几个朋友有很大可能。

    那位老人终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即使现在这个案子依旧没有彻底的解开,可是,仅仅是这样就已经解了困扰了他一辈子的心结了。他的年纪已经很大很大了。现在说一辈子也不会过。从他才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啊!

    按照这个方法类推,再往前,尤其是还稍微详细一点的那个传说本身。只有所有的人们的证实。没有其他的佐证。而那个被害人又是一个被所有的人都惧怕而又憎恨的人。在他死后,他们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这些终究只是猜测。某位小学生侦探露出了一个稍稍轻松的笑容。传说早已经无法考证了。那个时候的不论是人证还是物证都早就随着时间消失了。贪图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人会得到惩罚。这样的传说也不见了。

    上一次的案子并不是影响范围太广的案子。和最初的传说根本就是无法比的。只有那几个当事人,还有包括这位老人在内的警方的人知道。在看到了某个人的资料的时候,那个用古老的胶卷拍出的照片有些眼熟。

    这是当时那个编出了那个说法的那个人的朋友。在这位警察先生把刚刚那个资料找出来的时候,他们发现他们之间果然有着一些关系。这个人是他祖父的祖父。就在这次的命案的时候他没有很充足的不在场证明。

    那些相类似的案子,做下了那个案件的人都是有着充分的不在场证明的。现在他没有。而这个命案的现场又和当初的一模一样。这在一般人的心里恐怕就会因为惯性的思考把他给排除在外了。某小学生却没这么做。

    他不确定真正的凶手是哪个。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那个人一定知道这里的那个传说。还清楚的知道传说里边的手法的这么细微的细节。当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又发现一个很熟悉的人的样子。

    这是被害人的妻子。他的目光一下子就锁定在了当时一个照到了那个编造了对警方的说辞的那个人的身旁。那里站着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因为她只是不小心闯入了镜头的人,所以照的不是那么清楚,可这也足够了。

    他们是新婚夫妻。在江户川柯南小朋友那充满了孩子气的声音下,那位老人很耐心的把这些告诉给了他。她的样子和今天看见的那个被害人的妻子好像啊!依旧是稚声稚气的样子。可这个人似乎并不是这小镇上的。

    那位警官是这么告诉他的。这些全都是他刚刚找人从警局里边调出来的资料。这个女人是在五六年前和被害人结的婚。按照他们的说法是在结婚之前才第一次来到这个小镇。她原来一直生活在北海道的乡下的地方。

    这位被害人那个时候刚好因公外出。就在他和客户约在了那个很适合度假的小店的时候,他在那里遇到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看起来很单纯,在他对她表现出了好感以后,她也回应了他。就这么他们就交往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