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662.第六百六十二章

    第六百六十二章:

    是巧合?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长得很相似的人。他们这里就有两个,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就这么看了看旁边的怪盗基德和‘工藤新一’,这不奇怪。不过,这位小学生侦探还是拜托了刚刚那位警官先生查一下警局的资料。

    那位妻子原来生活的地方很远。有关她的资料查起来会很麻烦。于是,他们就从当年的那个美丽的女人的身上下手了。他们那对夫妻很幸福的一直生活了下去。看不出有什么问题。直到在二十几年前的时候……

    在那个时候,他们早就已经去世了。而他们的后代,只剩下了一个刚刚出生没有多久的小女婴。那个女婴本来是要给他们的另外一个朋友去抚养的。可是当那个朋友去接她的时候,那个小婴儿却已经不知去了哪里。

    当时,守着那个小婴儿的是一个在他家很多年的佣人了。她说,她当时是把那个婴儿交到他的手里了。可是没有任何的事情可以证明。反而是另外的那个朋友被证实当时出现在其他的地方。没多久那个佣人就死了。

    就这么,那个小婴儿的下落成了迷。或许被她杀了,又或许被她卖到了什么地方去了。这都不可考证了。警方的人试图去寻找那个人,当他们找了几个月后他们也就放弃了。渐渐地已经没有什么人记得这件事。

    那个朋友就是这次的被害人的父亲。当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表情里也出现了一点点惊讶的感觉。当年的事情那个还有些不清不楚的。那个女佣是那家最信任的一个人了。还有她那么快就死了。

    如果那个人就是当初的那个婴儿。如果她怀疑把她弄走的人是那个人,她又会不会选择找他们报仇呢?这的确是一个足够有力的杀人动机了。为了找到当初的那个女婴。他们有留下过她父母的DNA的信息。那警官说。

    那位夫人承认了她的身份。没错。她的确知道她是来自这个小镇。所以,在那个时候她听说了她的丈夫是来自这里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对他产生了一些亲近的感觉。她的养父母告诉她,她是被她自己的家人抛弃的。

    具体的事情她的养父母也不太清楚。他们是在一家福利院里收养她的。福利院的人是这么说的。不过,现在她低下了头,在听到他们这么说以后,她才知道原来她并不是被抛弃的。那个时候的她的父母已经死了。

    那家福利院早就被拆了。当时接收她的那个院长也早就死了。那个时候他的年纪就不小了。他们没有办法再把这件事给调查的清清楚楚的。这个夫人就这么一直悲伤着。而在这过程中,他们还合理的说了她的动机。

    不是她。那位夫人看起来有些错愕。她怎么可能会去杀人。而这个时候,那位被害人的同事也想起来了一些事情。这位夫人最近的确是乖乖的感觉。他们不止一次看见她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后。像是要调查些什么。

    “他有外遇了。”有一个同事忽然说出了这样的一件事。他亲眼看见他和另外一个部门的女同事一起。就在他自己的办公室里衣衫不整的样子。而有的时候他的东西还会出现在她那边。要知道那可是一个吝啬的人。

    这一下,那位夫人的嫌疑就更大了。不仅仅是她自己身世的原因。还有他们夫妻本来的关系。那位夫人急的都快哭出来了。真的不是她做的。可她要怎么证实她自己呢?她不知道。她只能无助的看着周围这些人。

    在检查被害人的东西的时候,警方的人在他们的家里发现了一个来自某个福利院的证明。有一个孩子他们委托他们照顾的证明。还有一些从他们的友人那里获得的大笔的财产。而这些东西就随意的放在了柜子里。

    这个地方太明显了。那位警官先生就这么看了看那位夫人。她不可能发现不了的。这样一来,那位夫人的脸色就开始变得糟糕了起来。她张了张嘴,半天都没有说出一个字来。她似乎已经没有办法再为自己解释了。

    她的确是说谎了。最初的时候她的确是不知道这些内情。可是,在和她结婚了这么久以后,她就不可能对这一切什么都不知道了。而她的丈夫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那个时候年纪还很小。这些大人的事和他无关。

    他的父母是侵吞了她家的财产,又把她丢到了福利院的人。她真的很想向他们复仇。那位夫人想了想,她这次终于把实话给说了出来。可是她做不到啊!她最初接触她的丈夫的确是因为亲近的感觉。但后来……

    人是会有感情的。尤其是他们还相处了那么长的时间。她的心底早就爱上了她的丈夫。所以,在得知他对那些事都不知情的时候,她就决定放下那些事了。反正当初做下这件事的人已经死了。反正她也回来了。

    这位夫人说的非常的真挚。可是这并不能让人完全相信。尤其是在她刚刚还说过谎话的情况下。而这个时候的某位小学生侦探则注意到了一件事。那位被害人的下属。那个没有不在场证明的人他的嘴角微微的上扬。

    那个人是和多年前的事情有关的一个人。当年的参与者也是在两三年前才刚刚去世的。他很有可能从他那里得知了一些关于那些事情的细节。不过还是没有证据。这是目前为止他唯一的问题了。某小学生侦探想。

    凶器是一根绳子。而这根绳子他们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某位小学生侦探的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他自己的下巴上。这么长的时间这跟绳子很可能会被丢到任何的地方。可是,在某一时刻他的眼镜忽然亮了起来。

    那位下属的手一直都放在他的衣服口袋里。有一个手帕留出一个小角在外边,某位小学生侦探在走到了他身边的时候忽然不小心的摔了一跤,然后在那个人弯下腰看看他的情况的时候,他流着眼泪的向他借了手帕。

    手帕……那位下属本来是想要拿给他的。可是当他的手走到一半的时候,他忽然硬是停了下来。他脸上的表情也一下子就僵在了那里。某位小学生侦探则是一脸天真的样子问他,为什么不给他了?不就在那里吗?

    他想起了这个手帕很脏。他刚刚也摔了一跤,然后用它很仔细的擦过了。如果再给他的话,这个手帕反而会把他的衣服给擦的更脏的。他的反应很快的想出了这个理由。而此刻的某小侦探他的嘴角有了些笃定的笑。

    “恐怕不是这个原因吧?”他的声音在这个时候透出了一股的冷静还有成熟的感觉。这一下就让那个下属有些慌了神。紧接着他听到这个小孩子说,你的衣服上可没有一点弄脏的痕迹。无论怎么擦这些都会有痕迹。

    “这个……是我记错了。不是我自己摔倒了。是之前也遇到了一个摔倒的小孩子。我是帮他稍微擦了一些沾到的那些泥土。不是我自己啦。”他就这么说着。有些没有逻辑,又一直围绕着这相同的一个主题在说。

    他是希望这个说法可以骗过这个小孩子的。可是,那个小孩子显然并不简单。他说至少他看见的地方是干净的,他都说过要借他用一下了。所以……这些话又是最初的那种天真可爱的样子了。可他不会再那么傻。

    这个小孩子大概是什么都知道了。这个下属在思考,他下一步该怎么办?是承认?还是?最终他只是表情的严肃的对那个小孩子说,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位小学生侦探露出了自信的脸:“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

    那个成年人,那几个高中生,他们都是自称侦探的。现在这个小鬼也这么自称。这位下属他的表情简直是不不知道该有什么样子了。他怎么一下子遇到了这么多的侦探。他只能小声的说,他为什么一定要他的手帕?

    那根占了血迹的绳子就在这个手帕里边吧?某位小学生侦探用一种非常缓慢的语气说出了这样的一件事。而当这一个字一个字落下的时候,那位下属他终于还是绑不住了。“不是那位姐姐更值得怀疑吗?”他问。

    警方还在那边在对那位夫人做一些基本的询问。而当这个下属向那边的人群那里望过去的时候,他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不止是这个小鬼,那几个自称高中生侦探的还有另外一个和他长得很像的人都看向了他这边。

    他们都已经明白了些什么。这是从他们的目光中,这位下属他看出来的事情。而这个时候,他终于无可奈何的笑了一下,然后他把他的衣服口袋里的那块手帕拿了出来。就像他们推测的那样。这手帕上还带着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