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678.第六百七十八章

    第六百七十八章:

    毛利兰终于被救出来了。当她从这个玻璃的圆柱体里边走出来的时候,那个一直都没有再出声的声音忽然又冒了出来。他的声音已经透出了一阵阵的惊慌的感觉。这怎么可能?没有人可以从这个地方离开的。他说。

    某位普通的女高中生的样子有些虚弱。本来从上边掉下来的时候,她就受了一些伤了。又在氧气非常不足的这个地方带了这么久,她又拼命的做了‘工藤新一’让她去做的事情。这让她一出来就直接的摔倒在那儿。

    ‘工藤新一’同学似乎早就有预料了。他在她落地之前就借助了她。然后,他才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在这个过程中,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和那个小学生侦探的视线都放在了他们这边。这让那个男人看起来更加急躁了。

    某位高中生名侦探则是一副很笃定的样子,他说难道他不知道吗?这个地方已经被人为的破坏过了。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也没有办法让兰安全的离开那里。这一下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表示了不理解。除了他……

    除了他不会有任何人了。某位高中生侦探就这么替他说完了他要说的话。这个地方是从外边被破坏的。虽然后来又被人为的复原过了。可已经达不到原来的强度。他在外边撬了一会儿,里边的兰又用了些炸弹。

    这就是毛利兰可以出来的原因。这多亏了那些颜料,他和柯南很费力的在兰前边的那扇玻璃上边写了这些的字。那个只有声音的人此刻却不再说什么了。有好一段时间都没有任何的声音出来。那两中年男人很奇怪。

    难道还有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吗?某位小学生侦探则说,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是要对这个地方非常的熟悉。每一个纹路,甚至在这里建造之前就要非常的熟悉了。这位小学生侦探仔细的观察过。这东西很难能找到。

    这样,那个男人肯定是隐瞒了什么。那两个中年男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大概是为了寻找当时失踪的那个女孩子?他们理所当然的是这么认为的。不过这个地方不用破坏就能看清楚。他费那么的大的力破坏它做什么?

    他并不是他让他们认为的那个人吧?‘工藤新一’同学的声音就这么很有自信的说了出来。这一下那个没了一会儿的声音显得有些惊慌的又出声了。他不是那个人还会是谁呢?他只是没想到他们可以找到那个地方。

    ‘工藤新一’笑了笑,他没有再继续这个问题。他说,当初把这里破坏了是为了救一个人吧?他想应该就是他刚刚想要去寻找的那个女孩子。这个地方的主人。他的语气是那么的肯定,让人感觉他什么都掌握在心。

    “怎么……不对。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那个人的声音已经显得有些颠三倒四了。那位高中生侦探则回应他,你没发觉吗?这个玻璃的圆柱体里边,在其中好几个地方都有特别补充的地方。是建好以后很久弄的。

    那个男人曾经破坏过的地方,有好几处都是正在那些被补救过的地方。这样一来,他们至少能够确认,这些补救的措施是那个男人根本就不知道的事情。而且一开始他还以为是爆炸出来的。可是那分明是黑了的血。

    ‘工藤新一’和江户川柯南都有一个推测。当年那个女孩的失踪可能是她有意的自杀。而另外的那个男人在发现的时候他想办法把她救出去。他们不知道那个男人成功没有成功。于是,柯南抬头问了那个声音。

    那个声音根本就没有办法把这个话题给接下去。他的声音出来了好几次,但每一次只是仅仅的发出了声音而已,什么内容都没有表达出来。而这个时候,那两个‘工藤新一’的嘴角上同时的浮起了胜券在握的表情。

    他知道他是谁。当某个名字被说出来的时候,那边的声音明显的有什么东西掉落的样子。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对这个名字看起来也非常熟悉的样子。‘工藤新一’同学则向他点了点头。这人就是他那个同学的独子。

    去年那个为了隐藏自己的罪行,而把一个什么能力都没有的毛利小五郎请来破案的他的那个同学。可是,正是因为那个人是叔叔的同学,所以叔叔比哪一次都要卖力。他也难得一次超常发挥把真相给揭露了出来。

    当初毛利叔叔一个人没有办法。他来不及赶到了。到最后是兰帮忙把那个人给撂倒的。这是在来的路上毛利兰就对他们讲过的事情了。所以,他的目的从来都不是为了让他们找那个女孩子。而是为了把兰引到这里。

    这一大一小两个名侦探配合的非常的好。那个男人已经彻底的愣住了。真不愧是名侦探。没错。他找他们两个过来就是为了把毛利兰也给引过来,不论是毛利小五郎还是工藤新一单独一个人的话,她都不一定跟来。

    如果这件事成了,他根本就不会想要瞒下去的。这样才能既杀死那个害了爸爸的家伙,又能让另外一个害了爸爸的人痛苦的生活下去。那个男人的声音是非常的愤怒的。渐渐地,他们发现那个声音开始变得稚嫩了。

    这些声音都是他用机器模仿出来的。而现在这些模仿已经没有了必要。那边的那个人又按了几个按钮,这个地方就开始发生了变化了。某位小学生侦探他第一个就发现了不好。他们这些人必须立刻从这个地方离开。

    那个男孩子的长相,她在去年的时候见过。某位普通的女高中生是这么说的。他们刚刚在路上还看见了那个男孩子。当这件事被终于恢复了一些的毛利兰说出来的时候,某位糊涂的名侦探第一时间就问了具体位置。

    逆着传送带,他们又用各种方式滑过了各种屏蔽物,就这样,他们终于靠近了毛利兰说的刚刚的那个地方。那个男孩子已经准备逃跑了。可是因为他对某些机关的不太熟悉,这也直接导致了他在这个时候还在这里。

    那个男孩子慌了。他想要更快的逃跑。可是他的动作还是没能比得上毛利小五郎和工藤新一他们。他就这么被他们给直接的就抓住了。他的样子是非常不甘心的。他们怎么就知道他还在原处,如果他再厉害一些……

    他们一早就知道他对这些机器不太熟。这也是他们最开始判断他不是那个人的原因之一。因为,他不小心对他们说了,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藏有任何的毒。可是这个地方的确有。在刚来的时候他们就注意到了这点。

    那个男孩子很不相信这个事实。这不可能。他的样子看起来是非常的激动的。如果真的有这个东西,那他当时为什么不用?他一小心就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在说过了以后,他又连忙的捂上了嘴。他不该把这个……

    他指的是谁。这一次脸色变了的是那个秃头的中年男人。是不是他刚刚冒充的这个人。他们知道他一定见过那个人。否则这些东西……那个男孩子这个时候已经把头低的非常的低了。他似乎是不想回答这个话题。

    最终,在那个人的强迫下,他还是很无辜的表示了,那个人已经死了。他不是故意的。是那个人不肯帮助他他才迫不得已的把他给杀死的。他一开始是找他帮忙的。可是……他知道他的真实的目的,还要阻碍他。

    那个时候他可是被吓坏了。因为他说这里有毒。不过在他开始恳求他了以后,他终于告诉他这一切都是骗他的。而他也就趁着他不注意的那个瞬间把他杀死。那个机器当时就在他的身边。他想要做什么都来得及的。

    就这么他在担惊受怕的情况下过了好多天。那个人在最后的时刻说的话的确是真的。这里真的没有什么毒,那只是骗人的。渐渐地他终于开心放松了下来。他的计划也开始要按部就班的开始了。他要替爸爸报仇。

    这些机器都是浅显易懂的。它们的上边甚至都有一些标注。这让这个男孩子很容易就上手了。这个特别的试验区里边,几乎就没有人不懂得这种东西的操纵。只不过他们的能力还不足以支撑他们自己开放这些罢了。

    他用了他的东西报仇。所以,他也就帮那个人完成一些他希望完成的事情吧?那个男孩子是这么撅起了嘴说的。他从很早以前就知道了。那个男人他非常喜欢当初的那个女孩子。可是女孩子失踪了就再也没出现过。

    早知道他把她带出去了。他就不用这个理由了。这是一个非常不负责的说法。那个男孩子看起来也没有什么负罪感。而他的这样的举动很容易就触起了别人的怒点。他这么做。他和他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一模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