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769.第七百六十九章

    第七百六十九章:

    他做过的事情就这么被暴露了出来。同时和两个女人搞不清楚的事情。这会儿,嫌疑人中唯一的男性他只能拼命的想要把话题给转移开。不过,警方的人已经在这里了。这样一来,这个男孩子就有了犯案的动机。

    当警方的人把这个想法说出来的时候,那个男孩子看起来就更着急了。他没有杀人。他是这么很认真的向警方解释的。然后,他还说出了,除了他们两个人,另外的那个女孩子,这次比赛的选手他也有嫌疑。

    他们是音乐水平差不多的两个人。很要好的朋友。比他们其他人都要更好。他们本来约好了一起参加这次重要的比赛的。不过,现在的这个选手否定了这个提议,被害人就这么听了她的话,没想到她反而报名了。

    为了这件事,他们这一对朋友总是在吵架。好像他们根本就吵不完似的。就在刚刚,他们在抵达这个空中的花园之前就吵过一次了。可是,这次不管是比赛的地点,还是比赛的对手都很有意思。那个人又想来。

    原来是这样。警方的人表示有些明白了。然后他们把视线放到了那边的那位选手的身上。那个选手只能微笑的点头承认了这件事。她的微笑中有着那种很明显的伤感的感觉。她自己承认她是的确有这个嫌疑的人。

    她没办法洗清她自己的嫌疑。所以这件事就交给警察先生们了。她相信他们很厉害,一定会把真正的凶手给找出来的。她所表现出来的表情是对着他们的十分的信任。可隐隐的让人感觉到她的眼中还有这什么。

    证据。凶器。警方的人很仔细的在这个走廊,这几个房间里边寻找了个遍。应该是类似绳子的东西。这个东西不会占太大的地方,所以他们必须把每个角落全都找遍了才好。可是,他们依然什么东西都没有找到。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就这么站在了这里,他很仔细的看着这里的人的寻找。可事实上,他的头脑里边已经开始在迅速的运转了起来。到底会被放到了什么样的地方。悄悄的,他就这么侧头看向了那边那个选手的方向。

    等等!这位小学生侦探忽然想起了什么。他立刻就向外边跑了过去。然后,在抵达旁边的那扇门的时候,他的额头又一次被狠狠的撞了一下子。毛利兰在看到了以后,她立刻就跑了过来。她要检查一下他的情况。

    不是已经知道这种门都是需要时间的吗?这位普通的女高中生一边教育着他。而走在她身后的某位女高中生侦探她的脸上本来是一副很随意的样子。当她这么看了看这位小学生侦探的时候,她似乎终于意识到什么。

    这个假小子侦探她也看向了那边的那个选手。然后她向她前边的毛利兰确认了一下。当时这个选手是在什么时候离开的那个休息室?是在……毛利兰不明白的说出了大概的时间。世良真纯同学则说她说的不是这个。

    她问的是当时她是在说离开多久的时候离开的。这一下,那个普通的女高中生愣住了。就那么直接的就走了啊!世良真纯同学点了点头,说了以后他们就立刻离开了。而且他们的速度并不比他们出来的时候要慢。

    这就很可疑了。他们这边的声音并不太小。那个女孩子距离他们又实在算不上多远。此时此刻那个选手的脸色已经变得相当的糟糕了。她想解释一下,可是就这么张了张嘴,就这么贸然的闯入他们的谈话没有作用。

    这边的这两个侦探都已经注意到了她的表情了。而他们的对话不止被这个当事人听到了。他们附近的警察们也听得一清二楚。这会儿他们已经开始询问这个女孩子了。还有这里的那位管家先生。她之前来过这里?

    来过。而且不止一次。那个女孩子本人没有回答,那位管家先生却把这个答案告诉给了她。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他最开始的时候也没有认出来。她的变化太大了。还好她的样子和她的妈妈当初还有些相似的。

    这一下,那个女孩子的表情就更加的糟糕了。她好像根本就没想过会被认出来一样。在他们遍寻不到凶器的情况下,这个发现不得不让他们搜索的范围再扩大了一些。这就需要这位管家帮忙了。那些并不好控制。

    没错。只要离开那条走廊的大门。他们就不能再随心所想的去哪里了。那位管家就这么轻车熟路的带着他们又走了很多的地方。然后他们终于在一个杂物室里边找到了他们想要找的东西。一根带着明显血印的绳子。

    警方把绳子上边的血印检测了一下。很快的,这个检测的结果就出来了。的确是这次的被害人的。就这样,在这里的所有人他们都把视线放在了那个女孩子的身上。而那个女孩子在这个时候她也终于无可奈何了。

    你们说的都没错。那个选手,那个女孩子终于还是承认了这一点。这次的事情的确是她做,她一手策划的一切。这只是因为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容忍她了。她一直在怪她,一直说她是故意陷害她,每天都这个样子。

    她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那个女孩子几乎是一字一字的说出了这些话的。当时的她的确是想放弃这场比赛。因为他们想要参加更加重要的比赛,她当时也是这样和那个被害人说的。可是在那之后有人认真的劝了她。

    这个比赛很有意义。那个人是这么和她说的。她在很认真的思考了一段时间后,最终还是赶在了报名截止日期到达之前报上了名。这就是那个时候的全部的内容了。当时她想要联络那个被害人只是没能联络到她。

    这些本来就只是一些很意外的情况。可是那个人对她真的非常的怨恨,她恨不得杀了她。这让她感到非常非常的痛苦。她只能忍着这样的痛苦。就这么她一直忍到了今天,他终究是没有办法再继续的忍耐下去了。

    原来是这样。警方的人点头表示明白了她的意思。可是这个时候,那边的那个男孩子忽然冒出来了。他说,她不要这样。这件事明明就不是她做的。她没有必要为不是自己的错误去承担这个罪名。这个罪名太大了。

    那个女孩子这会儿是真的有些急了。她说,事情的真相就是这个样子的。这里也就只有她一个人可以离开这个走廊,只有她一个人可以把这根绳子给放到了他们找到的那个杂物室里边。他们其他人没一个人可以。

    绳子或许的确是你拿走的。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小学生侦探终于开口说话了。但是人却并不是她杀的。他的语气中,还有眼神中透露出来的都是坚定还有自信的样子。这样的感觉,那位女孩子忍不住的就退缩了。

    不过,这样的退缩只持续了很短很短的时间。然后就是她很勉强的笑着表示,他有证据嘛?那位小学生侦探的嘴角就这么轻微的翘起了起来。他是一个非常肯定、笃定的语气。当然。那就在被害者的尸体的上边。

    那个女孩子并不是很懂他这句话的意思。她就这么有些迷惑的看着这位小学生侦探。而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依旧带着他那十分的骄傲的表情。他说,被害人颈部的那个勒痕。你难道不觉那勒痕太深了吗?她办不到。

    这个女孩子的手上是没有什么力气的。这从她那白嫩的手掌和纤细的手腕就能很轻易的看出来了。她根本就没有办法一下子用出这么大的力气,能够办到这一点的人应该是个男性。他想就是她身边的这个男孩子吧?

    “你其实……就像一开始那样就好了。”在这个时候,那个女孩子终于非常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再隐藏下去了。他们都说好了,有什么就往她的身上去推。他明明开始都做了。怎么到最后……

    我不能真的让你帮我承担这个责任。那个男孩子就这么忽然说了这样的一句话。他原本是以为她非常安全。就算说出了这一点,那个女孩子什么都没做过,她自然不会怎样。他们只是把嫌疑人的身份多分担了一下。

    可是,他根本就没想到,她的确做了一些事情。难怪在到他们找到那个地方的时候,那根绳子就这么不见了踪影了。原来都是被她给藏了起来。而这一下,他如果再不站出来的话,这个女孩子就一定会被抓走了。

    那个女孩子哭了。她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选择。如果她什么都没做,如果她不是自作聪明的把这个凶器给移动到其他的自认安全的地方。这个男孩子就不用自己跳出来了。到那时候即使警察也不一定能够找出他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