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840.第八百四十章

    第八百四十章:

    舞会。这是毛利小五郎最新接收到的委托。委托的人是铃木史郎。在这次的舞会上边,他们铃木财团会展示一个非常珍贵的美术品。而他们也很不幸的收到了怪盗的预告函。这一次不是怪盗基德。是怪盗贞德。

    毛利兰同学是被铃木园子同学给邀请来的。她顺便的叫上了‘工藤新一’,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则是主动的跟着一起来的。而直到他们到了这里的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来有一个怪盗要来。铃木园子早就把这个给忘了。

    这没什么重要的啦。又不是她的基德大人。铃木园子同学对这个根本就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这个怪盗的预告函是非常简单直白的预告函。这对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还有‘工藤新一’来说,这根本就是没挑战的事。

    每个怪盗都有他们的宿命的对手。怪盗基德是江户川柯南。怪盗贞德则是另外的一个女孩子。不过,这不是她经常作案的地方,所以,那位对手并没有办法在这边执行她自己的计划。这件事只能又交到二课那边。

    茶木警视在那边头疼,他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毛利小五郎的身上的。在这个过程中,铃木园子也非常有兴趣的让他们看一下这一次要被盗取的那幅画。那幅画看起来的确非常的漂亮。它好像有着灵魂一样。

    毛利兰的护身符亮了。那道光对这幅画有着很明显的反应。就在这种时候,从远处传来了一个很大的尖叫的声音。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还有‘工藤新一’立刻就回头了。然后,他们想都没想的就冲向了那个方向去了。

    有一个中年的男人倒在了这里。‘工藤新一’对他进行了一些简单的检查,然后,他只能很难过的表示,这个人已经死了。是中毒。他手中那个已经被摔碎的酒杯里边,这位高中生名侦探特意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水。

    ‘工藤新一’同学让紧跟着他们来的毛利兰报了警。这位第一个发现的人,她是在这个酒店里边打工的服务生。在‘工藤新一’同学问起她的时候,她的样子还是有一些很明显的还没有缓过来的样子。这很可怕。

    她是今天早上才来这边打工的。只是为了这次的宴会。其实并不会长时间在酒店里边。正好,这次的宴会需要的服务生也比平时的时候要多很多。在这边的人,包括她的老板,他们都对这个女服务生并没什么了解。

    这个女性的服务生只有自己的介绍了一下她自己。她是在校的大学生。因为今天刚好不用上课,她就想打工赚一点钱。就是这么简单。可是她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一个人死了。她就这么亲眼看见了他的死状。

    不仅是这样。她还看见了这个人死前的样子。就连他手中拿着的那个酒。这全都是她给他送到手里的。这相当于,这个女服务生简直都不敢想。这算不算是她间接害死的一个人?不会的。不会的。她这么安慰自己。

    这个女服务生是非常的害怕的。她看起来并没有隐瞒的把她知道的事情全都说了。是那个客人主动的叫了她一下,然后向她要了这一份的酒。因为这边已经没了。她还特意的跑了很远的路去给这位客人把它拿来的。

    她把酒杯给他以后,她就又去了下一个客人的那边。等她把饮料还有酒全都送完了以后,她又经过了这边,然后她看见那个男人还在那边站着,他轻轻的喝了一下酒杯里边的酒,紧接着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倒下去了。

    这一下,那个女服务生就呆住了。她过了一会儿才慌忙的赶了过来。这个人就这么死了。在她试探了一下他没有了呼吸了以后,她就这么忍不住的大声的尖叫了起来。在这之后,就是他们几个人跑到了她这边来了。

    她不知道在她离开了以后,这边又发生了什么。只不过,这个时间那么短……可是她也不想相信这个酒杯在她拿来的时候就已经有毒了。因为这完全就是没有道理的事情啊!没人知道那会是给谁的。怎么可能预料?

    这个中年的男人一直都在这里。而这个地方又比较偏僻。在他附近并没有什么人。不过那边倒是还有几个人在一起聊天的。在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提醒之下,警方的人立刻去问了那边的那几个人,他们看到了什么。

    这次的宴会的举办的地点,这距离警视厅有一段的距离,所以,在搜查一课的人来之前,二课的人暂时先帮他们做一些最基本的事情。这个时候,目暮警官他们也终于赶到了。他们开始有序的做起了一些检测的事。

    那几个人一直在聊天,他们并没有回头去看那个人那边的事情。不过,他们所在的位置刚刚好就是一个必须会经过的位置。于是,他们在很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子。在这个过程中只有三个人从他们这里来往过一下。

    这三个人,一个是现在就在那边的女服务生。另外两个人他们也不认识。不过,如果再让他们见到他们一定会认出来的。这是他们给出来的保证。警方的人只能从这个被害人的身份,还有和他有关的人之中去寻找。

    没过多久,有三个人就跑了过来。他们自称是这个男人的朋友。而当这三个人出现的时候,那边之前在聊天的人一下子就认出来了一个。就是中间的那个男人,他刚刚去过那个被害人的那里。他们确定就是这个人。

    那个男人承认了这一点。他说,他是看他一个人在这边也不上去玩一下。这样很浪费这个难得来一次的宴会诶!他都为他感觉到可惜。不过,那个家伙的态度非常的坚决,他一时也没有办法劝动,只能就这么由他。

    原来是这样。这是一个看起来说得通的答案。而这个男人他也看见了有另外的一个人出现过这里。那个人和他们这些人其实一直都是有着矛盾的。他想不通他为什么会去找那个家伙。他在那个时候还想冲过去看看。

    他们并没有起冲突。在确定了这一点以后,这个人才终于从这边离开的。如果早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他当时就不应该离开。这个男人的表情里边,在这一刻他全都是悲伤的感觉了。他在后悔着他做出的选择。

    那个人很快就被警方的人找到了。其实这并不困难。因为他就在前边围着的那些人里边。还是一个比较靠前的位置。那边的那几个人,还有这几位被害人的朋友,他们一不小心抬头就看见了那个他们要找的那个人。

    在被发现以后,那个本来有矛盾的人他也不躲着了。他就这么直接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他的表情还有行动上都比在这里的其他几个人,尤其是那位被害人的几个朋友的反应还要剧烈。看起来就像是要撑不住了。

    刚刚他会被发现,这也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是真的想躲了。他也没有那个精力去躲。他在小心翼翼的到了那个尸体的旁边的时候,他简直就要哭出来一样的当场就跌坐在了那里。他要把他给叫起来。他这么拉起了他。

    这个男人的反应实在是太激烈了。这让警方的人不得不插手。而在这个过程的中间,某位小学生侦探看着这个人的样子,他和那个被害人的样子有那么一点点的想象。不多。但结合他现在这样剧烈的反应就让人……

    在警方把这个男人拉开的时候,对这个现象不能反应过来的还有那位被害人的几位朋友。他们甚至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呆楞在了那边。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只觉得这个世界好像颠倒了一样。他们找不到方向。

    这个男人的情绪非常的糟糕。警方的人在一旁让他冷静了好一会儿,那个人的眼瞳都没有办法聚焦起来。到最后,他才缓缓的说出了一句话,这个人是他的亲哥哥。他就是在今天的早上才发现,刚刚才和他相认。

    刚刚。没错。就是刚刚。他刚好在这边看见了这个人,然后,他想起了今天早上他找的侦探交给他的调查出来的结果。所有的证据都在那里,他就算想要否定都不可能。于是他主动的迈出了这一步。他想要这么做。

    哥哥。他从很早很早以前就开始找他的哥哥了。几乎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在做这件事。即使是他们,这些本来就和他们有一些正当的争执的人。在他说了这些以后,警方也向另外的那三个人确认,的确有这一回事。

    他们这对兄弟是在很小的时候被迫分开的。这位弟弟一直在找他的哥哥。每一次有看起来重要的线索,他都会把手上的一切事情全都放下的去确认这件事。不计代价。可是每一次都失望。就这么慢慢过了这么多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