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855.第八百五十五章

    第八百五十五章:

    他已经告诉他们地点了。他们是不是可以帮他见到那个人?就像之前答应过他的那样?!这个男人几乎是用恳求的语气说出的这句话。答应这件事的是别人,他的目光却始终都放在了那边的那位金发的阴阳师身上。

    只有她才有可能做到这一点。这个男人对这一点还是相当确信的。这个时候,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又从外边赶了回来。因为他忘记了,这次他是搭的安室透的车子过来的。他一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地方。

    走了这么一个来回。毛利小五郎的身上已经带着一些黑色的雾气了。这很危险。他不能再一次这么冒险了。毛利兰因为要保护这里所有的人,她并不能就这么离开这里。这会儿她只能询问在场的其他人要不要离开?

    那个男人肯定是不会想要离开的。他不离开,他的父亲也就要留在这里。那位修女本来也是专门来对付这里的灵异事件的。他是那个老人请过来的。她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离开。不过,他们可以照顾留下来的人。

    这位老人是个很令人尊敬的前辈,橘左近同学他不是灵能者,但他也放不下。对于橘左近同学,就这么,最后离开这里的人就只有毛利父女、关西的高中生侦探和他的青梅竹马,还有那位金发黑皮肤的年轻侦探了。

    作为一个侦探,妃英理那边还存在着很多的疑问。可这边的情况又更加的危机。某位小学生侦探本来是在最后边的,他看了看两边的情况,然后,他看见了那边依旧悠闲的某位金发的阴阳师。他选择相信那个家伙。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很快就追上毛利小五郎他们。就在他们的车子还没开出多远的距离的时候,警方的人就给他们打了电话。他们在那个地方没有发现毛利夫人。不过,那个酒店里边的人已经证实过她确实到过那里。

    妃英理的手机已经找到了。就在酒店专门放置游客的手机的保险箱里边。她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来取。这就已经让人感觉到奇怪的事情了。更奇怪的是没有人看见她离开。如果是从正门离开的,他们不可能会看不见。

    这个酒店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守着。就算她夜里离开的,他们也不可能会发现不了的。而这个酒店里边又只有这一个门。其他的,除非是墙上翻过去。否则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那里的人给了他们一个这样的解释。

    会是什么人呢?在这一路上,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然后,他猛然的抬起了头,他们需要问一下那个男人,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会想到劫持妃英理阿姨。只是单纯为了叔叔。这本来就有些反常了。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立刻拿出了电话。在将要拨出号码的时候他才想起来他并没有那个男人的手机号码。他只能按下了另外一个应该就在他身边的人,怪盗基德。那边的人在接到了他的电话的时候,他还有点诧异。

    是找那个家伙啊!那位怪盗少年的声音里边有着一些没办法的感觉。他说,他现在的状况恐怕不可能回答你这么多了。发生什么了?这回挂了满头问号的变成这边的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了。他们才刚刚离开没多久。

    在你们离开以后,伊藤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给他了。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他在梦境里边看到的那个女孩子。这个地方残存的全都是那种负面的情绪,并没有一个人的灵魂所在的本身的东西。倒是那个人的身上有些……

    那个男人是不相信的。他拼命的求她,即使那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但只要是她就好了。他是那么的坚持的。可就连这个都是不可能的。那位金发的阴阳师只露出了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这件事他好像并没有理解。

    在他的身边曾经出现过一种妖怪。这种妖怪可以根据人们的想象给他们制造出来最美丽的梦境。依旧是一种很平淡的语气。他看见的那个女孩子从来都是不存在的。当这一点也被告知以后,那个男人就撑不住了。

    可以再见她一面。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生存的目标了。可是现在告诉他,这个目标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这个男人崩溃了,他大喊大叫的想要唤回些什么。在他们身边的这些人,他们没有一个人可以上去帮助这个人。

    他的父亲是不忍心的。可是,他也是那个没有办法的人。他求助的看向了旁边的人,那个金发的阴阳师,直到最后,只有那位高中生少年,黑羽快斗向他安慰了一下,这件事他始终是要面对的。没有办法再逃避。

    现在先让他发泄一下,其他的等他的情绪平静下来再说。那位老人还是有智商的。他知道这也的确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了。他只是不忍心。这边的黑雾似乎比刚刚还要多了。那位修女应付起来已经感到有些吃力了。

    这边的事情已经被解释的差不多了。那位金发的阴阳师也可以彻底的把这边的黑雾给解决了。她就这么让那位修女推下来了。然后,在他们的周围就出现了新的保护层。与此同时,一道很长的咒语就这么出来了。

    咒语念完,好像有一种可以笼罩这整个房子的魔力就出现了。那位修女只觉得她还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子的魔力。强大!让人无法忽视。但却莫名其妙的让人感觉到舒服。不会想要从这种魔力中逃脱出去的感觉。

    这里的黑雾就这么彻底的被消灭了。当这种舒服的魔力消失了以后,那位修女就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一点了。这个房子里边依旧充斥着那种干净的感觉。至少在短时间以内,这个地方也不会再有新的那些东西。

    在这整个过程中,那个男人全都没有顾得上这边。他只是一个人在那里痛苦着。而当他这个痛苦刚刚减少了一点的时候,他又发现,这里和刚刚完全不一样了。而这成功的又一次把他给打击到了。真的全都不见了。

    这个男人是有理智的,但是这会儿他的理智又被他的感性给冲的不堪一击了。这两种东西让他一下子变得更加的痛苦起来。他只能就那么跪倒在了地上,他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不做了。就只那么发呆着,一直。

    现在他的情况已经是太糟糕了。就连黑羽快斗他都觉得这下难办了。这是一种非常残酷的解决方式。那位老人就这么看了看那边的金发的阴阳师。他不知道该不该责怪她。最终他也就只能这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打过来的。黑羽快斗少年又试着把电话放在那个男人的眼前,他试着叫了他好几次。他依旧没有可能回应他。这就是一件不可能办到的事情了。他这么对某小学生侦探说。

    那边的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凝重。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只有知道了绑架兰的母亲的这个主意是什么人出的。他们才更有可能找到那个实行了第二次绑架的人,并且把她给救回来。他这么说。

    只要知道这件事就可以了吧?有一个声音就这么从那边的电话飘了进来。这让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有一些的诧异。这个声音他当然是认识的。就是那位金发的阴阳师。她本来就和怪盗基德在一起。这没什么可怀疑的。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给了那位金发的阴阳师一个很肯定的答复。然后,他听见了电话那边的那个自信还有笃定的声音,这很容易。这是连怪盗基德都感到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柯南小朋友听见他立刻喊了出来。

    那位金发的阴阳师就这么走到了那个男人的身边。然后,她在他的面前念了什么。紧接着,黑羽快斗就看见她一只手虚扶在那个男人的眉前,然后她微微的闭上了眼睛。有一种溢出来的灵力就这么朝向各处飞散。

    这个过程很快。很快的那个金发的阴阳师就这么睁开了眼睛。她说,她已经知道了。那是那位老人唯一的徒弟。她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是看向了那边的那位老人的。而那位老人,在那一刻他是完全不能相信的。

    那个孩子是一个好孩子。这一直以来在他心中是这样定义的。他也特别的聪明,对傀儡戏特别的有兴趣,这让他非常的努力的把他所有的一切全都教给了他。他自己的孩子对这些没有兴趣。他正好弥补了他的缺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