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897.第八百九十七章

    第八百九十七章:

    “阿嚏!”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得了重感冒,毛利兰还有毛利小五郎带着他一起去了医院。这位小学生侦探一直在不停的咳嗽着。他们拿了药以后,毛利兰很认真的看着说明书。这个药应该在什么时候吃,吃几次。

    就这么,他们正往外走的时候,有一声尖叫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这位小学生侦探一下子就有了精神,他立刻就跑向了那边的发出了这个尖叫的地方。他们先是看到了一个年轻的护士,她就这么跌坐在了那里。

    经过了这声尖叫的声音。这家医院里边本来人就很多,这会儿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了。他们有的人看到里边的情况,而有的还在努力的向里边看过去。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利用他的身体比较小的优势就这么钻了过去。

    很残忍的场面。这位小学生侦探一进来他就看见有一个人被杀了。是被割喉。用的是在他身边掉下的那个染满了鲜血的手术刀。这个时候也扒开了人群钻了进来的某位糊涂的名侦探,他小心的把凶器给拿了起来。

    这把手术刀是这位医生的。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那些手术工具,这已经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了。还有,他又转而看了看前边,这个被害人在死之前呆的位置。就这样,有一个想法在他的心里产生了。

    这个人的伤口,一下子致命。不用太费力的就直接抓准了那个点。这就让这位小学生侦探的想法更加的深了一些了。这个犯人应该也是这家医院的医生。在这之前都有什么人来过这个房间?毛利小五郎很自然的问。

    没有人知道。即使这个医院的人不少。但在发生这件事以前,并没有一个人会特意去观察这些的。这无疑是一个让人有些失望的答案。这位糊涂的名侦探正在这么表达着,在后边的毛利兰终于也穿过了人群过来。

    这次不用毛利兰了。在这里围观的人就已经先报过警了。警方的人,目暮警官他们没有多久就赶到了这边来了。同来的还有黑田兵卫警官。这无疑是令这位小学生侦探感到紧张的一个人。还好他的口罩遮住了表情。

    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完全就没有头绪。警方的人也只是把周围的人全都找来一个一个询问他们情况。这不是一个快速而有效的办法。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就这么在一旁沉默着。然后,他终于还是啊咧咧的发出了提醒。

    可以让这个医生相信,即使他拿了他的手术刀都不在意的人。这位小学生侦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位糊涂的名侦探是不太在意的。这有什么难的啊!他放在这么明显的地方。那个人很有可能不知不觉就给偷走了。

    不会的。他从来都不让其他的人动他的东西。这个时候,有一个人说出了这样的话,这是隔壁的医生。他们是多年的同事了,很熟悉。不过,就连他都不能碰他的这些东西。这样一来,那小学生侦探默默的点了头。

    他们终于找到了重点。这一下嫌疑人的范围缩小了很多。在询问了所有的人以后,他们给了他们一个相同的答案,能够让这个医生信任的就只有他现在带着的这三个学生了。这三个学生经常会过来帮他整理东西。

    这三个人都没有在这边。有一个去了手术室那边说了一些事情,另外一个去了资料室在查找些什么。而最后一个则因为饿了去买一些吃的东西去了。正好他的老师也该饿了。他也特意的为了那个医生准备了一份。

    当警方的人要联络他们的时候,这第三个人刚好是拿着他的食物回来的。他一下子就看到了在这里围满的这些人,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就这么笑着询问了一下他们。直到他被告知他的老师已经被人杀了。

    不相信。这是这第三个学生的第一想法。伴随着一个‘彭’的食物落地的声音,他也顾不上去看那些的东西了。就这么,他直接的冲进了这个房间里边,他的样子,即使他没有说出口,他也是不相信那个人会被杀。

    但他真的死了。在这个第三个学生看见这具尸体的时候,他既再也没有办法自欺欺人下去了。这到底是什么人干的?他大声的询问了一旁的警察。而警察们则开始询问起了他的不在场证明来了。他刚刚人在哪里?

    他去买东西去了。就在外边的那个自动售货机。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人看见他。大概还是会有的吧?!他最多也就这么猜测一下子。有也就只是普通的路人,没有什么人会特意去注意其他人的。

    没有不在场证明,这个距离足够他杀完了人再过去,然后再回来了。目暮警官他们眉头紧皱的在思考着。甚至他们都没有办法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去自动售货机那边了。没有小票,没有交易记录。没有人可以证明的。

    他是真的……这个人很着急。他想要为他自己解释。你们为什么会怀疑他啊?他是老师的学生又不是外人。这种事情怎么都不可能是他做的啊?!而在这个时候,警方的人也开始向他解释一下他们怀疑的原因。

    这个凶手在他们三个人当中。在听到这样的分析以后,这个第三个学生都有些站不稳了。他就这么摇摇晃晃的半天。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他大概知道是什么人做的了。一定是那个第一个学生。老师对他太严厉了。

    其实老师也是为了他好。他的天赋比他们剩下的两个人都要强。可是,他平时只会像他们两个一样完成了他们基本的事情就不再做什么了。这让他们的老师很气,医生这种职业,如果不多实践是不会取得成功的。

    这种浅显的道理很多人都明白。但那第一个学生并不能理解,他们已经无数次听见这个人的抱怨了。老师一定是对他有成见的。有好几次他表情阴郁的就像是要杀死周围一切的人似的。这让其他的人都忍不住躲开。

    好像如果躲晚了一点,他们就全都会受到牵连一样。不止是那第三个学生。稍晚赶到的第二个学生他也证实了这样的一件事,他来的时候还抱着书,眼镜因为跑的有些太急了所以在这个时候只是扭扭歪歪的架在那。

    这些的书是从资料室拿出来的资料。这本来是不允许外带出来的。他刚刚是忽然接到了警方打过来的电话,然后不管不顾的就直接冲出来,这导致他现在手里还拿着这些的东西。但现在再想回去这就更顾不上了。

    资料室那边没有其他的人。这些事情一向只凭着自觉。所以,除了他手里拿着的这份资料,他刚刚人在什么地方这种事情并没有其他的证明。不过资料室距离这里的距离不是太近。如果他真在的话来不及往返的。

    这个资料在刚刚是不是在那个资料室里边。这就成为这个第二个学生他的不在场证明成立不成立的关键。只不过就像是之前说的,这个资料室并没有人专门的看着。现在这段时间又不是整理的时间,去的人也很少。

    他……他……这第二个学生想要解释。可是他也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证明什么。这让他感到非常的着急,就要哭出来一样的感觉。这是一种很深很深的感觉,看起来并不像是装出来的。除非这个家伙戏演得好。

    不要转移话题。现在最有动机做这件事的人是那个第一个学生。就这么,在这两个人全都没有不在场证明的情况下,警方的人又询问了一下这个第一个学生他的不在场证明。在发生了命案的时候,他人在什么地方?

    他去了手术室那边啊!他不是之前就告诉过其他的人了吗?这个第一名学生很理所当然的说。在这个时间他正好和那边的医生商量一会儿用手术室的事情。你们可以去询问他这件事情。那位医生可以为他作证的。

    这第一个学生,他是这里最有犯罪动机的那个人。可是他也是唯一一个可以明确的说出为他做不在场证明的人。警方的人立刻就去手术室那边去找那位管理手术室的医生去了。而从他那里他们的确证实了这件事。

    从有人看见这位被害人,到他们发现这个被害人的尸体。在这段时间里边,这第一个学生他都和那位医生在一起。他是没有机会作案的。不论是这样的距离,还是那位医生说的他没有离开过。这些全都证明了这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