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909.第九百零九章

    第九百零九章:

    这一场战斗实在是很艰难。还好。在有了黑羽快斗的加入以后,毛利兰的护身符已经开始渐渐的以保护他们为主了。这让这个护身符的力量不至于再被分散了。这让他们可以比较安全的呆在这里,等待着好时机。

    这个护身符的力量和黑羽快斗的力量非常的融洽。这也是因为这都和某一个有关。无论他在什么时候,在哪个角度出手。这个护身符的力量全都不会阻止他的。而这个护身符也仿佛感觉得到他的力量。它没有帮忙。

    那只妖怪的皮很坚实。黑羽快斗的扑克牌已经很厉害了,这每一次的攻击又是他用了全部的力量了。而被打中的那只妖怪甚至一点都不觉得疼一样。它大手一挥就把那个扑克牌给打开了。就连一点伤都没有留下来。

    这个东西这么厉害吗?‘工藤新一’看了看他。他即使知道他自己也不是人类,可是这个东西他是的确看不到的。或许是因为他现在又是‘工藤新一’的缘故?他就这么猜测着。然后,他选择和毛利兰在一起。

    大概这是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吧?有了黑羽快斗,他这个只能稍稍的感觉出来一点的能力,这在这里是根本就不够看的。他只能给予兰一些的鼓励,这好让她有更大的力气去使用这个护身符,让它变得更厉害。

    ‘工藤新一’是这么做的。铃木园子还有世良真纯他们仿佛也明白了这些的事情。他们和毛利兰一起遇到这样的事情已经有好多次了。他们也和‘工藤新一’一样就这么走到毛利兰的身边。他们都是她的力量。

    攻击的事情这只有黑羽快斗可以做到。这位怪盗少年让他自己更沉着、冷静一点。他不能一直这样。这根本就没有办法把这个妖怪给打倒的。这次的是妖怪。毛利兰同学在开始的时候就问了。这根本不需要净灵。

    黑羽快斗就这么停下来不再做什么了。他前边的那只妖怪不知道因为什么它此刻也不动了。好像他们全都在等待着某个最恰当的时机。猛的,那个妖怪就要向他们发出了强大的攻击了。某怪盗少年立刻出声提醒了。

    在平稳的时候,毛利兰并不需要太大的力量就可以让这个护身符的保护力量发挥到够用的程度的。而经过了黑羽快斗的提醒,她不得不更加拼命的想要做好这件事了。还好。到最后,毛利兰也只是稍微摇晃了一下。

    黑羽快斗没有帮她,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去做。就这么,他用最大的力气把他的扑克牌再一次的打向了那只妖怪。现在的那只妖怪正在向他们那个保护层进攻,所以,在它的身上有的地方并没有太大的保护。

    很大的火。这一次的黑羽快斗的扑克牌上带着的是比平时更大的火焰。这个火成功的烧到了那只妖怪的身上了。在看到这一点的时候,这位怪盗少年的眼睛都一下子亮了起来了。他的嘴角上边也渐渐的浮起了笑容。

    火就这么在那只妖怪的身上渐渐的扩大了起来。从一开始的不当一回事。到后来的这只妖怪开始变得特别的痛苦起来。它的吼叫的声音是这么大,大到某位怪盗少年都忍不住的想要堵住他自己的耳朵。这是摧残。

    毛利兰还有‘工藤新一’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些。那位高中生名侦探只知道黑羽快斗同学应该是有进展了。紧接着这位怪盗少年又继续行动了起来。他的扑克牌一下一下的又打出了好几枚。就这么火的范围越来越大。

    那是什么……世良真纯忽然出声说了这样的一句话。她看见了。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团隐隐约约的火。就这么,这位高中生女侦探开始了认真的思考了起来。在刚刚的那个位置……这应该就是黑羽同学制造的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位假小子侦探她不得不很认真的思考了起来。她一边扶着毛利兰。这为了防止会有其他的事情发生,一边她的心里就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种坚定的对付那个妖怪的想法。她的思想中有了别的。

    还好。这个分叉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因为这个火已经着起来了。那只要怪已经承受不住。在过了一会儿的最后的时刻,它更是强忍着它全身上下布满的大火就这么逃掉了。某位怪盗少年没犹豫立刻就追了上去了。

    他的火是从锡菲罗回来就带有的力量,它是可以消灭妖怪的。最终,这位怪盗少年还是没能追上那只妖怪。在这种时候,它比平时的速度还要快,这么大的一个身体居然能够跑的那么快。这还真让人难以相信的。

    不过,她的嘴还有爪子都受伤了。这位怪盗少年不知道,在这之后这只妖怪会有什么结果。但有一点他还是可以确认的,这就是,至少在短时间这只妖怪它是是不能伤人了。就这么他又看了看那边的那两具尸体。

    没过多久,有一个金发的阴阳师就这么出现了。是应该已经翘课离开学校的某少女。她怎么回来了?不论是毛利兰还是‘工藤新一’,他们都有一些惊讶的感觉。他们刚刚全都联络不到她。那少女只是轻微的笑着。

    迹部那个家伙联系到她了。不过她刚刚也并没有什么严重的事情,只是碰巧围观了一场又是没有什么结果的打斗而已。天龙、地龙的那些家伙们还是那个样子。现在距离那个最后的期限已经越来越近了。未来……

    这些事情,这位金发的阴阳师当然没有和她面前的这些人说。她只告诉了在这里的‘工藤新一’他们。这种妖怪平时特别的乖。如果不是有什么告诉它要这么做,它是不可能会主动袭击人的。她的语气非常的轻松。

    这句话代表了什么。在这里的有一位怪盗,两位高中生侦探。他们是都可以听出这种几乎算是明示的这样的一句话的。这只妖怪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的了。当那位高中生名侦探想要问更多时,那少女只是耸了下肩。

    她不是侦探。这些并不是在她的领域之内。就这么,这位金发的阴阳师就挥了挥手就要从这边离开了。而那位高中生名侦探只是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他们是侦探。无论如何他们都会把这个答案给找出来的。

    这里已经没有他什么事了?那位怪盗少年也是看了看他们。然后他自顾自的点了点头。然后他又悄悄的看了一下在他身边不太远的那位金发的少女。她特意回来就是要告诉他们这件事的吗?‘工藤新一’问了出来。

    那只妖怪的情况怎么样了?他好像已经感觉不到它的那种危险的气息了。在毛利兰不注意的时候,那位并不是真的人类的‘工藤新一’同学悄悄的跟着那位金发的阴阳师出去。他把他心中的疑问就这么对她说了。

    他能够感觉出来这样的危险的。既然她已经说了,这只妖怪平时的时候是不会伤人的。所以,对于这种忽然没有了那种危险的气息的情况来说,他就非常非常的关心了。而那位金发的阴阳师只是微微的翘起了唇角。

    她是在笑着的。可是她的那种感觉竟然是那么的冷冽还有残酷的感觉。这仿佛已经不用再要什么答案了。这位高中生名侦探他是一个侦探,还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侦探。在面对着她的这种感觉的时候,他就全知道了。

    是这样啊!这是一个非常能够让人理解的结果。就连他最初也是认为他们应该是要达到这样的结果的。这很残忍吧?明明已经知道那是一个妖怪。可是在知道这个妖怪并不是那么残忍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想要……

    那位金发的阴阳师就这么走了。这位怪盗少年回头看了一眼那边的毛利兰。她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这些她也的确没有必要知道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小学生就这么匆匆忙忙的从外边的方向跑了过来。

    是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在他知道了这件事后,他立刻就从帝丹小学赶过来了。那个时候,毛利兰和‘工藤新一’他们正在等着黑羽快斗来,他们大概没有办法及时赶回去了。所以,毛利兰发了邮件给江户川柯南。

    那个时候,帝丹小学一年级刚好下课。他什么都没有来得及说的就直接匆匆忙忙的从教室里边跑出去了。只留下完全不着调发生了什么的少年侦探团。还有某个很平淡的茶色头发的小女孩。她淡淡的看了一眼窗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