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14 我不太喜欢别人忤逆我

    林惜听到这话气得脸色发白,抬腿走上前一步:“刘经理,如果我刚才有半分勾、引你的动作,我天打——“

    “张总,贵公司的管理让我意外,合作的事情,改天再谈吧。”他凉淡地扔下这么一句话,回头看着林惜:“我送你。”

    是肯定句,不是问句。

    林惜下意识拒绝:“陆总,我自己——”

    “林惜。”

    他又叫了她一声,黑眸里面深邃难测:“我不太喜欢别人忤逆我。”

    林惜抬头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麻烦陆总了。”

    “面试?”

    她刚上车,陆言深就转头看着她。

    “嗯。”

    林惜应了一声,把车门拉上。

    陆言深看了她一会儿,然后闭目靠在椅子上假寐。

    她不得不承认,陆言深这个男人有着所有女人都向往的魅力,但是她有自知之明。别说是现在的林惜,就算是从前的林惜,她也不敢往陆言深的跟前凑。

    车子停下来,她推开车门才回头看向陆言深:“今天谢谢你了,陆总。”

    林惜知道,如果不是因为陆言深在,她今天不被捉回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你考虑得怎么样?”

    他眼皮微微一动,抬头直直地看着她。

    林惜怔了一下,面上不动声色:“抱歉,陆总。”

    陆言深好像笑了一下,又好像没有。

    她抬腿下了车,不敢再在车上待着。

    林惜下车几乎是跑着回家的,这个时候大家都在上班,巷子里面安安静静的。

    她家门口不断有东西被扔出来,走进了才发现,原来是她的衣服和她为数不多的工具。

    林惜脸色白了一下,连忙跑进去:“芳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房东看着她:“林惜,这房子我不租给你了,押金和这个月的租金我的退给你,你去别的地方住吧!”

    房东的话如同一道惊雷,林惜又气又难受,可是她现在有求于人,只能低声下气:“芳姐,我都有按时交房租,怎么突然就不把房子租给我了呢?”她说着,突然想到什么,试探性地开口问道:“芳姐,是不是要涨房租,我可以——”

    “哟,姐姐,你是不是被房东赶出来了啊?”

    她还继续说下去,却突然听到林璐的声音。

    这时候,房东直接就把一千块塞到她的手里面:“这里是一千块,多的就当是我补偿给你的,你去别的地方找房子住吧!”

    “芳姐!”

    房东说完就走了,门被锁上,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下被扔做一团的衣服和行李袋,弯腰将东西一件件地收拾起来。

    林璐见林惜忽略她,抬腿直接就把林惜的一件衣服给踹开了。

    林惜抬手拉着她的腿用力一推,林璐脚下一晃,站不稳,想要伸手扶着,却发现身边根本没有什么能够扶得住的。

    “啊——”

    踉跄了两步之后,林璐直接就摔在地上了,刚好她身后有一滩水,她一屁股摔下去。

    林璐整个人都气炸了,林惜冷眼看了她一下,抬手迅速把自己的东西往行李包里面塞。

    “啊!林惜!你居然敢推我!”

    林璐朝着她不断地吼,林惜还是当听不到。

    林璐想要起来,一起来,身上的裙子带起一滩的水,又重新摔了回去,结果一看林惜,已经提着行李袋要走了,她抬手就将自己的包包对着林惜扔了过去。

    林惜听到响声,微微一侧,躲开了她扔过来的包包,头都没有回。

    “林惜你给我站住!站住!”

    林惜根本就不管她,一直往前走。

    林璐在身后不断地骂她:“你以为你不要脸地去陪陆言深他就会帮你吗?呵呵,你还没抱上大腿呢,你现在就这么嚣张,林惜,我不会放过你的!你让——”

    林惜转角走出了巷子,林璐的声音在身后已经完全听不到了。

    她走到对面的公交车站,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

    她身上的现金还不到五千块,工作没有找到,又被房东赶出来了。

    最后只能走进了旁边的麦当劳,拿出从二手市场买来的手机开始上网查哪里的房子便宜。

    林惜被房东赶出来之后,花了两天的时间才找到比较便宜的房子,只是比起之前的那儿,房租也不便宜了。

    她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个行李袋里面的几套衣服。

    上一次面试的事情让她心有余悸,她找了好几天工作,就连简单的文员工作都没有人要她。

    原因无非一个,就是她那五年的牢狱史。

    找不到工作,她只能一边兼职一边工作,烈日炎炎之下,她站在大街上发传单,一天八十块。

    周六步行街的人流量最大,发传单的工作也相对多,林惜昨天就在网上接了一份周末的派传单的兼职,一天一百,包中午饭,比平时的要多了二十。

    她这些天每天都在发传单,双腿站得有些发肿,晚上躺在床上之后第二天根本就不想起来。

    睡到八点,她不得不起来吃早餐准备去发传单。

    “扣扣。”

    林惜刚吃完早餐,突然听到有人敲门。

    她在这座城市里面,以前的朋友早就已经断掉了,唯一会找她的人,不是陆言深就是林璐了。

    陆言深的可能性不大,毕竟昨天她走的时候,他也没有什么举动,而林璐……

    想到这个可能性,林惜脸色一冷,按在门把上的手收了回去。

    却不想外面的人锲而不舍地敲门,过了几分钟,敲门声停了下来,却传来了人声:“林惜,你在吗?在的话麻烦你开一下门,我是赵姐!”

    听到这声音,林惜整个人一震,连忙抬手拉开门,激动地看着门口的赵红:“赵姐!你怎么……”

    赵红笑了一下,只是笑容不太好:“林惜,你出狱了,我一直都没有空联系你。”

    “赵姐,你快进来坐吧。”

    这个房子唯一好的地方就是空间比较大,不至于像之前那样,来个人,都没有空间给人家坐。

    赵红也没有客气,抬腿跟着她走了进去,林惜给她倒了一杯水:“赵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她刚进去的时候,细皮嫩肉的,总是被人欺负,如果不是赵红护着她,她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熬过去那一段时间。

    赵红勉强地笑了一下,喝了一口水,将水杯放在一旁的桌面上,突然之间就跪了下来:“林惜,你一定要帮赵姐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