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15 陆总吩咐了

    林惜没有想到赵红突然之间就跪下,惊得连忙也跪在了地面上:“赵姐!你有什么起来说,我能够帮忙我一定会帮忙的!”

    如果当初不是赵红护着她,她连从监狱活着出来都艰难。

    赵红比她早出狱两年,两个人相处三年,林惜知道赵红是怎么样的人,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了,她也不会来找自己的。

    赵红被林惜扶了起来,坐在沙发上,一边抹着自己的眼泪一边解释:“林惜,我也是走投无路了没有办法,你知道我当初是怎么进去的。我就一个儿子,为了我的儿子,我命都可以给他!但是现在我是真的被逼到死路了,我本来以为,以为——”

    “赵姐,你别激动,慢慢说,我听着。”

    林惜一边安抚着她一边拿出手机发短信请假,赵红的情绪一点点地稳定下来,断断续续地把事情给她说了:“是这样的林惜……”

    “林惜,我也是没有办法,前两年我已经负债了十几万,身边的人能借钱的都借了。我之前听说你是林家——”

    说到这里,赵红突然一怔,她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林惜住的地方虽然不算很差,但是也不能是这样的地方。

    “林惜,你是不是也遇到困难了?”

    林惜看着赵红,笑了一下:“不是,赵姐,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帮你解决,小杰需要多少钱?”

    赵红听到她的话,也没有想那么多,激动又愧疚地说了一个数字:“三十万,医生前段时间跟我说,小杰终于等到骨髓捐献者了,可是这三十万的手术费,我根本就拿不出来!”

    三十万。

    从前对林惜而言,也不过是一眨眼一抬手的事情,可是现在,她身上连三万块都没有。

    但是赵红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没有办法做到见死不救。

    为了不让赵红担心,林惜开口保证:“赵姐,你放心,你跟医生说安排手术吧,钱我这两天会给你的,我一直听你说小杰,一直都没有见过人,今天刚好周末,你就带我去见见小杰吧。”

    “好好好,林惜,我真的是谢谢你了,我这辈子做牛做马……”

    “赵姐,你说的什么话,当初如果不是你,我在那个地方,早就被人吞了。”

    “我这辈子最正确的一件事情就是当初把你护下来了,林惜,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眼看着赵红说着说着又要哭了,林惜连忙打断了她的话,“好了赵姐,我们别说这些了,你带我去医院见见小杰吧。”

    林惜当年在监狱里面就见过小杰的照片,当时小杰不过十二岁,清清瘦瘦的,可是五官可以看得出来是个小帅哥。

    却没有想到时隔几年,小杰瘦得比当年还厉害。

    今年小杰十五岁,看到她似乎很兴奋:“你就是林惜姐姐吗?”

    林惜有些惊讶,看着他也有些心酸,将手上的水果放下:“我是林惜姐姐。”

    “我妈一直说她认识一个天仙似的姐姐,我一直说我妈骗我,没想到我妈真的没骗我,见到天仙姐姐,我就算死也无所谓了。”

    “臭小子,说什么死不死的,就你这皮猴,命长着呢。”

    林惜知道现在赵红最听不得这样的话,也跟着她说:“这些话你以后就不要说了,没看到你妈妈为你忙前忙后的已经够辛苦了吗?”

    小杰眸色淡了一下:“我知道了,林惜姐姐。”

    从医院出来,林惜心情复杂。

    她从小到大都被父亲捧在手心里面长大的,这么多年,唯一见过的生死就是当年父亲的离开。

    但是时间太久了,当年自己以为熬不过去,可是还不是活到现在。

    如今看着小杰,她又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可贵。

    可是三十万,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就只有陆言深。

    站在达思大厦前,林惜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主动找陆言深的一天。

    “小姐你好,请问贵姓?”

    “免贵姓林,单名一个惜。”

    “请问林小姐要见谁呢,有预约吗?”

    前台小姐的态度很好,林惜报了陆言深的名字,对方看着她愣了一下:“好的,林小姐请稍等一下。”

    林惜点了点头,看着前台小姐拨电话,捏着手机的手不断地出着汗。

    陆言深的态度很明显,她也很坚定自己不能走上那样的路,但是她唯一能够求救的人只有陆言深。

    很快,前台小姐就有回复了:“林小姐,麻烦你等一下,丁秘书稍等会下来。”

    林惜没想到惊扰这么多人,有些担忧:“如果没有空的话,我可以……”

    “没关系的林小姐,请你过来坐一下,丁秘书很快就下来了。”

    说着,对方就将她引到一旁的休息区,还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林小姐,麻烦你稍等一下。”

    林惜没有想到对方这么热情,她只好硬着头皮点头:“好的,谢谢你。”

    丁源确实来得很快,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他就站在她的面前:“林小姐,你好,我是丁源,陆总的秘书。”

    林惜连忙伸手过去:“你好,丁秘书。”

    丁源笑了笑:“陆总今天有点事出去了,我已经打电话请示过了,林小姐有事找他的话,可以到别墅等陆总,不知道林小姐——”

    丁源的态度并没有半分的鄙视和不屑,可是对林惜而言,却觉得自己现在就好像是被人剥光了扔在大街上围观一样。

    可是她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点了点头:“好的,我过去——”

    “陆总吩咐了,让我找人送林小姐过去。”

    “我——”

    丁源虽然笑着的,却没有给她拒绝的余地。

    就连陆言深身边的人,都是这样的强硬霸道,林惜不知道自己找上陆言深,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

    别墅她来过一次,她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会再来,而且是自己主动来的。

    林惜坐在别墅里面,空无一人的别墅,她从前也不是没有一个人待过这么大的别墅,可是却是第一次感觉到害怕。

    丁源将她送过来之后就走了,外面的阳光猛得很,可是她的心却是暗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在沙发上直接就睡过去了,直到外面传来开门的声响,她才被惊醒,双手捉着自己的衣摆紧紧地看着那楼梯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