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16 我想接下这份工作

    林惜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动了动才发现自己在床上,一米八的大床,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

    昨天晚上结束的时候是在浴室里面,但是她实在是太累了,陆言深把她抱出来她直接就睡过去了。

    浑身就好像被车压过一样,她动了动双腿,大腿在发颤。

    床头上有一个袋子,林惜伸手拿过,里面放着一条全新的裙子,支票就放在那袋子的边上。

    三十万。

    不多也不少。

    林惜怔怔地看着那支票,酸涩地笑了一下。

    她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出来卖了,可是她确确实实是和陆言深睡了一晚,才拿到这三十万的。

    说什么借,就她现在这个情况,十年都未必能够将这三十万还清。

    走出别墅的时候,林惜回头看了一眼。

    第一次来的时候,她甚至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可是事情就是那么的狗血,她被陆言深莫名其妙当成了那些女人。

    捏着包包的手不断地收紧,她不会再让自己来这里了!

    她叫了一辆车去医院,赵红正在医院里面陪小杰。

    林惜没有进去,只是叫了一下赵红:“赵姐,出来一下。”

    小杰在床上睡着了,她的声音不大,但赵红也听到了,回头看着她有些惊喜:“林惜?”

    林惜没有说什么,从包包里面把支票拿出来递给赵红:“赵姐,这是小杰的手术费用。”

    赵红愣了一下,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林惜,我,你,这,我……”

    她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当初找林惜的时候也是一时冲动,事后认真想起来,她才发现,林惜并不比自己过得好。

    虽然林惜保证三十万她能够弄到,她知道小姑娘的脸皮薄,所以什么都没有说,自己私底下凑钱,却没想到,这才三天不到的时间,林惜就把钱送过来了。

    “林惜,赵姐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昨天晚上被陆言深要了许久,她又十几个小时没有吃什么东西,现在整个人都有些虚,笑了笑,不敢再多说:“赵姐,我们之间不需要那么多虚话,钱你拿着,不够我再想办法,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她一口气说了一段话,赵红还没有反应过来,她人就已经转身走了。

    林惜自己离开医院之后吃了一碗素面,打算回家休息一天再去找兼职。

    “林惜?”

    被人叫住的时候,她正从公交车下来。

    抬头看着眼前衣着时尚的女人,她微微皱了皱眉:“你是?”

    “我是方婷婷啊!你忘了吗?”

    方婷婷看着她有些激动,手拉着她似乎怕她跑了一样:“你出来了啊?”

    林惜从小都是公主一样的存在,如今落魄被大学同学看到,她其实有些难堪。

    抽回自己的手,林惜勉强地笑了一下:“方婷婷,好久不见。”

    “是啊,真的很久不见,你现在在哪里工作?我看你这身……”

    林惜不想多说,“我还有事,我们改天再聊吧。”

    方婷婷却不放她走:“哎,等等!林惜,我没什么恶意,只是记得你以前钢琴好像挺厉害的,我刚好认识个朋友的客户的女儿想要请个家教。这段时间正找人,也没找到合适的。没想到碰上你,本来以为……”

    她欲言又止,林惜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她家的事情以前身边的朋友都知道,不过内里面的情况知道的却没多少个。像方婷婷,她也就知道她进监狱了,却不知道她是怎么进去的。

    纪司嘉和林璐的结婚消息到处都是,猜都猜到她现在过得很不好,可是她现在身上却穿着D家的定制裙,方婷婷自然是以为她现在过得也很好。

    如果一周前,林惜绝对不会解释什么,她从小就是站在高处的人,就算跌倒泥地里面,也还是想要保持自己的光鲜亮丽,特别是在以前的熟人面前。

    可是如今,她知道了,这个世界上,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你却什么都不能。

    “如果你觉得我可以的话,我想接下这份工作。”

    方婷婷有些吃惊:“虽然说兼职而言,这工作的工资挺高的了,但是对你来说……”

    林惜听得出对方话里面的意思,她没有回避:“我现在很缺钱,这套裙子不是我的,我是借回来的。”

    她不能真的解释这条裙子的来处,那是她最后的尊严了。

    方婷婷了然地点了点头:“那好吧,我给你个联系方式,回头你就说是我介绍的,至于他们家要不要你,我也不好说。”

    她说着,真的就给林惜一张卡片。

    林惜伸手接过:“谢谢。”

    她和方婷婷并不熟,唯一的印象就是方婷婷当年好像喜欢一个美术生,当年好像方婷婷还找她要对方的联系方式了。

    “他们家给的是一个小时三百块,你一周就周六日过去上六个小时就好了,不耽误就正事的时间。”她说着,又牵着她的手:“对了,我们这么多年没见,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林惜笑着拒绝了:“抱歉,我还有事。”

    她现在整个人很不好受,只想回家好好躺着。

    “那好吧,把你电话给我一下,改天再联系。”

    林惜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就走了,方婷婷看着她背影,脸上伪装的笑容变成了讽刺:“嗤,还以为自己是当年的林惜吗?”

    林惜在家睡了一天才联系方婷婷介绍的家长,对方要求有些苛刻,幸好她当年考级已经考到十级了。

    不过五年没有练,对方说要现场考一下,林惜有些忐忑。

    林惜咬着牙拿出五百块去附近的琴行练了三天,到约定的那一天虽然有点不如从前,但也差强人意。

    最后林惜还是被留下来了,教的是一个八岁的小姑娘芸芸。

    因为只在周末上班,林惜其他时候就去发传单,一个月的收入勉强也过万。

    芸芸爸妈很忙,周末基本上都不在,林惜教了芸芸一个月了,除了当初面试的时候见过芸芸的父母,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这天她刚让芸芸休息,芸芸的父亲就回来了。

    林惜看到芸芸父亲,连忙站起来打招呼:“李先生。”

    芸芸父亲看了一眼,示意一下就抱起芸芸问她今天上课怎么样。

    林惜松了口气,自己翻琴谱。

    “林姐姐,我爸爸让你去一趟书房,说给你算工资。”

    因为工资是一个月结一次的,林惜听到结算工资,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松了下来。

    “好的,谢谢芸芸。”

    林惜走到书房门口,发现书房的门关着,她敲了敲门,听到对方的声音才推开门进去:“李先生。”

    芸芸爸爸点了点头:“林小姐,芸芸说你教得很用心。”

    “芸芸学得很用心。”

    “林小姐客气了,这是你这个月的工资,你点点。”

    林惜伸手接过,没有留意芸芸爸爸,等她听到关门的声音的时候,她才意识到不对:“李先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