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17 给我把她的衣服撕了

    芸芸爸爸回头看着她的脸色已经变了:“林小姐,你挺缺钱的吧。”

    林惜往后退,身体撞在书桌上,退无可退。手悄悄地把笔筒拿着,看着芸芸爸爸一脸冷色:“李先生,芸芸的休息时间差不多了,我应该出去了。”

    芸芸爸爸仿佛听不到她话里面的意思:“没关系,芸芸这段时间的功课多,你少上一两节课没关系,工资我给你照算。”

    他说着,向着林惜又走了一步,脸上的笑容十分的下流:“林小姐,你看你一个小姑娘,长得这么漂亮,就该天天拿着卡去做做美容,买买衣服,哪里用得着这么辛苦,当家庭教师。”

    “我不辛苦。”

    林惜说着,身体往一旁一侧,躲开了他伸过来的手:“李先生,希望你注意你自己的言行,芸芸还在外面!”

    “林小姐担心这个?别担心,我已经让保姆把芸芸带出去外面了,不会有人打扰我们的!”

    听到他的话,林惜气得发抖,“李先生,如果你要找刺激的话,可以直接到娱乐场所,但是抱歉,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教师。”

    “不不不,林惜,你长得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当一个普通家庭教师多浪费啊!你想要多少钱?一个月三万?”

    “别碰我!”

    芸芸爸爸越说越过分,伸手捉向林惜,林惜将手上的笔筒直接就扔了过去:“李先生,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情告诉李太太?”

    芸芸爸爸听到她的话,突然就笑了起来:“你说啊,你看看她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林惜没想到自己才刚出来不到半年的时间,居然就三番两次碰到这样的下流之人。

    门被他反锁上了,她开门需要时间,芸芸爸爸到底是个男人,力气上她根本就比不过……

    一番思量之后,林惜默不作声地往一旁的摆件处挪。

    芸芸爸爸已经色心大起了,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见她动,他抬手就要去捉她,却被林惜躲开了。

    他有些怒了:“林惜,你别白费心思了,我太太出差了,家里面的保姆被我指使出去了,你今天跑不掉的!还不如乖乖地从了我,免得浪费时间了!”

    他说完,直接就对着林惜扑了上去,林惜拉过一旁的摆件,对着他直接就砸了下去。

    “啊——!”

    趁着对方吃痛,林惜用力一推,将人推到书架边上,自己跑到门口。

    芸芸爸爸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看到满手的鲜血,直接就晕了。

    林惜开了门直接就冲了出去,如芸芸爸爸所说的,别墅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如果不是她当机立断,她就算是叫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幸好这个月的工资已经结算了,她从别墅跑出来之后直接就打车回了家。

    回家之后她双手都还是发颤的,人靠在门后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三番两次碰上这样的事情,生活好像总是在一点点地将她逼上绝路。

    屋子里面安静得很,林惜终于忍不住,闭上眼睛沿着门一点点地滑落下去,双手紧紧地把自己团在一团,咬着牙哭了起来。

    她从来都不知道,生活这么难,难道她感觉自己都快要撑不下去了。

    但是她现在也不再是五年前的林惜了,哭只能发泄情绪,却永远都没有办法改变现状。

    发泄过后,她擦干眼泪开始重新找兼职。

    这一次的事情虽然给了她莫大的阴影,但也给了她一个很大的启发。

    林惜尝试在网上向一些机构投了几份钢琴陪练或助教,没想到居然收到有几个面试电话。

    接完电话之后,她又燃起了几分希望。

    她有些庆幸当年娇气的自己能够坚持学了十二年的钢琴,起码如今,她还算是有一技之长。

    第二天林惜很早就起来了,却没想到刚吃完早餐,赵红就来了。

    “赵姐,你怎么过来了?”

    林惜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小杰那边有什么……”

    赵红连忙摇头,把手上的东西递给她:“这是我从家乡带回来的一些腌菜和肉肠,我带点过来给你,顺便跟你说小杰手术的日子已经决定好了,就在下周。”

    听到赵红的话,林惜也跟着高兴:“确定日子就好了,赵姐你吃早餐了吗?要不要——”

    赵红连连摆手:“我吃过了,你别弄了,你是不是准备出门了?”

    林惜给赵红倒了一杯水:“还没,刚吃了早餐,我打算下楼买个菜。”

    新搬的房子里面配套了冰箱,林惜发现在外面吃成本有点高,这几个月她慢慢地学会了做饭,所以早上都会早点去菜市场买菜。

    “那你赶紧去吧,我没什么事,你等下有事请吧?”

    赵红说着就起来了,林惜不好意思,伸手拉着她:“赵姐,我没有——”

    “林惜,林惜是不是在这儿?”

    两个人说着话,外面突然之间传来嚷嚷的声音。

    林惜愣了一下,皱着眉走了出去,却没想到直接就被人迎面打了一巴掌。

    “啪!”

    “不要脸!狐狸精!大家快来看看,看看这个狐狸精啊!”

    林惜直接就被这一巴掌打蒙了,对方还想打第二巴掌,幸好赵红反应快,伸手将她往后一了拉,抬手对着动手的人推了过去:“你干什么?你谁啊,我们不认识你!”

    “林惜,我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居然干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要不是我们家可怜你,你以为你一个坐过五年牢的人谁敢找你上门当家庭教师?!”

    林惜这时候才看清楚来人,是芸芸的妈妈李太太,李太太的声音不小,周围的邻居都听得一清二楚。

    她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么难堪,就好像是自己被撕光了衣服去游街一样。

    有些准备上班的人还在楼梯口停着看热闹,李太太见她不说话,还想上前打她。

    林惜脸色一冷,抬手直接就挡住:“我不知道李先生是怎么跟你说的,但是你先生那样的尊容,我就算是真的出去卖,我也不会卖到你先生的面前。有时候,做女人的,还是要擦亮一下眼睛,不要把人渣当成了宝!”

    她一字一句,不卑不亢,声音清晰嘹亮,周围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李太太听到她的话,脸色又青又白:“你什么意思?你现在是说我们家老李冤枉你了?”

    见她这番姿态,林惜终于知道昨天为什么芸芸的爸爸会说出自己妻子只会信任他的话了!

    她怒极反笑:“冤不冤枉就只有李先生知道了,如果你不相信,你大可问芸芸,昨天他爸爸是不是让保姆将她带走了!”

    “原来是偷腥不成!”

    “这姑娘长这么好看,人家要真的出去卖,找个富二代也比找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男人要好啊!没毛病!”

    ……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李太太气得脸色发青,“你这个贱人,还狡辩,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教训!都站着干什么,给我把她的衣服撕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