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18 我去见一见他

    李太太不是一个人过来的,她带了人过来,刚说完,就有两个强壮的男人过来要捉林惜了。

    赵红见状,连忙上前将林惜拉到身后:“你们干什么!你们这是犯法!”

    林惜被李太太一把扯住了头发,她吃痛,李太太动手就拉她身上的衣服。

    虽然这段时间林惜也干过不少累活,可是力气哪里比得上李太太,更别说对方人多。

    她身上今天穿的是一条裙子,为了面试特意买的,结果对方一拉就烂了。

    林惜连忙伸手拦着,抬腿一脚就踹在了李太太的肚子上:“你们干什么!”

    赵红想要过去帮她,却被男人一推直接摔在了走廊上。

    “你们干什么!我已经报警了!你们再不走!”

    幸好这时候,有个女生站出来将林惜一把拉到自己的身后。

    李太太看了一眼那女生,刚才被林惜踹了一脚,她只能弓着腰:“林惜,这事情我跟你没完!”

    林惜抱着自己不让自己走光:“李太太,你现在已经犯法了!”

    周围的人对李太太指指点点,最后李太太迫于舆论和报警下,带着两个男人灰溜溜地走了。

    “你没事吧?”

    林惜摇了摇头,感激地看了对方一眼:“谢谢你。”

    “没什么,这种人我见多了,就是要用警察才能把人吓走。你以后自己小心点,啊,我不说了,我上班了,我住你楼上,有空上来找我玩!”

    对方大大咧咧的,丝毫不怕麻烦出手帮她,这是林惜除了赵红外碰上的第一个真心实意好人,心里面只觉得感动。

    “对了,我叫梁月月!”

    梁月月说完,踩着高跟鞋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了。

    林惜收回视线,连忙走向一旁的赵红:“赵姐,你没事吧?”

    赵红摇了摇头:“我没事,倒是你,那个女人都快把你头发全拽下来了,你没事吧?”

    林惜眼尖,一眼就看到赵红脚上的伤口了,“你受伤了,赵姐!”

    “哪里的伤,我没啥事!你衣服都破了,赶紧进去把衣服换了吧!”

    这一场闹剧总算是婚色撩人关注微信公众号每晚七点阅读,更多精彩免费小说散了,林惜看了一眼自己被撕烂的裙子,有些心疼,更多的是气愤,却也无可奈何。

    被李太太这么一闹,林惜一天的好心情都没有了。

    赵红腿被划破皮了,伤口有些吓人,但是知道林惜要去面试,赵红怎么都不让她帮忙处理,推着她出门去面试。

    林惜拗不过赵红,只能买了消毒水和纱布给赵红才去面试。

    一共三场面试,第一场是琴行老师,但是对方要求专业学生,并且需要大学学历证明,林惜还没有开始演奏直接就被拒绝了。

    第二场面试是陪练,一个小时五十块,一周大概20个小时,一个月工资4200;第三场面试和第一场面试差不多,林惜虽然技术过关,但是没有大学毕业证,对方也是直接就拒绝了。

    最后林惜选择了当陪练,周末两天十六个小时,再加上周五下午六点到晚上十点四个小时。

    所有面试完之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早上被李太太闹了闹,她没有来得及去市场买菜,提前了一站公交下,打算去市场买菜。

    包包里面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是赵红的来电,林惜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

    “赵姐?”

    果然,下一秒,她就听到电话那端赵红奔溃的哭声:“林惜,捐献者突然说不想捐了!”

    林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赵红是说骨髓捐献的人反悔了,她眉头一皱:“你别急,我现在过来医院!”

    挂了电话,她连忙招了辆计程车往医院里面赶。

    刚到医院门口就见到在一边抹眼泪一边等她的赵红了,林惜连忙抬腿跑过去:“赵姐!”

    “林惜,怎么办啊!小杰都等了这么多年了,医生说了,小杰一定要移植啊!”

    事实上,林惜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可是赵红现在几乎是将她当成了救命稻草了,她只能努力镇定下来安抚赵红:“赵姐,你先别急,你有捐献者的联系方式或者地址吗?我去见一见他!”

    听到林惜的话,赵红哭得更加奔溃:“我联系过他了,他不愿意见我!”

    “你把联系方式给我吧赵姐,我跟他聊聊!”

    自从林惜帮她借到三十万,赵红就将林惜当成了救命稻草了,听到她的话,也不想那么多,一股脑就把好不容易要到的捐献者的信息给林惜了:“林惜,小杰是我的一切啊!我真的不知道,如果,如果……”

    林惜其实不会安慰人,从前她的生活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后来在监狱里面,虽然性格沉静了许多,可事实上,她在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没有任何的经验。

    花了十多分钟,她终于把赵红安抚好:“赵姐,你先去陪着小杰,这件事情,我先了解清楚到底怎么一回事,我们再商量怎么解决。”

    从前她可能会觉得愿不愿意是个人意愿,可是如今她已经没有那么单纯了。

    明明说好了愿意捐献的,却在离手术时间还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反悔了,林惜不想把人想得那么脏,可是这些天她经历的一切,却无一不在提醒她,这其中必定是有什么原由的。

    和赵红分别之后,林惜开始给捐献者打电话,大概是因为对方没有她的电话记录,电话接得很快,是一个男人,只是听到林惜提到小杰之后,对方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林惜下了个软件重新拨号,对方接了,听到她的声音又挂了。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终于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对方答应见面。

    林惜终于松了口气,连忙换衣服出门到和对方约定的地点。

    “张先生!”

    林惜在咖啡厅等了将近二十分钟,原本以为对方不来的,直到看到来人,她才松了口气。

    张任看到林惜的时候愣了一下,男人都是视觉动物,见到林惜这样的美女,多少会有些不忍,看着她态度也比电话的软了许多:“林小姐。”

    林惜点了点头,直接开门见山:“张先生,多的话我也不说了。当初张先生愿意捐献骨髓,相必张先生也是个有爱心的人,也必定是张先生不忍心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凋谢了。可是如今张先生突然后悔,我没有责怪张先生的意思,我只是想知道,是不是张先生遇上了什么困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