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19 你最近不是很缺钱

    她先礼后兵,柔中带钢,一开始就夸张任,让张任根本就没有办法反驳。可是到了中途又话锋一转,委婉又强硬地质问他为什么突然之间反悔。

    张任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这么质问,面子上多少有些过不去:“林小姐,你说得确实没错,我最近确实出了点问题。”

    不管对方是不是借口,林惜也只能顺着他的话下去了:“不知道张先生遇到了什么困难?”

    张任脸有些烫:“我前段时间炒股,亏了八万多,前两天有人找我,说我只要不捐……”

    他实在说不下去了,如果不是因为挪用公款炒股,他也不会因为十万块而放弃一条生命的。

    张任说到这里,林惜也明白是钱的问题了,只是她现在的积蓄也只有不到两万,离八万还差得远。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张先生,你这笔钱最久能宽限到什么时候?”

    “下周。”张任抿了抿唇,有些为难和难堪:“林小姐,我也很痛苦,一边是小杰,一边是我自己。八万多不是小数目,我如果进去了,我这一辈子就毁了。”

    林惜自然明白,只是她还不想放弃:“张先生,能不能这样,我尽量给你凑钱,如果在下周前我把八万块凑齐,你能不能继续之前的……”

    “这……”

    张任有些犹豫,但是林惜却不给他犹豫的机会:“张先生,小杰才十五岁,他的人生还很长。你当初既然能够做出捐献的决定,就说明张先生您也很想救小杰,如果你这一次拒绝,你良心上一辈子都过不去的。”

    她打感情牌,张任根本就没有办法抵抗:“林小姐,这样吧,我自己有点积蓄,你不用给我八万,六万就够了,至于那边,我会回绝的,这六万,就当是我向你借的。”

    林惜见他终于松动,哪里有说不好的,“我替小杰先谢谢你。”

    “林小姐,说起来我真的很惭愧。”

    “我明白的张先生,你是个好人。”

    张任勉强笑了一下,也不好意思和林惜继续聊下去了。

    和张任分别之后,林惜没有走。

    六万块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关键是她根本就拿不出来。

    当初的三十万是找陆言深的,陆言深有一句话说的很对,男人的耐心真的很有限。

    她从他的手上逃开了三次,不代表这第四次还能这么轻易脱身。

    陆言深那边行不通,林惜根本就不知道还能找谁。

    坐了整整一个多小时,林惜都找不到任何解决的办法。

    她结了账离开,刚走出商场门口,头发就被人捉住了。

    “大家快来看看啊,看看小三长什么样子的!”

    林惜脸色一僵,反手捉着对方的手:“你干什么,我不认识你!”

    她话音刚落,又冒出了几个人,两男三女都对着她身上的衣服下手:“快,把衣服都扒了,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到处勾引人!”

    林惜听到这话,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看着围观的人不断地大喊:“我不认识他们!我不是小三!我不是,我不认识他们!”

    可是她就一个人,围观的人大多数都不想惹祸上身,根本就没有人愿意伸出援手。

    上身的衬衫“撕拉”的一下,后背直接就被撕开了,露出一大片雪白的皮肤。

    林惜想反抗,张嘴咬在揪着自己头发的女人身上,那女人反手就给她一巴掌:“贱人!居然敢咬我!”

    她被打得头嗡嗡嗡地作响,整个人一阵眩晕,牛仔裤不断地被人拉着。

    “怎么回事?!”

    冷硬的男声突然插进来,林惜看着前方的陆言深,第一次这么激动他出现了:“陆言深,救我!”

    “闭嘴!我们教训小三,关你什么事!”

    拽着她头发的女人用力拉了一下林惜的头发,林惜疼得眼睛都泛着水光。

    陆言深眼眸一冷,直直地逼上前看着拽着林惜头发的妇女,一只手拉着林惜:“松手!”

    他目光冷如冰霜,周身的气势让妇女有些胆怯,但还是不愿意松手:“松,松什么松!关你什么事!我劝你不要——”

    “陆总,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

    妇女的话还没有说完,商场的经理就带着一堆的保安过来了。

    陆言深看了商场经理一眼:“你们商场就是这样管理的吗?出了这样的事情都没有一个人上前制止?”

    他说着,抬手直接扣在妇女的手上,一用力,只见妇女吃疼,林惜被他拉到怀里面。

    男人的气息瞬间将林惜包裹起来,她咬着牙,双眼都是红的,手死死地拽着自己身上破碎的衣服,双眼冷冷地看着妇女:“陆总,麻烦帮我报警!”

    妇女一惊,想走,却被商场经理带来的保安都拦住了。

    警察来得很快,有陆言深在,一切都好办很多。

    那几个人是被李太太用钱收买过来教训她的,林惜坚持要追究李太太的法律责任。

    陆言深的律师把一切都准备好了,林惜录完口供就可以走了。

    刚走出警察局,林惜就看到那个在车里面坐着的男人。

    她有些惊讶,她在警察局里面录口供都录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天都有些黑了,原本以为陆言深把她送过来就走了,没想到他在门口等她。

    想到之前的事情,林惜连忙跑过去:“陆总。”

    陆言深推开车门,示意她上车。

    林惜抿了一下唇,还是抬腿上了车:“刚才的事情谢谢你了。”

    他点了点头,“陪我吃顿饭。”

    “我请你吧陆总,今天的事情多谢你了。”

    她的话音刚落,陆言深侧头看着她,似乎在笑,又好像没有在笑:“你最近不是很缺钱吗?”

    林惜有些窘迫:“陆总不用担心,一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

    他收回视线,没有说话:“开车。”

    林惜看着他,拿不准他是什么意思,但也没有勇气再开口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