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21 我凭什么跟你谈

    陆言深第四次提出这样的要求,林惜张着嘴,知道自己这一次不是轻易就能够拒绝的。

    车厢里面的气氛顿时就冷了下来,陆言深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林惜觉得自己快要被压得喘不过气来,身侧的手不断地捉着自己的衣摆,最后,她低了一下头,不敢看陆言深:“抱歉,陆总。”

    她的声音不大,可是狭窄的车厢里面安静得能够听到呼吸声,足够让陆言深听得到她的回答。

    陆言深脸色瞬间就冷了下来:“滚。”

    凉薄尖冷的话传来,林惜整个人都僵了一下,推开车门连忙下了车。

    她脚刚落到地上,车子直接就从身边开走了。

    黑色的车子越开越远,林惜看着渐渐开远的车子,心跳才一点点地正常起来。

    其实她刚才有那么一丝一毫的动摇,这个世界上的女人无非是两种,一种是能用钱解决的,一种是不能用钱解决的。

    她属于后者,但是像陆言深那样的男人,无论是哪一种女人,都能够被他轻易拿下来。

    他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在A市这个地方,攀上了陆言深,几乎可以说是横着走了,她要报复纪司嘉和林璐不过是陆言深动动手指的事情。

    但是她也清楚,陆言深这样的男人,不是她这样的女人可以屈服的。

    她想报复,但是她也不想为了报复,将自己的下半生都毁了。

    收回视线,她转身上楼回家。

    打开灯的时候林惜才突然之间想起一件事情,这顿饭说好的是她请的,结果还是陆言深付了账。

    晚上林惜失眠,脑海里面总是想着陆言深最后的那一句话。

    她知道,她动摇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惜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她原本以为是闹钟,想要按了再继续睡,却没想到手怎么摁都摁不停,睁开眼睛看了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是电话。

    是张任的电话。

    林惜的睡意都没了,连忙按了接听键:“喂,张先生?”

    “林小姐,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我今天一大早收到消息说,如果我答应捐献,公司立刻就查账,我平时认识的人不多,而且也没什么人知道我挪用公款,更没什么人知道我要给小杰捐献骨髓。”

    张任劈头盖脸的一番话,林惜心顿时就慌了,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慌,“张先生,你先不要急,这件事情我们先按兵不动,我知道是谁,我会找她说清楚的,一定不会牵扯到张先生你的。”

    “林小姐,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想过掺和你们之间的事情,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请你们私人解决,不要波及到我们这些无辜的人,好吗?”

    张任的话让林惜无地自容,但是这件事情确实是她,如果说一开始她还没有想到林璐,那么昨天在餐厅听到的那番话之后,她就猜到小杰的事情也是林璐的手笔了。

    今天一大早,张任就打电话过来质问她,更是证实了这件事情是林璐做的。

    安抚好张任之后,林惜连忙起床洗漱。

    林惜没有想到自己还会有来万伦的一天,这是她爸爸的公司,可是如今,却成了纪司嘉的。

    “小姐,请问你贵姓,有预约吗?”

    前台小姐的态度也带着几分傲慢,林惜抿着唇,没有计较:“我姓林,叫林惜,找你们的林璐经理。”

    听到她的名字,前台小姐还讽刺地笑了一下:“林惜啊,我们经理说了,没有预约的话,不见人。”

    “那麻烦你通知一下。”

    “不好意思啊林小姐,你可能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没有预约的话,林经理是不会见你的。”

    林惜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难堪,连小小的前台都可以看不起她。

    可是她有什么办法,她曾经是林大小姐,她现在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坐过五年牢的女人而已。

    为了小杰,她只能耐着性子:“能不能帮我通知一下,就通知一下,我真的很急。”

    “急啊,来的人哪个说不急的啊,可是我们林经理每天那么忙,要是每个人都见的话,不是要忙死了吗?”

    前台显然是连通知都不会帮忙通知的了,但她无可奈何,只能忍气吞声:“谢谢。”

    “不用谢。”

    她今天必须要见到林璐,虽然守株待兔的办法有点蠢,但这也是她唯一的办法了。

    林惜刚转身离开前台,就听到前台跟同伴吐槽她:“呵,还真的以为自己是以前的林大小姐吗,还说什么通知一下,真是搞笑!”

    “你说话小声点,人家还没有走呢!”

    “没走能怎么样,她能打我吗?”

    林惜确实不能打她,她就连在大堂沙发上坐着等的资格都没有。

    刚坐了没两分钟,就有人将她赶出去了,说那是给贵宾坐的,不要什么无聊的人都来公司大堂蹭空调。

    每一字每一句都是在侮辱她,可是她却一个字都反驳不了。

    林惜只能默默地走出去公司门口,八月多的骄阳就好像火把一样,她站在门口,被晒得唇干口燥。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林惜才看到有人陆陆续续地走出来,大概是到了午饭的时间,她连忙跑进去大堂。

    林惜一眼就看到林璐了,还有她身边的纪司嘉。

    她脸色一僵,紧了紧手心,冷着脸抬腿走到两个人的面前,直直地看着林璐:“林璐,我们谈一谈。”

    林璐还记着昨天晚上自己被泼了一脸红酒的事情,现在林惜自己主动上门找欺负,她那么那么容易放过她:“我凭什么跟你谈,我的好姐姐!”

    中午吃饭的时间,电梯一堆堆的人走出来,林璐言语间的讽刺明显至极,不少人都走走停停地看热闹。

    林惜抿着唇,努力忍着:“就五分钟,我们谈一谈。”

    “呵。”林璐冷哼了一声:“行啊,你想跟我谈谈是吧?得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还一直惦记着呢,你要是能让我昨晚的疙瘩下去了,我一定跟你好好谈谈,我的好姐姐!”

    “你想怎么样?”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林璐挑着眉,打了个响指:“阿美,帮我倒杯水来。”

    被点名的阿美就是那个前台,一听就知道林璐要干嘛了,连忙倒了一杯水给林璐:“林经理,小心烫手。”

    林璐赞赏地看了她一眼:“不错,你这个月奖金多五百。”

    那被水是真的热,跟大堂的空调相冲起来,林惜能够看到那不断冒上来的白烟。

    林璐看着她笑得花枝乱颤:“我的好姐姐,我这个人呢,很宽容的,你昨晚泼我一杯红酒,我今天泼你一杯白水,怎么样,划得来吧?”

    她说着,顿了一下:“我也不勉强你,你要是答应呢,我就跟你谈谈,你要是不答应呢,那就无话可说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