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26 林惜,你连接吻都不会

    林惜从前都不沾酒的,偶尔会在生日的时候尝一点点,但也是浅尝辄止,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多少。昨天晚上她一口气喝了三杯红酒,后劲上来,整个人都有些奔溃。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头有些疼,睁开眼看着头顶白花花的天花板,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做的事情,她的脸一下子就白了。

    她连忙坐了起来,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过了,昨天的一身T恤牛仔裤已经被换成了棉质的睡衣睡裤。

    虽然昨天晚上她醉了,可是没有断片,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她还记得一清二楚,想到自己居然扒着陆言深骂他狠心,她就觉得心惊。

    房间里面静悄悄的,除了她,不见其他人。

    这公寓林惜第一次过来,她以为陆言深去公司了,连忙起床把自己的衣服换上,却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陆言深扔到垃圾桶里面去了。

    站在垃圾桶前,林惜有些犹豫。

    虽然这几个月她的生活过得远不如从前,但是她一直都是干干净净的,而且她有些洁癖,看到被扔进了垃圾篓里面的衣服,林惜天人交战不知道怎么好。

    最后还是克服不了自己的洁癖,抱着侥幸的心理拉开衣柜打算找找有没有自己穿的衣服,却发现里面全都是全新的衣服,码数正好是她的码数。

    林惜选了一条简单的裙子换上打算离开,却没想到一出房间就听到陆言深正在打电话的声音。

    那凉薄的声音让她覆在门把上的手一紧,指尖有些发凉。

    大概是注意到她的视线,陆言深回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对着电话里面的人说了一句“先这样”就把电话挂了。

    “醒了?”

    他穿着浅灰色的休闲服,阳光从落地窗打在他的身上,但尽管这样,那周身的冷冽还是压不住。

    林惜有些怕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陆总,我……”

    她不知道怎么说出口,陆言深给了她四次机会,她都拒绝了。她昨天晚上厚脸皮地酒壮人胆抱着人,如今清醒过来,林惜根本就说不出一句话。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吃早餐吗?”

    “啊?”

    他的态度说不上好,说不上坏,林惜根本就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见她不说话,陆言深直接就指了指厨房:“里面有粥,自己盛。”

    说着,他收回视线,拿出手机拨号。

    林惜在房间门口站了半响才去厨房,厨房里面温着粥,她确实是有些饿了,找了碗装了粥端着在里面就站着吃了。

    出去的时候陆言深已经打完电话了,坐在沙发上假寐,听到她的声响,他侧头看向她:“林惜。”

    他的声音很好听,醇厚低沉,只是里面带着几分凉意,总是让人听得心惊胆战。

    林惜抬腿走过去,对着他直接就鞠了个躬:“陆总,对不起。”

    不管怎么说,她总是要先为自己之前的狂妄道歉的。

    其实陆言深算很绅士了,他对她有兴趣,很明显地表达出来,却从来都不会逼迫她做些什么。

    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全都是她自己一个人的选择。

    他显然是生气了,但是也没有对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昨天晚上她是借着陆言深脱身的,可是酒醒之后,她不得不去面对一个现实:小杰的手术。

    陆言深看着她,目光带着几分打量:“你应该清楚,多半的人在我这儿,从来都不会有第二次机会。我给了你四次机会,你四次都拒绝我。”

    他说着,顿了一下,然后身体微微动了动,向前倾了倾,看着她一字一句地开口:“林惜,你可能没看清楚你自己的身份,我对你是有那么一点兴趣,但你知道,男人的兴趣,来的快,去得也快,我并不是非你不可。我向来都不强迫女人,路是你自己选的,但是你昨晚把我拉住了。”

    他说到这里,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林惜只觉得整个人都是冷的,看着那双黑眸,一股寒气从脚底直直地升上来。

    跟陆言深接触这么久以来,今天大概是他说话最多的一天,可是林惜却从未有一天像今天一样,一句话都接不下去。

    她刚才还妄想着求陆言深再帮自己一次,可是下一秒,他就先开口将她打入深渊了。

    他说得话虽然让人有些难堪,但是没有一个字是错的。

    男人的兴趣确实是来的快,去得也快,他并不是非她不可。现在就算是她愿意,陆言深都已经不想要了。

    这个认知让她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身侧的双手已经将裙子捉皱了。

    “我明白了,对不起,陆总。”

    她其实也是个不谙世事的女人,今天的一切都已经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

    她知道自己的渺小,却从未想过自己会这么的不堪和屈辱,屈辱到,她就算是想要出来卖,卖家都不愿意要她了。

    陆言深看着她,眼眸却越发的沉,突然伸手就将她拉到了身下:“林惜,我不做亏本买卖,你昨晚借我脱身,如今清醒了,该还了。”

    林惜听着他的话,整个人都是僵冷的,根本不知动作。

    男人周身的戾气,她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陆言深原本还冷淡寡情的,如今却突然之间生气了。

    还没有等她想明白,陆言深的手就将她的裙摆掀了起来,顺着她的腰线一直揉上去。

    和他整个人的冷漠不同的是,他的手心是热的。

    林惜整个人敏感得很,他碰她一下,她就忍不住蜷缩起来,反应过来推着他想要挣扎:“陆总,我……唔……”

    陆言深根本就不给她开口的机会,低头直接用吻就堵住了她的双唇。

    林惜虽然活到二十五岁了,可事实上接吻的经验全都是来自身上的这个男人,他来势汹汹,那吻就好像是城墙一样密不透风,她喘不过气来,脸越憋越红,就在她以为自己要窒息的时候,陆言深突然松开了她。

    “林惜,你连接吻都不会。”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林惜竟然在他的眼底下看到了几分笑意。

    只是他的情绪收得太快了,她一晃眼,再想看清楚的时候,只有一双深邃的眼眸。

    他的目光明明是冷的,可是林惜却觉得自己被一把火围着,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最后她实在是受不了了,转开了视线:“陆总,我等一下要去一趟医院。”

    她催促得委婉,陆言深却听出来了。

    下一秒,她身上的裙子直接就被陆言深撕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