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28 我帮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林惜是在周四搬过去的,丁源派过来的人帮她把东西搬过去,陆言深出差了,丁源说这周都不会回来。

    听到这些,她暗暗松了口气。

    小杰的手术安排在周六,林惜刚上班不能请假,一天都心神不宁的被骂了好几次,直到赵红打电话过来说手术很成功,她才彻底安下心来。

    下班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她直接就去医院看小杰。

    小杰的麻醉还没有过,人躺在病床上,还要过观察期。

    “林惜……”

    赵红没有想到事情还能峰回路转,这些天她都快绝望了,要不是林惜,她可能早就已经撑不下去了。

    如今儿子的事情终于尘埃落定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林惜。

    感谢的话之前已经说过不少了,这个时候,更不知道说些什么。

    林惜怕赵红又给自己跪下来了,连忙伸手扶着她:“赵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当年你帮我的事情,我也一直都没有机会报答你,如今我也不过是投桃报李而已,你不用过于在意这件事情。”

    赵红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应着:“林惜,你这哪里是投桃报李啊,手术的钱是你的,如今就连捐献者都是你帮我说服的。”

    林惜笑了一下,不想多说:“赵姐,小杰手术做好了,我们应该开心点,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是啊,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手术费我会……

    “赵姐,小杰醒来最想见你了,我有点事,先回去了,明天再过来!”

    林惜知道赵红要提还钱的事情,可是赵红现在的情况她一清二楚,小杰虽然做了手术,可是后续用钱的地方还多着。

    陆言深的钱那么多,那三十万他也不急,而且她现在也在努力攒钱了,她自己一个人,没牵没挂的,跟赵红不一样。

    从医院出来,天已经黑了。

    她其实很不想回去,陆言深的公寓太大了,她一个人在里面,好像呼吸都有回声一样。

    她去了一趟商场,想买些什么,最后逛了一圈,什么都买不到。

    回到小区已经快十点了,明天还要去琴行,回去洗个澡歇一会儿就能睡了。

    林惜没想到的是,陆言深居然回来了。

    屋子里面的灯全都开了,主卧里面传来脚步声,她一开始还没有意识过来,以为是进贼了。但是想了想这高档小区的安保,就知道是陆言深回来了。

    想到这里,她整个人都绷了起来。

    林惜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有些害怕陆言深,虽然他实际上没有对她做过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

    “加班?”

    正走神,陆言深已经穿着浴袍从楼上走下来了。

    林惜回过神来,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陆言深下意识地捉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我从医院回来的。”

    陆言深没有追问的意思,只是看了她一眼:“去洗澡。”

    虽然只有三个字,可是里面的意思不言而喻。

    尽管早就知道自己和陆言深之间会发生什么,可是如今真的面对了,她还是有些难以接受,脸白了一下。

    陆言深从厨房端着水出来,见她还站在那儿,眉头动了一下,带着几分不满:“林惜?”

    “啊?好的,我知道了。”

    她抬头看了他一眼,连忙抬腿往楼上走去。

    这个澡林惜洗了将近半个小时,外面的陆言深也是耐心,没有催促她。

    她站在花洒下面,温热的水不断地从头顶洒下来,混着眼泪,她自己都分不清楚到底是热水还是眼泪。

    事情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她要是在躲躲闪闪就有些过分矫情了。

    想到这一点,她抬手把花洒一关,伸手扯过一旁的浴巾,将自己擦干净,穿了衣服走了出去。

    她一拉开门就看到站在窗前的陆言深了,房间里面没有开大灯,他人站在落地窗前,黑色的浴袍让他整个人很好地和黑夜融为一体。

    听到她的声响,他回头看着她,黑眸好像漩涡一样,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林惜原本还坚定的脚步突然就停了下来了,她刚才做好的所有心理建设,在他的眼神下全部都化为灰烬。

    陆言深也没有开口让她过去,直接回头就过来将她抱到了床上。

    跌在床上的时候,她下意识地伸手挡了挡,陆言深却不给她机会,扣着她的手一边吻她一边脱她身上的衣服:“下次别穿衣服了。”

    他的话让她僵了一下,见她不开口,陆言深咬了一下她唇瓣:“听到没有?”

    她吃痛,连忙开口:“我知道了。”

    陆言深一向都是直接的,就连当初提出这样的要求的时候,他也是简单粗暴,一开口就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至于她愿不愿意,那就另说。

    一个星期没有做,林惜有些干,陆言深的动作又凶又狠,她忍不住捉着他的手臂喊疼:“陆总,我疼……”

    怕惹陆言深生气,她声音也不大。

    身上起伏的男人动作停了一下,低头看了她一会儿,渐渐地慢了下来。

    和刚才的难受不一样,林惜觉得自己慢慢的有些失控。

    觉察到她的转变,陆言深的动作越发地重了起来……

    偌大的床上,两个人的身影交叠,外面的月色打进来,沉沉叠叠的,也分不清楚谁给谁的。

    足足被要了两个多小时,林惜直接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发现陆言深还没有走,他正在系着衬衫的纽扣,阳光从窗外打进来落在男人的身上,林惜看得有些走神。

    陆言深注意到她的视线,回头看向她:“醒了?”

    她连忙坐起来,发现双腿有些难受,脸色变了一下。

    陆言深难得地笑了一下,低头在她怔忪间将吻落在她的额头上:“纪司嘉和林璐准备结婚了,你有什么打算?”

    林惜还没有从他的吻中回过神来,冷不丁听到他的话,隔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有些自暴自弃:“我还没什么打算。”

    她现在这样,能有什么打算?

    林璐要整她,还不是勾勾手指头的事情。

    陆言深站直身体,黑眸直直地看着她:“我帮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她愣了一下:“什么大礼?”

    他没有多说,抬腿往外走:“晚上早点回来。”

    话音刚落,林惜连他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