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29 希望你待会儿更开心

    陆言深这几天都留宿公寓,林惜打探过好几次,他都闭口不谈。

    后来她终于知道陆言深是不会说的,干脆也不问了。

    很快,纪司嘉和林璐的婚礼的日子就到了。

    陆言深在A市的地位,林璐和纪司嘉当然希望陆言深出席,能和陆言深攀上一点点关系,在A市的关注度都高一点。

    林璐之前已经跟陆言深的秘书丁源沟通过很多次了,但是对方给出的答案都是模棱两可,没有确切回复。再加上那一天在包厢的事情,今天陆言深来不来,对他们而言很重要。

    毕竟已经得罪了一个刘总了,如果在得罪陆言深的话,她和纪司嘉在A市也很难混下去了。

    只是看到林惜的时候,林璐的脸色就好像吞了苍蝇一样难受,纪司嘉也好不到哪儿去。

    但是碍于陆言深的面子,两个人还是迎了上去:“陆总,你今天能来参加我和璐璐的婚礼,是我们的荣幸。”

    陆言深看着他们的手,并没有伸手,只是侧头看了一眼林惜:“怎么说也是熟人,说几句祝福的话吧。”

    他的声音凉薄,听不出喜怒。

    林惜面无表情地看着纪司嘉和林璐,一字一句地开口:“今天是纪先生和林小姐的大好日子,我祝你们白头偕,永结同,早生贵。”

    林璐的脸色僵了一下,看着今天的林惜。

    林惜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长裙,衬得她整个人白里透红,就连林璐的风头都被她抢过去了。

    林璐注意到了今天的林惜,纪司嘉自然也注意到了。

    他向来都知道林惜好看的,可是好看的女人太多了,识趣的却没有几个。 只是今天的林惜,身上的成熟妖艳和青涩单纯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完全不同的一番韵味。

    纪司嘉的脸色青了一下,他是个男人,自然知道能让一个女人这样子只有男人了。

    他下意识地看向林惜身边的陆言深,那个男人是A市里面的传奇,身份不明,却是A市里面跺一跺脚都能让不少上层跟着抖的人物。

    陆言深怎么就看上了林惜了呢?

    这个问题,林璐和纪司嘉完全想不明白。

    而现在也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因为林惜的话,让他们难堪、愤怒,偏偏只能压着怒气:“林惜,今天是我和司嘉的大喜日子,你说这些话太过分了!”

    她每一个成语都省了一个字,听着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仔细一想,却是最恶毒的。

    白头偕老没有老,永结同心没有心,早生贵子没有子。

    林惜侧头看着陆言深,一脸天真无辜的样子在笑:“陆总,过分吗?”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配合地应着:“不过分。”

    “你们……”

    林璐想说什么,却被纪司嘉拉住了。

    到底还是男人沉得住气:“没事,陆总、林小姐,你们的席位在这边,我让人带你们过去吧。”

    陆言深点了点头:“林小姐,不用急,我替林惜给你们准备了一份大礼。”

    林璐的脸色瞬间就白了:“陆总,我……”

    陆言深没有再看她,牵着林惜就往安排好的座位过去。

    林惜回头看了一眼林璐,却不想碰上纪司嘉探究的视线,她愣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

    “开心吗?”

    陆言深的话从上方传来,林惜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对着他笑了:“开心。”

    “希望你待会儿更开心。”

    林惜愣了一下,陆言深已经在位置上坐了下来。

    宾客陆陆续续来齐,慕茜穿着一身长长的曳地婚纱,西装革履的顾景生在她身侧站着。从外形上看,两个人倒是金童玉女,如果她不是慕青,她大概也会祝福他们的。

    主持人在台上努力地活跃着气氛,进来来的人各个年龄阶层都有,中青年人的活跃能力强,主持人不过几句话,现场气氛就被吵起来了。

    林惜坐在那里,看着林璐在台上笑得那么灿烂,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周围的喧嚣热闹,她和陆言深却成了特例,两个人坐在那里,一个神情淡淡,一个神色冷漠。

    “心与心的交换,爱与爱的交融,交织出今天这么一个美好的誓言,为了永远记住这一天,铭记这一刻,我们两位新人将互换婚戒,以表示他们对爱情的忠贞不渝。”

    林惜一直都看着台上的两个人,却突然听到耳边的男人突然开口:“快开始了。”

    她愣了一下,这时候才想起来陆言深说过的那个所谓的“大礼。”,眉头皱了一下:“陆总,你的大礼?”

    陆言深微微敛了敛眉,手放在跟前的高跟杯沿上细细地摩挲着,表情淡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林惜怔了一下,手上突然之间多了一个光碟:“上去,放出来。”

    他的声音凉薄,却又带着几分诱哄。

    林惜有些茫然:“陆总……”

    “林惜,有些事情我可以帮你做,但有些事情,我帮你做了,就大打折扣了。”

    他摇着酒杯,看着她的黑眸里面是笃定的笑意。

    林惜一下子就明白了,抿了抿唇,站了起来:“谢谢陆总。”

    她不知道光盘里面是什么,但是陆言深说过是“大礼”,她就知道,这必定是一份大礼。

    台上的林璐一直都很不安,她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不安,但是陆言深进场留给她的话实在是让她没有办法冷静下来。

    纪司嘉牵着她,不禁皱起了眉头:“璐璐,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林璐勉强笑了一下:“空调打得有些冷。”

    “很快就结束了,宝贝忍一下。”

    纪司嘉安抚的话也没有让林璐冷静下来,她站在那儿,看着台下的陆言深和林惜,心底里面的慌乱越来越明显。

    林璐活了这么久,唯一一件赢过林惜的事情,大概就是纪司嘉了。

    所以,当主持人在宣读交换戒指的台词时,她下意识地看向一楼席中的林惜,只是她的视线只来得及捕捉到林惜离席的瞬间。

    林璐突然想起慕林惜场时的那个眼神,只觉得心中一滞,有些害怕,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纪司嘉。

    纪司嘉不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只是以为她在紧张,笑了笑,看着她的目光带了几分安慰。

    可是林惜总觉得心头难安,她的视线不断地乱窜,只想找出林惜。

    主持人已经说完话了,戒指也被拿到他们的跟前了,林璐看着那耀眼的钻石戒指,心中微微宽了一下。

    说不定林惜只是去了厕所而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