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33 过街老鼠

    向来波澜不惊的黑眸难得闪了一下,林惜有些得意,抬手抱着陆言深的头,吻若有若无地落在他的薄唇边上:“这样吗?”

    陆言深看着她突然就笑了,“林惜。”

    陆言深的声音其实很好听,只不过平时他面无表情的时候,说出来的话凉薄更多。

    而像现在,他叫她名字,林惜心头都是痒的,渐渐地也有些不满足自己这样简单的吻,对着那薄唇直接就吻了下去。

    陆言深很快就反守为攻,压着她按在那吧台边上,摸着她身侧的拉链,深黑色的眼眸里面好像一汪深潭,林惜只看了一眼,就完全沉浸下去了。

    林惜被他压在吧台上,单手扶着身后的吧台,一只手抱着陆言深不让自己摔下去。

    陆言深低头看着身下的女人,她穿着白色的礼裙,因为醉酒,脸颊上的红晕如玉,两瓣圆满的唇片微微张着,红艳艳得让人忍不住失控……

    他在林惜的身上失控已经不是一次的事情了,陆言深直接就将她身上的裙子拉下来,抬起腿就这么进去。

    妙不可言的感觉,林惜细微的哼声让他接近疯狂。

    强烈的感觉袭来的时候,陆言深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回过神看着身下的林惜,她整个人都在发颤,身上一层层的粉色浮上来,他双眸一沉,将她翻了过去……

    这个姿势让林惜不太舒服,胸前压在吧台上,她被压得难受,忍不住动了一下:“难受——”

    身后的男人微微抽了口气,抬手扣着她的腰往自己的身上紧紧地贴上来,林惜哼了一声,跟前的难受她都顾不上了。

    林惜也不知道自己是清醒的还是不清醒的,她只知道自己今天晚上比任何时候都要亢奋。陆言深今天晚上也比从前要更加激烈一些,她甚至在意乱情迷的时候看到男人脸上不再是冰冷的无情。

    俊朗的五官沉醉起来,林惜觉得没有什么比这让她更加的得意了。

    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男人的手臂压在她的腰上,她刚刚一动,陆言深就醒了,没有睁开眼睛:“几点了?”

    林惜是被渴醒的,整个人其实还困得很,听到陆言深的话,她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看了一下手机:“八点半。”

    她的声音喑哑不已,林惜实在受不了,起身去倒水,却被陆言深拉住了:“上班?”

    林惜摇了摇头:“我口渴,陆总要喝水?”

    “嗯。”

    他应了一声,松开手,坐了起来。

    林惜倒了两杯蜂蜜水,递了一杯给陆言深,“陆总,你今天不用去公司吗?”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待会儿。”

    她松了口气,陆言深在公寓里面,两个人几乎都避免不了做那些事情。

    昨天晚上陆言深要得很,她手腕好几处都被他掐得发青了。

    纪司嘉和林璐的婚礼确实成了全城的笑话,最后的赢家成了林惜,因为向来独来独往的陆言深身边站了个林惜。

    后来有人扒出林惜,林惜的身份被扒出来,纪司嘉做的事情网上一片骂声。

    然而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林惜现在成了陆言深的女人,在 A市,没有人轻易敢惹她。

    林惜在的琴行,一个星期之内,突然之间多了二十多个学生,而且全都要求林惜做教师。

    林惜明白这是因为陆言深和自己的关系,婚礼的事情之后,她也不像以前那么蠢了。

    她既然做了陆言深的情人,这些附赠的好处,她就应该拿着。

    女人是应该自立好强,但是有时候适时的娇软并不是什么坏事。

    相比林惜这些日子的风光,林璐和纪司嘉两个人的生活几乎一团糟。

    林璐因为婚礼的事情众叛亲离,当初因为纪司嘉而巴结她的亲戚都一一表示他们和林璐没什么联系和接触,并不熟悉。

    纪司嘉的母亲也以死相逼,绝对不承认林璐这个儿媳妇。

    纪司嘉对林璐避而不见,在纪母的逼迫下,他甚至把林璐从万伦开除了。

    林璐不过短短的几天的时间就成了丧家之犬,而最让她接受不了的是纪司嘉的态度。

    当年发生那些事情的时候是纪司嘉骗林惜的时候,她当时为了避嫌还被纪司嘉送出了国。

    在她看来,她虽然有错,但也还不到被纪司嘉这么狠心对待。

    第三天去万伦,之前巴结她的前台小姐完全换了一副嘴脸:“林小姐,你还真的是锲而不舍,又来了啊?”

    林璐之前在万伦耀武扬威惯了,现在一个小前台都敢给她脸色,她哪里受得住,气冲冲上前就要打人:“刘美玲,你这是什么态度?”

    刘美玲现在哪里还怕林璐,林璐现在是过街老鼠了,看她要对自己动手,她直接就叫保安了:“保安!快进来!这里有人要闹事情!”

    林璐脸色一僵,她才想起来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林璐了,想要软下态度,但是哪里能软下来。

    她看着进来的保安,还强装着:“你们敢动我试试!”

    “林小姐,你已经严重影响到我们公司了,麻烦你出去。”

    保安没有动她,但是意思也很明显。

    林璐不甘心,但是保安根本就不给她机会,直接就将她赶出去了。

    这时候,林璐看到从计程车上下来的方婷婷,连忙过去:“婷婷!你是不是要进万伦,我——”

    方婷婷嫌弃地看了她一眼,根本就不想搭理她。

    她当初之所以会跟林璐一块,也不过是想接林璐攀上纪司嘉而已,现在林璐被纪司嘉抛弃了,正是她的机会,她怎么可能会搭理林璐。

    见方婷婷不理会自己,林璐伸手就将人拉着:“方婷婷,我正跟你说话呢!你没有听到吗?!”

    方婷婷一把拽开她冷笑:“有人跟我说话吗?不好意思,我没有听到。”

    说着,她抬腿就跑进了万伦。

    林璐追过去,刚进去又被保安赶出来了。

    林璐这时候才意识到,方婷婷当初是利用自己去给林惜下绊子,而她现在还往万伦里面跑,无非就是因为纪司嘉。

    想到这里,林璐脸色一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