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34 次数多了就好了

    林惜升为老师之后一下子就忙起来了,琴行里面的学员越来越多,这几天断断续续的,每天还有那么一两个孩子要报林惜的班。

    林惜知道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是琴行说了,她多收一个人,学费就给她提成百分之三十。

    她一点都不担心这些有钱人家的孩子会不会被她耽误,这个社会就是这么世态炎凉,林惜吃过没钱的亏,她现在一心只想挣钱。

    她只是没有想到,李丰源会这么厚脸皮,居然会带着芸芸过来找她。

    “林小姐,好久不见。”

    不得不说,李太太的脸皮还真的是让人望尘莫及。

    当初两次带人来找她的麻烦,他们都闹进了警察局,现在居然还能够一脸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表情看着她笑:“林小姐,你走之后,我们家芸芸一直念着你。这不,听说你在这里当老师了,芸芸马上就吵着我们带她过来了。”

    “林惜姐姐,我想你教我学钢琴。”

    林惜教了芸芸一个月,说感情多深是不可能的。芸芸有些自闭,但看得出来她确实很喜欢她。

    她和她父母的事情她也不知道,但是她没有那么宽容,她父母对她做的事情,林惜至今心底都还有一个疙瘩,你让她继续教芸芸,她根本做不到。

    林惜看了一眼芸芸,抬头看着芸芸父母,面冷如霜:“抱歉,我班上已经够人了。”

    “林小姐,我知道之前的事情是我们不对,我们给你道歉,你让我跪下来也行,或者你——”

    李太太说到一般,突然就不说了。

    林惜自然知道她想说什么,她故意问道:“或者怎么样?李太太说道歉,那行啊,你如果能脱光了衣服在商场走一圈,我就接受你的道歉。”

    说着,她顿了一下,看向李丰源:“还有李先生,当初李先生说的是什么,你自己不会忘了吧?”

    她的话音刚落,李丰源两夫妇的脸色顿时就难看起来了。

    李太太推了一下芸芸:“你在家不是说很喜欢林惜姐姐的吗?现在见到人,怎么就不说话了?”

    林惜看着芸芸委屈的表情,脸色更冷:“我准备上课了,两位有什么事跟我们的工作人员说吧。”

    她说着,转身就走。

    “林惜姐姐——”

    芸芸突然开口叫住了她,林惜脚步一停,回头看到芸芸已经哭了:“林惜姐姐,是不是芸芸做错了什么惹林惜姐姐生气了?芸芸很喜欢林惜姐姐。”

    林惜脸色僵了一下,想笑,但是看着芸芸的爸妈,她又笑不出来:“芸芸很好,但是姐姐的班上真的是满员了。”

    说完,她忍了忍,最后还是补充了一句:“姐姐很喜欢芸芸。”

    这一次,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李丰源两夫妇却一点都不想放弃攀上陆言深的机会,找了机构的负责人,说愿意给三倍的学费,只要让芸芸进林惜的班。

    林惜刚下课就被经理叫去了办公室,“林惜,这几天辛苦了。”

    先礼后兵,林惜面无表情地坐下;“赵经理,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不过我直说了,如果是想让我收把李丰源的女儿,这件事情就不用谈了,不管赵经理给我多少提成,我都不会答应的。如果赵经理坚持的话,我只能离职了。”

    她根本就不给经理说话的机会,一开口就把经理的心思点明白。

    赵经理讪讪地笑了一下,现在林惜可是财神爷,她当然不会那么傻把财神爷拱手让人的:“你看你,最近一定是压力大了,我哪里会逼你收学员,我就是想问问你最近情况。”

    对方想要台阶,林惜也不会不给,她如今已经明白人情世故了,有时候事情还是留几分余地好。

    大家都心知肚明,根本就不是了解情况,随意聊了两句林惜就出去了。

    刚从经理办公室出来,林惜就接到丁源的电话。

    陆言深今天晚上要去参加一个商业晚会,吩咐丁源下午五点过来接她。

    林惜如今已经接受自己和陆言深的关系了,而且正如陆言深所说的,他没有女朋友,也没有结婚,他们之间虽然一高一低,算不上平等的男女关系,但是她也没有必要觉得多么的不堪和耻辱。

    幸好她现在晚上没有安排什么课程,接到电话的时候也已经上完课了。

    丁源五点就准时在琴行的门口接她了,林惜化了一个多小时的妆,六点半陆言深才过来和她汇合。

    她今天穿的是一条宝蓝色的裙子,林惜皮肤白,什么颜色的衣服都能够轻易地压住。

    宝蓝色的衣服本来就挑人穿,但是林惜穿起来丝毫不逊色。

    陆言深看到她的时候眼底也闪过一份赞赏:“很适合你。”

    她勾唇笑得有几分妩媚,左眼微微一眨却又带着几分俏皮:“谢谢陆总夸奖。”

    他伸手牵住她带着她上了车,“李丰源过来找你?”

    车子开到一半,林惜冷不丁听到陆言深的话,愣了一下,才开口:“嗯,他想让我收芸芸。”

    “嗯。”

    陆言深哼了一声,靠在椅子上假寐。

    林惜想了一下,又开口补充了一句:“我拒绝了。”

    这一次,他没有应她的话,林惜也识趣地没有再开口。

    半个小时候,黑色的轿车缓缓地停下来。

    不少媒体都认得这是陆言深的车,在A市,能用这个车牌号的人,就只有陆言深了。

    车还没有完全停下来,镜头就全都对着车子了。

    谁都知道今天晚上陆言深携伴出席,近七年的时间,陆言深都是独来独往的,林惜的出现,可谓是在A市掀起了一番风浪。

    今晚是林惜第一次和陆言深出席这么正式的晚会,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更别说看到外面那么多镜头对着车身。

    一直闭着眼睛假寐的陆言深这时候才缓缓睁开眼睛,伸手捏着她的手心的软肉在把玩:“紧张?”

    “有点。”

    她的手指发凉,陆言深必定是摸到了。

    司机将车门打开,陆言深松了手:“次数多了就好了。”

    说完,他抬腿下了车。

    林惜愣了一下,连忙也跟着下了车。

    闪光灯不断地打过来,陆言深站在车边没有动,显然是在等她。

    她伸手挽上他的手,心口砰砰砰地直跳,忍不住叫了一下陆言深:“陆总。”

    他将她挽着的手拉了下来牵着,宽厚的大手温热安全:“不必紧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