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39 就像是个妖精

    林惜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不敢再说什么。

    “向小姐有什么想说的?”

    陆言深的声音不冷不淡,却让向晴整个人都僵冷了。

    她看了一眼林惜,讪讪地笑了一下:“没什么,林小姐听错了,我就是想和他随便聊聊。”

    陆言深看了向晴两秒,没有再说话,回头看了林惜一眼。

    林惜抿了抿唇,见他抬腿往前走,连忙抬腿跟上。

    “陆总?”

    她换完衣服出来之后试探地叫了一下陆言深,正坐在沙发上的陆言深抬头看了她一眼。

    深黑色的眼眸里面的视线仿佛要穿透她的内心一样,林惜下意识地想要逃,却又无处可逃,只能硬着头皮逼着自己和陆言深对视。

    不过是短短两秒钟的时间,林惜却觉得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走吧。”

    陆言深身上的西服也已经换了,只是他想来都是穿黑色的西装,款式也是独家定制,每一套几乎都是一模一样的。

    如果不是他刚才跳下来将她救了起来,林惜根本就看不出来陆言深身上的西服是换了的。

    听到他开口,她终于松了口气,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起身出了酒店。

    闹了这么一场,宴会也差不多结束了。

    林惜拿不准自己今天的做法是否触犯了陆言深的底线,刚想开口试探,侧头却发现陆言深已经闭着眼睛假寐。

    她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一路上,林惜侧头看了陆言深好几次,他都是闭着眼睛的,她只能放弃在车上和他交流的打算。

    陆言深向来都是沉默寡言的,却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让林惜难受。

    整整四十三分钟的时间,直到车子停下来,林惜才觉得自己的呼吸顺了那么一点。

    从车上下来,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陆言深,却不想直直地对上了陆言深的视线。

    夜色很深,可是却还不如陆言深的眼眸黑。

    她怔了一下,身侧的手下意识地捉了一下自己的裙子,反应过来连忙收回视线,跟着他进了电梯。

    电梯里面就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人开口的气氛有些压抑。

    陆言深不说话的时候就好像是一个在盯着猎物蛰伏的狮子一样,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击。

    她现在就是那个猎物,被陆言深盯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他拆骨入腹。

    一路上都提心吊胆,林惜知道自己今天晚上有些得寸进尺了。

    进了公寓,她终于忍不住了,抬手拉着陆言深,试探地亲了他一下:“陆总,你生气了?”

    他头微微一偏,她的吻只能落在他的唇侧,林惜僵了一下,想不到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好。

    “生气?”

    陆言深轻哼了一下,抬手捏着她的下巴:“林惜,你变了。”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却说了一句让她手足无措的话。

    长达半分钟的沉默,陆言深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林惜的脑海里面闪过千万种方案,最后她却突然之间笑了,抬手勾着他的脖子,笑得有些勾人:“变得不好吗?”

    她是变了,从那天的婚礼尝到了报复的快感之后她就变了。

    从前她想自己一步步地走着去报复纪司嘉和林璐,可是现实让她知道,她一个人的力量多么的渺小。

    她也不想妥协,可是她不得不向陆言深妥协。

    她把一个女儿一辈子最重要的骄傲都低头给陆言深了,没有名分没有感情就这样跟着她,她为什么就不能借势借得理所当然一点?

    陆言深看上她的身体,她既然逃不过,她怎么就不能在妥协的时候拿到自己想要的呢?

    陆言深也笑了,常年沉默寡言的男人笑起来有一种让人拿不开眼的魅惑,林惜看着他,有几分怔忪。

    “好。”

    他一个字,就将她心里面的忐忑都驱走得一干二净。

    林惜不是傻的,她从前不会讨好男人,是因为她不了解男人。如今她也不算了解男人,但是她了解陆言深就够了,起码了解他什么时候生气,什么时候是开心的。

    就像是现在,她就知道,他心情不错。

    想开之后,什么都无所谓了。

    她抱着他直接就吻了上去,这一次陆言深没有偏头躲开,任由她的红唇在自己的薄唇上肆虐。

    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他不动如山,逼得林惜受不了,在他的薄唇上轻轻咬了一下:“陆总……”

    修长的指尖划在男人的喉结上,深黑的眼眸暗了一下,陆言深终于有所行动,抬手将她压在墙上,低头的吻如同狂风暴雨一样对着林惜打过去。

    林惜热情地回应着,那柔若无骨的小手在他的身上跟条蛇一样游走,陆言深的呼吸微微一重,手伸到她身后的拉链上轻轻拉下……

    向晴从会场出来之后心里面一直不踏实,原本打算回自己公寓的,想了想,让司机直接回向家。

    向天鸿见向晴回来,有些不解:“你今晚怎么回来了?”

    向晴把包包一甩:“爸,陆言深这些年怎么都没有女人在身边?”

    向天鸿将手上的茶杯放下,抬头看着她:“怎么突然之间问这个?”

    向晴有些烦躁和不安:“那个林惜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陆言深对她好像还挺宠的。”

    “不过是个替身而已,你怕什么。”向天鸿不屑,“对了,我让你接近陆言深,进展怎么了?”

    提到这个,向晴就烦躁:“爸,你不是说陆言深对我有兴趣的吗?我那天去找他,直接就被他叫滚了。”

    向天鸿脸色一僵:“既然他这么不待见你,你也别往上凑了,我们向家又不是非得跟他联姻。”

    他虽然之前是存了几分攀上陆言深的心思,不过听向晴这么一说就知道,再往上凑只会丢脸。

    向家在A市好歹也有几分地位,没必要干倒贴的事情。

    向晴却不是这样想的:“不,我一定要把陆言深拿下!”

    御景豪庭。

    林惜趴在床沿,嘴唇已经被她要得破皮,身后的男人紧紧地压着她,凉薄的唇边贴着她的耳侧:“林惜,你热情起来,就像是个妖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