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43 少受点儿苦

    林惜惊恐地挣扎,可奈何她身上还被绑着绳子。

    “你别碰我!我不认识你!你放开我,放开我!”

    她被吓得整个人都傻了,可是哪里都逃不掉。

    “看着挺瘦的,身上倒是挺有肉的。”

    男人的话传来,她整个人一僵,忍着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这位大哥,你不要动我,我也是被迫无奈跟着陆言深的,跟你们想的不一样,你放过我吧!”

    男人听着她的话就笑了:“林惜,你叫林惜吧?要怪就只能怪你了,陆言深得罪了我们老板,我们老板这个人呢,向来都是吃不得亏的。”

    他说着,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男人:“把东西准备好了,让陆言深看看,跟我们森哥过不去的下场。”

    他刚说完,站在一旁的几个男人突然就开始把设备弄出来了。

    林惜看着那摄像机,整个人都傻眼了,“你们想干什么?为什么——”

    男人扣着她的双手,开始解她身上的绳子:“没干什么,就是直播一下,让陆言深看看,他女人被人轮的样子。”

    听到男人的话,林惜整张脸都是白的:“你们,你们——”

    她想说些什么威胁的话,可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的身后是陆言深,但是他们却是冲着陆言深过来的。

    身上的绳子被松开,下一秒,她身上的衣服也被人撕开了。

    她的双手被男人的手紧紧地扣着,没有吃饭的她一点儿力气都没有,用力挣扎,可是扣着她的男人却连眉头都不动一下。

    “林小姐,我劝你不要白费力气了,这里荒郊野岭的,你就算是跑出去了,很快也会被我们捉回来的,还不如乖乖的,少受点儿苦。”

    男人的话几乎让林惜绝望,她一个女的,哪里跑得过他们一群男的。

    她自然也知道这个事实,可是她还是不甘心啊。

    她没有再动,男人倒是没有再拉扯她身上的衣服,而是回头看了一眼那几个男人:“开机了没有?准备好了没有?”

    林惜把周围看了一遍,她这时候才发现这是一间废旧的老屋,屋里面的沙发茶几都很旧了,窗户也是破的,她的身后是电视壁的墙,旁边……

    尾指碰了碰,林惜才发现自己碰到一把铁钳。

    她抿着唇,一变留意着那几个男人的动静,一变不动声色地挪着自己往一旁动。

    拽着她的男人用力一拉,但也没有回头看她,而是催促那几个男人:“你们赶紧的!再这么磨蹭下去,天都要亮了!”

    “快好了亮哥!”

    林惜伸手捉上铁钳,趁着捉着自己的亮哥对手下发火的时机,低头在他扣着自己的手一咬,趁着对方吃痛,拿着铁钳往对方的打过去。

    那个叫亮哥的男人哪里会料到她还会有这一番动作,手臂上被林惜咬得出血,那铁钳敲在他的额头上,他晃了一下,一没注意,林惜直接就从她的跟前窜走了。

    林惜冲出去把右侧摄像机一推,扶着摄像机的男人没顾得上捉她,用铁钳对左边的男人脚背狠狠地戳了下去。

    站在前面的男人伸手要捉她,她抬起铁钳就打过去。

    林惜没想到那几个男人也就是看着恐怖,实际上也是胆小的,见她手上拿着铁钳像个疯子一样到处打,拦着门口的男人被铁钳打在了脖子上,人就捂着脖子躺在地上装死了。

    林惜连忙拉开门跑,一跑出去,到处都是黑漆漆的,她不知道应该往哪边跑。

    她整个人都没什么力气,身后的人紧追不舍,没有路灯,她也看不清楚路,只知道自己要不断地跑。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刚才的男人撕烂了,她只能一边拉着自己的手一边跑。

    而向晴,走了一个多小时,才看到有店面,她长这么大都没受过这苦,一直都想不明白自己当初怎么脑子抽了居然会答应林璐。

    但是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她也没有办法,只能够打电话去报警。

    她是真的怕这件事情牵涉到自己的身上,陆言深连她向天鸿都不敢惹的,她就更加不敢随意去挑战了。

    但是她又咽不下那口气,人总是这样的犯贱。

    丁源很快就接到警察局的来电了,看了一眼一直坐在那儿没有说过话的陆言深,“陆总,警察局那边来电话了,说向晴小姐报警,说她和林惜小姐被人绑架了。”

    陆言深这时候才动了一下,只是脸色有些阴沉:“林惜呢?”

    “向小姐说林小姐被单独带走了,她是偷跑出来的。”

    “偷跑?”

    陆言深薄唇微微一翘,却是无边的冷意:“监控查到了吗?”

    “查到了,但是又一段路的监控坏了,带走林小姐的车在那段路会有一个三岔口,暂时还不知道那辆车往哪边去了。”

    “分别去哪里?”

    “左边是D市方向,路过水兴镇;右边是临市H市,路过两个镇,中间是鹿山别墅区。”

    “水兴镇是不是去年我们投的地?”

    丁源愣了一下,这时候才想起来这件事情:“是的陆总。”

    陆言深站了起来,周身沉着一股阴戾:“查一下林璐最近接触了什么人,报警,林惜在水兴镇,安排几个人跟我过去。”

    丁源跟着陆言深这么久,最佩服的就是陆言深想事情向来都是先人一步的,他虽然也猜到了林惜这一次失踪不简单,却也没想起来会和去年的事情有关。

    怔忪间,陆言深已经抬腿走出去了,丁源一边打电话安排一边追上去。

    结果出去发现,陆言深已经上了车了,他还在犹豫要不要上去,车子已经开出去了。

    看着疾驰而去的车子,丁源愣了一下,知道这一次要遭殃的人多了。

    林惜觉得自己要遭殃了,她已经用尽全力在跑了,刚才好不容易借着遮挡物躲过去了,等那几个男人追过去,自己想要回头跑,却没有留意脚下,直接就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下。

    她整个人直直地往前一摔,原本已经准备转出去的男人听到动静,吆喝了一声:“回来!人在这里!”

    她挣扎着起来,膝盖被刮得火辣辣的疼,手心都是伤口,她几乎是一瘸一瘸的。

    深夜的小镇上人都睡着了,家家户户都紧闭着门户,根本就没有人去留意这一场生死的追逐。

    林惜一边跑眼泪一边掉,可是她根本就不敢停下来。

    小腿突然被身后的男人用石头一扔,林惜吃痛,双腿一弯,又一次摔在了地上。

    林惜想要爬起来,追上来的男人一把就揪着她,抬手直接就对着她甩了两巴掌:“妈的,对你客气你还真的以为自己能耐了?跑啊,怎么就不跑了呢?”

    林惜抿着唇,没有说话,她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要死定了。

    这时,突然传来汽车的引擎声,炽烈的车头灯打过来,捉着她的男人被车灯一刺,手一松,她下意识地就抬腿往对方身上一踢,然后跑向那汽车直直地撞了过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