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44 我的女人,不应该流眼泪

    “吱——”

    尖锐刺耳的刹车声,车子及时停了下来。

    林惜眼前一片空白,整个人被吓得摔在了地上。

    她刚才根本就没有想那么多的事情,她只知道自己不能够被身后的男人捉住,被身后的男人捉住她就死定了。

    但她也忘了,如果那车子没有及时地停下来撞在她的身上,她也好不到哪儿去。

    “嘭。”

    车门被关上,林惜愣了一下,抬头看着从车里面走出来的陆言深,车灯打在他的身上,有那么一瞬间,林惜有些怀疑,站在自己跟前的男人是不是真的。

    “亮哥,我上去把那个小女表子拉回来!”

    叫亮哥的男人直接抬手对着说话的男人的头就砸了一巴掌:“你看看那个人是谁!”

    “那是谁啊?车子不错,身上的衣服也不错,有钱人吧!”

    “妈的!”亮哥又对着男人砸了一巴掌:“那是陆言深!有钱人,一般有钱人我特么的还用得着你提醒吗?!”

    男人脸色一僵,这时候才看清楚,那个从车上下来的男人确实是陆言深。

    一时之间,根本就没有人敢上前去。

    陆言深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林惜,视线落在她褴褛的衣衫上,脸色比那月色还要冷,弯腰伸手将人抱了起来才看着前面的几个男人:“告诉李森,这笔账我陆言深算定了。”

    说着,抱着林惜就转身。

    林惜这会儿还没有从一整晚的恐惧中惊醒过来,陆言深松手将她放到副驾驶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抱紧了他。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眸色动了一下:“安全了,林惜。”

    他的声音很淡,听得出来是他已经放轻了许多。

    林惜抬头看向他,泪眼朦胧中,她才意识过来自己现在已经安全了,因为陆言深来了。

    她松了手,任他把自己放在座位上。

    丁源刚好带着人赶到,看到陆言深已经把林惜抱进车里面,他也不知道事情有多么糟糕,只是看到陆言深的脸色冷得很,他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几个男人,挥了挥手,“把人带回去!”

    “丁源。”

    刚把林惜放下的陆言深将身上的外套往林惜身上一批,才把车门关上,侧头看了一眼丁源,丁源听到他的声音,下意识地看向陆言深。

    他做了陆言深这么多年的秘书了,自然明白陆言深的意思。

    挥了挥手:“算了,不用带了。”

    说完,丁源看了一眼副驾驶里面的林惜。

    看到人的时候,不禁怔了一下。

    坐在副驾驶上的林惜头发凌乱,娇俏小巧的一张脸脏又肿,身上披着陆言深的外套,隔着三四米,丁源也还能看到林惜在发颤。

    丁源眉头一皱,知道这一次陆言深有大动作了。

    林璐咬着牙忍着身上男人的动作,心里却总是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李森感觉到身下女人的分神,抬手狠狠地打了林璐一下:“专心点。”

    林璐吃痛,哼了一声,却不得不忍着,“森哥,你轻点,人家快不行了!”

    “不行?哈哈哈,老子就是要把你干到不行!”

    说着,身下的动作越来越大。

    林璐不想看李森那一张肥头大耳的脸,只好闭着眼睛。

    却不想李森不满意她的这一动作:“给我睁开眼!闭着眼睛干嘛呢?老子不能见人吗?!”

    说完,又在她的身上打了一巴掌。

    林璐不得不睁开眼看着李森,一张脸让她好不容易累积的感觉一下子就没有了。

    半个小时候,李森终于体力不支从她的身上退出来。

    “舒服不,宝贝儿?”

    他一把手搂过林璐就对着她吻了下去,林璐看着李森,差点吐了出来,明明一次快感都没有,却不得不违心地应着:“舒服,森哥你最棒了!”

    男人都喜欢听这些话,林璐惯会撒娇,把李森哄得开心。

    见李森开心,林璐连忙趁机把自己担心的事情问了:“森哥,阿亮那么久都咩有消息,不会是出了什么纰漏吧?”

    李森不以为然:“能有什么纰漏!你放心好了,陆言深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跟我斗的。”

    事实上,李森还没见陆言深真的对那个女人上过心,他不信陆言深会为了一个女人跟他闹起来。

    李森刚说完,床头的手机就响了。

    办完事后,李森心情不错,看了一眼林璐,支她去接电话。

    林璐伸手拿过手机,抬手就按了个外放,手机里面传来阿亮的声音:“森哥,林惜被陆言深带走了?”

    李森脸色一僵,这打脸来得有点快:“那你们上没上?”

    林璐更是手一抖,她委身于李森不就是为了报复林惜么,结果现在人被陆言深给带走了,她脸色也不好起来了。

    李森问了她要问的问题,林璐屏住呼吸,只想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可是事与愿违——

    “没来得及!”

    “我擦,你们这么多个人都干不过一个女人!要你们有个鬼用!”

    “还有森哥,陆言深说,这笔账,他会算的。”

    “算你妹算!你特么的就是个废物!”

    说着,李森直接就把手机从林璐的手上抢走摔在地上把电话中断了。

    林璐听到阿亮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想起那一天陆言深看自己的眼神,她浑身一颤,突然之间害怕起来……

    林惜的恐惧在静默的车厢中一点点地淡了下去,陆言深一路上都没有开口,车子开了将近三十分钟了,深夜的路上没什么车辆。

    她侧头看着他,开口的声音喑哑:“陆总,谢谢你。”

    就在半个多小时前,她真的以为自己完蛋了。

    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视线落在她脸上的眼泪,眉头难得一皱:“林惜,这笔账我会给你算的。”

    他说得很平,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林惜就相信他,相信他真的会帮自己去算这一笔账。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护着她了。

    想到这里,林惜的眼泪又忍不住流了下来。

    车子突然停下来,林惜以为到了,抬头却发现他们还在路上。

    她愣了一下,陆言深突然之间伸手掌着她的脸,大母猪落在她的眼底,一点点地拭去她的眼泪:“林惜,我的女人,不应该流眼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