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47 既然李总给你,你就收着

    林璐这几天一直都提心吊胆,但是陆言深好像一直都没什么动作,这两天她也渐渐地松懈下来了。

    刚才接到电话说李森找她,她原本还担心有什么事情,却没想到暗欲。

    李森就喜欢玩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她以为李森又要做些什么,也没有多想,却没有想到一推开门,会看到林惜和陆言深。

    她见过好几次陆言深,每一次见这个男人,她都会害怕。

    李森的脸色很难看,林璐知道,自己这一次要死定了。

    她看了一眼李森,这个时候也不管自己是不是会得罪李森了,转身拉开包厢的门就走。

    李森骂了一句粗口,跑过去直接将她拉住,一把就将人拉了回来:“你去哪里?”

    林璐脸色顿时就白了,看着李森还想狡辩:“我突然想起我刚才在计程车上掉了钱包。”

    “不用管了。”

    李森哪里不知道林璐是想跑,他今天哪里会让她跑掉。

    陆言深的态度很明显,那天晚上的事情是必须要有那么一个交代了,他总不能将自己交代出去了。

    本来这件事情就是林璐怂恿的,要不是林璐在他得便吹床头风,他哪里会干这么蠢的事情!

    他现在清醒过来了,哪里会为了林璐这么一个女人得罪陆言深。

    李森直接就将林璐往陆言深和林惜的跟前一拽:“陆总,那天晚上的事情都是这个女人弄出来的,我今天就把她交给你们了,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林璐听到李森的话,整个人直接都傻了,反应过来连忙抱着李森:“森哥,我知道错了,你救救我啊!”

    林璐也不是蠢的,知道这件事情不管怎么样,都是要自己先认下来了。

    她本来还想着李森能念那么一点儿情,却没想到今天李森就是让她过来顶罪的。

    李森看都不看她,直接看着陆言深:“陆总,林璐是我的人,虽然这件事情不是我的意思,但是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我管教无方,在这里,我先跟陆总和林小姐道歉。”

    李森说着,拿着一瓶红酒直接就喝了起来。

    林惜看着跪在地上抱着李森双腿求着的林璐,这时候也明白过来了。

    那天晚上的事情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她只是没想到林璐竟然还阴魂不散。

    上一次游泳池的事情,她已经给了林璐这么大的一个教训了,她竟然还不知悔改!

    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林惜整个人气得直接发颤。

    但是碍于李森,她还是忍住了。

    李森直接就将一瓶红酒喝完,然后看向林惜:“林小姐,虽然我知道事情已经给你造成惊吓,我现在说什么也没什么用。我在城西的鹿山别墅那里有一栋别墅,就当是我给你赔罪。”说着,李森顿了一下,抬腿直接将林璐踢开:“至于她,林小姐你想怎么样处理都行,不用给李某面子。”

    如果是从前,林惜直接就拒绝了李森的别墅了。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今天是陆言深给她出头的,她不管做什么决定,都关乎陆言深的面子。

    林惜没有应话,她只是侧头看向陆言深。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拍了一下她的手:“既然李总给你,你就收着,不然李总会觉得你不懂事,不给他面子。”

    这话听着是陆言深在教导林惜,事实上却是陆言深在警告李森,林璐是他的人,出了事,和他也有莫大的关系。

    李森自然也听出来了,但是他公司已经赔了好几千万了,又搭上自己名下价值两千多万的别墅,这一次的教训已经够惨了。

    听出来,他也只能假装听不出来:“陆总、林小姐,林璐我就给你带来了,你们想怎么处理你们就怎么处理,我保证不说一个字。”

    陆言深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林璐,“嗯,李总改天一起吃饭。”

    逐客令。

    李森恨不得马上离开,现在听到陆言深的话,终于松了口气:“好,改天我再请陆总吃饭赔罪,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李总走好。”

    林璐刚才被陆言深看了一眼,整个人吓得直接就僵住了,现在看到李森要走,她想都没想就扑上去抱着李森的腿:“森哥,你救救我啊,你不是——”

    李森一脚就把她踹开:“林璐,识趣点儿,陆总跟林小姐是个讲理的人。”

    陆言深确实是个讲理的人,可是他的理就只认他自己的啊!

    自然在,这些话林璐哪里敢说出来,她就是不愿意松手,死死地抱住李森:“森哥!我求求你!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

    “滚开,真以为自己在床上浪一下我李森就都听你的了?滚回去!”

    说着,李森一脚就对着她的肚子踢了下去。

    林璐吃痛不得不松手,李森这时候拉开门就走了出去。

    林璐起身冲上去,却发现门已经被锁上了。

    她贴着门,看着林惜和陆言深,这一次真的是怕了。

    她不应该侥幸的,上一次林惜给的教训已经够了,可是她为什么还要犯贱去揪着林惜呢?!

    陆言深拍了一下林惜的腰:“会教训人吗?”

    林惜忍了很久了,终于忍到李森走了,听到陆言深的话,她冷冷地够了一下唇:“会。”

    陆言深看着她的脸上的表情,突然之间就笑了一下,身体往后一靠,松开了手,“去吧。”

    林惜站了起来,看着林璐一步步地走过去。

    林璐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林惜,整个人几乎都要疯了:“林惜!你要干什么!我是你的妹妹!”

    林惜只觉得好笑,“妹妹?你确定你是我的妹妹?有哪个妹妹每一次都想把姐姐往死里面整的哈,林惜?”

    她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着。

    她不是圣母,对林璐,真的已经超过了底线的忍耐了。

    林惜以为自己上一次给林璐的教训她已经知道害怕了,可是有些人就是这样,死不悔改。

    说着,她停在了林璐不到十厘米的位置前,冷眼看着她。

    林璐被她看得发颤,林惜的眼神仿佛要将她杀了一样,她惊恐地往后缩:“林惜,杀人是犯法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