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49 有人帮你一点点讨回来

    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林惜微微拧着眉,终于忍不住轻轻地推了一下陆言深:“陆总,我,我不行了!”

    她是真的不行了,这样继而连三的,被人从高处抛下来,还没有喘几口气,那人又抱着她上了高处。

    听着她呢糯的声音,陆言深心情大好,低头在她的唇边若有若无地吻着:“不行了?嗯?”

    说着,他往前狠狠地一撞……

    林惜只觉得脑袋一片的空白,控制不住的声音从唇齿间漏出来:“嗯~啊~”

    听着她的声音,陆言深眼眸更是一暗,身下的动作只是越来越快……

    林惜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窗帘被拉上了,房间里面很暗,林惜坐起身,发现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

    昨天晚上陆言深就好像吃了药一样,掐着她一次又一次,她求了他好几次,他都没有放过她。

    林惜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十点多了,这个时候陆言深不可能会在公寓里面的。

    可是真的走了一圈发现没人的时候,她心里面还是空了一下。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陆言深突然打电话过来,让她换件衣服,晚上一起出去吃饭。

    林惜没有想那么多,从衣柜里面挑了一件连衣裙换上,六点十分的时候陆言深就让她下楼了。

    她衣柜里面的衣服都是陆言深让人按着她的码数去选当季新款补充进去的,林惜穿的大多数都是那么几条长裙。今天难得穿了一件短裙,微卷的长发披在身后,露出跟前一张白皙精致的脸蛋,陆言深看了她几秒,“很适合。”

    林惜低头看了自己一眼,抬头看着陆言深勾着唇笑:“陆总的眼光好。”

    谁都知道这裙子不是陆言深亲自选的,林惜也知道,但是这样的讨好,陆言深自然不会拒绝。

    车子缓缓地开了起来,林惜看了一会儿车窗外,转头想问陆言深今天怎么这么好的兴致,却发现陆言深闭着眼睛正在假寐。

    她抿了抿唇,继续扭头看着车窗外。

    车子开了三十多分钟,林惜发现并不是往闹市区的方向。

    她并不担心陆言深要将她卖了,就她这样的,卖出去都没有陆言深的车子值钱。

    她就是好奇,陆言深突然说在外面吃饭,还特意提醒她要化妆,这到底是一顿怎么样的饭。

    十分钟后,车子停了下来。

    陆言深睁开眼,侧头看了她一眼:“到了。”

    林惜这时候才发现车子进了别墅区,这显然是私人聚会。

    陆言深已经下了车了,正站在车门边上等她。

    她连忙收回视线,抬腿下了车。

    刚下车,大手就将她身侧的小手裹住。

    林惜怔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身侧的陆言深。

    他仿佛没有注意到她的视线一般,脸色凉薄地牵着她往里面走。

    门口有人迎了出来:“陆总,欢迎大驾光临啊!”

    “客气了,向总。”

    林惜看到向天鸿夫妇和向晴的时候,她才算是想明白陆言深今天是过来干什么的。

    她看着陆言深,只觉得心头发热。

    这种,被人欺负了,有人帮你一点点讨回来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这位就是林小姐吧,林小姐,久仰大名。”

    陆言深没有提过他们今天是过来哪里吃饭的,显然是别有用意。

    林惜不是蠢的,稍稍一想就明白了,陆言深明显是想要给向天鸿难堪。

    她想明白之后,假装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人。

    陆言深这时候才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这是向小姐的父亲,向总。”

    他这么介绍,让向天鸿夫妇和向晴三个人的脸色都僵了一下。

    林惜这时候才浅笑了一下:“向总你好,久仰大名。”

    向天鸿笑了一下,只是笑容比刚才有些勉强。

    短暂的介绍之后,一行人就入座了。

    向晴除了在开始的时候打过招呼,一直都没有开口,在吃饭前,一直都是向天鸿夫妇两个人在说话。

    陆言深面无表情地坐在那儿,手搭过林惜的腰,捏着她右手的手心,只是偶尔看一样向天鸿夫妇两人。

    林惜坐在那儿,全程都没怎么说话。

    向天鸿试探了好几次,陆言深撤资的事情,但是陆言深都没有回答。

    对方油盐不进,他也奈何不了。

    没有办法,向天鸿只好将目标移向林惜:“林小姐,听说你是钢琴老师。”

    林惜礼貌地笑了一下,“算不上老师,就是指导一下小孩子而已。”

    “比小晴厉害多了,哪里像小晴一天到晚总是闯祸。”

    向天鸿意有所指,显然是想从林惜这儿探口风。

    只是林惜也听出来了,她不知道陆言深的想法,但既然陆言深不松口,她也不会傻傻地被人探了个底。

    林惜抬头看了一眼向晴,向晴愣了一下,脸色白了一下。

    见向晴这样,林惜知道,陆言深一定是做了什么,不然向家人哪里会这么紧张。

    “向小姐比我好多了,听说在办向总打理公司。”

    林惜这么说并没有什么意思,她只是不想让向天鸿从自己的嘴里面打听到什么。

    但是向天鸿却不是这么想的,陆言深今天把林惜带过来,意思很明显了。向晴干的事,他今天是必须要追究了,而怎么追究,按着林惜的话,向晴是不能在万象做下去了。

    向晴和向天鸿想的一样,听到林惜的话,脸顿时就青了……

    陆言深一直都没怎么说话,林惜看着向家人的脸色,一时之间也没有反应过来。

    这时候正好保姆过来提醒可以开饭了,向天鸿也不好再说下去了。

    几个人上了餐桌,整个吃饭的过程安静得有点过分,总共就五个人,桌上却摆满了菜。

    陆言深吃饭的时候是不喜欢说话的,林惜是知道的,但是向晴不知道,她知道今天陆言深带林惜过来就是要算账的,所以她也不想躲过去,而且她也躲不过去。

    “陆总,事情是我做的,我一个人做事一人担……”

    向母朱娴脸色一慌,抬手拉了向晴一下:“小晴!”

    向天鸿也连忙打断了向晴的话,“向晴你闭嘴!”

    陆言深抬手抽了一张餐巾,林惜帮他满上茶,他喝了半杯茶,擦了一下嘴角,才冷眼看着向晴:“一个人做事一人担,向小姐你想怎么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