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53 陆总,准备好了吗?

    拍卖会很快就开始了,场内安静下来,只有主持人和拍卖加价的声音。

    第一件是清朝乾隆时期的青花花纹盆,起拍价是二十四万,十分钟之后以三十六万的价格成交。

    第二件是青花莲纹缠枝赏盆,起拍价七十六万,最后成交价是一百一十六万。

    ……

    连续拍卖了四件,林惜叫陆言深都没有要动的迹象,她实在不知道陆言深今天带她过来的目的是什么。

    “接下来的第五件,也是本晚最后的一件拍卖品——明金累丝嵌宝石春水白玉佩。”

    看到那玻璃箱里面的玉佩时,林惜的脸色僵了一下,这是她外婆传给她母亲的玉佩。

    她母亲意外之后,林景经常拿着这块玉佩睹物思人,后来出事了,为了她,林景不得不将玉佩卖出去,给林惜凑了三百多万,让她出国。

    可是谁能想到呢,她没出国,她进监狱了。

    被陆言深拉着的手不禁一紧,指甲直接就掐在了陆言深的手心上。

    林惜发现自己失态的时候,手上已经多了一个牌子,陆言深附身半抱着她,贴着她的耳侧:“拍下来。”

    她愣了一下,场内已经开始叫价了,起拍价是二百三十万。

    起拍价本来就高,有人一下子加了五十万,直接就到了二百八十万。

    林惜回头看着陆言深,微微皱着眉:“陆总?”

    “叫价。”

    他看了她一眼,靠在椅子上没有动。

    林惜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会儿,抬手将手上的牌子举了起来。

    “三百八十万!这位小姐出价三百八十万!”

    支持人的声音让林惜一怔,她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手上拿着的是加价一百万的牌子。

    她下意识地看向陆言深,陆言深脸上没什么变化。

    “三百八十万一次!三百八十万两次……成交!”

    短短的几分钟,那玉佩就被她拍下来了。

    林惜有些不可置信,但是很快也反应过来了。

    三百多万对坐在这里的人不算什么,但是她身边坐着的人陆言深,她刚才举起牌子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了,这玉佩是陆言深要拍下来的。

    在A市,敢和陆言深抢东西的人还没几个。

    玉佩会有人送过来,林惜跟着陆言深直接出了会场上车回公寓。

    一路上,她都抿着唇看着车窗外没有说话。

    “不开心?”

    陆言深突然拉起她的手,捏了一下她的手指头。

    林惜怔了一下,看着陆言深,神色复杂,眼眸微微一低,看着自己被捏着的手:“陆总,你今晚是专程带——过来拍这块玉佩的吗?”

    她想问他是不是专程带她过来拍这块玉佩的,可是话倒了嘴边,最后还是将自己省略了。

    “嗯。”

    他侧头看着她,随意地应了一声。

    林惜手微微动了动,看着他突然笑了:“没想到陆总也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我没有这样的闲情逸致,玉佩是拍给你的。”

    她三番两次试探,他一句话就说明白了。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林惜反倒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话了。陆言深从来都不掩饰自己对她的好,也从来都不掩饰对她的不好。

    这样的陆言深,林惜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姿态去面对。

    怔忪了半响,车窗外面的灯光突然闪了一下,林惜回过神来,她才转过头,对着陆言深亲了一下:“谢谢,陆总。”

    陆言深侧头看着她,细小废校:“就这么简单?”

    林惜挑了一下眉,靠在他的肩膀上伸手滑过胸膛,最后停在他的喉结上,用指甲轻轻地来回抚着:“没这么简单,陆总。”

    她勾着唇笑,微微挑起来的眼角就好像是盛放的牡丹一样,张扬又妖艳。

    黑眸微微一沉,陆言深拿开她的手,似乎在笑:“拭目以待。”

    林惜也笑,没有再动手挑动他:“好啊。”

    夜色浓郁,卧室里面只有一片夜灯照着,窗帘拉的紧密,外面的景观灯光被严丝密缝地挡住了。

    深灰色的大床上,林惜跪在地上,双手搭在男人紧实修长的双腿上,黑色的长发在她白皙如雪的后背披散开来,随着她的动作而微微倾动。

    陆言深向来都是不动声色的,可是看着跪在自己跟前低头努力的女人,他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也闪过几分复杂的愉悦。

    林惜说了,没这么简单,就真的不是那么简单。

    她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缓慢却又奔放,陆言深撑在身后的手臂已经青筋四起,快感汇聚在身下,黑眸幽幽地看着那一张一吐的红唇,最后的一丝理智崩溃,扣着林惜的肩膀就将人提了起来抱在自己的腿上。

    林惜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双腿如同藤蔓一样缠了在他的腰上,双手如同水蛇一样绕着他的脖子,借着力微微拉高自己吻他的嘴,一边吻着一边口齿不清地说着:“吻我,陆言深。”

    如丝一样的女声,陆言深脑子里面好像被人引爆了一个炸弹,“轰”的一下,所有的热烫都往某一处冲下去……

    他扣着她的腰,想要进去,林惜腰却灵活一动,低头看着他像个妖精一样笑:“陆总,说了让我来。”

    她说着,手摁在他的胸口将他往后一推。

    陆言深顺着她的力度往后一倒,压在了床上,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坐在自己身上的林惜,仿佛要将她吞了一样。

    林惜的视线碰到他的眼神,脸有些发烫,她第一次这样,难免会紧张。

    她偏开头,不让自己和他对视,弯腰将自己贴在他的身上一点点地往上移,唇贴着他的肌理若有若无地吻着,从脖子一直吻到他的耳后,最后她张嘴含住他的耳朵,如同吃果冻一样翻搅着……

    “陆总。”

    她又叫了他一下。

    仿佛点火一样,陆言深额头上的青筋已经绷到了极点,看着她低哼了一声。

    “准备好了吗?”她说着,在他幽幽的注视下猛然将自己压了过去:“要我。”

    “轰”的一下,陆言深完全被炸乱了,扣着她的腰做他最爱做的事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