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54 你喜欢怎么样都行

    林惜对这些事情全都是陆言深在引导的,她平日里面虽然配合,却很少主动。

    今天晚上的林惜让陆言深食髓知味,两个人最后都筋疲力尽,结束之后,林惜紧紧地抱着陆言深:“抱着我睡,陆总。”

    陆言深有些失笑,低头一看,发现林惜已经睡着了。

    林惜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陆言深已经不在床上了,窗外大片大片的阳光打进来,她坐了一会儿才起床洗漱。

    玉佩很快就送过来了,林惜拿着玉佩摸了很久,仿佛能够看到林景以前在书房里面摸玉佩的情景。

    她没有拒绝陆言深这偶尔的打赏,不管他是为了弥补之前利用她的事情好,还是怎么样都好,她现在不会再这么傻,回去拒绝他的给予了。

    陆言深根本就不缺这几百万,更别说他凭着她的事情,不是还敲诈了向天鸿一亿多吗?

    这两天陆言深没有过来公寓,林惜向来都不会过问陆言深这些事情的。

    一来她没有资格,二来没有男人会喜欢被女人追问行踪的,更何况是陆言深这样的男人。

    “林惜。”

    从琴行出来,林惜就被纪司嘉叫住了。

    自从上一次游泳池事件之后,她就没有再见过纪司嘉了,倒是没有想到,他会找过来。

    林惜看着眼前的纪司嘉,发现自己从来都没有看懂过眼前的这个男人。

    不过很可惜,她不再是以前那个林惜了。

    抬手拨了拨头发,她似笑非笑地看着纪司嘉:“纪总,你刚才是在叫我吗?”

    纪司嘉看着林惜,不过一年的时间,她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

    从林璐的事件之后,他就发现林惜和自己认知的林惜不一样,变得会捉人眼球了。

    而让她有这样变化的男人不是他,是陆言深。

    男人的对自己曾经所有物的占有欲总是有些变态的,纪司嘉不爱林惜,可是地她却有着一种很矛盾的感情。

    他以为林惜永远都是那个自己勾勾手指头就会过来的林惜,但是如今,她连看都不会看他一眼了。

    这个认知让他有些愤怒,更加愤怒的是,陆言深如今已经将万伦逼得无路可退了。

    想到这些,纪司嘉的脸色冷得如同冰霜一样:“林惜,你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听到纪司嘉的话,林惜突然之间笑了:“把戏?纪总真是好笑了,我想知道纪总你有什么值得我去费心思玩把戏的?”

    她又不是五年前的林惜,他说什么她就傻傻地去信,就连让她去监狱顶罪,她也愿意去。

    五年的牢狱教会了她什么是人心,她爱错人了,她不怪别人,只怪自己。

    纪司嘉错就错在,卑鄙地利用她将万伦抢了过去。

    虽然知道林惜说的是实话,可是纪司嘉还是忍不住怒火滔天,抬手一把捉着她:“林惜,你不要忘了,万伦是林景一手一脚建起来的,你要毁了它,就是毁了你爸的心血!”

    林惜就算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纪司嘉的话也猜到是什么事情了。

    她只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恶心,将万伦抢走了,还能够用这样理直气壮的姿态质问她为什么要毁了万伦。

    林惜突然想笑,事实上她也笑了,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她看着纪司嘉直接就大笑出声:“纪司嘉,我就算是毁了万伦,也不会让它在你的手上!”

    “林惜,你到底想做什么?”

    “别碰我!”

    她躲开他再次伸过来的手,脸上一片森然:“我嫌你脏,纪司嘉。”

    “你以为你自己——”

    “纪总。”

    陆言深的声音突然出现,纪司嘉脸色一僵。

    林惜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陆言深,不等他开口,自己已经抬腿走到他身边,抬手牵着他,有些惊喜:“你怎么过来了?”

    陆言深低头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继而看向纪司嘉:“纪总,陆某的人,不是你可以随便碰的。”

    他声音冷锐,纵然是纪司嘉也不禁一颤,看着转身上车的陆言深和林惜,想要说些什么,在最后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和陆言深斗,不过是以卵击石。

    “陆总。”

    上了车,林惜似笑非笑地看着陆言深。

    车子一点点地开了起来,陆言深靠在椅子上,松开了牵着她的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帮我揉揉。”

    林惜愣了一下,但还是坐过去伸手帮他一点点地按压起来。

    只是侧身坐着,很不方便。

    陆言深抬手直接就将她抱到了自己的腿上,林惜动作停了停,见他闭着眼睛没有什么意思,只好继续下去。

    回到公寓,林惜一边帮他拖着身上的领带一边问:“陆总,你对万伦做了什么?”

    他低头看着她,一只手捏着一根香烟把玩着:“不是说给你一个惊喜的吗?”

    林惜挑了一下眉:“陆总确定不是惊吓?今天纪总可是一副气势冲冲的样子,要是你来晚一步,我说不定就被他拖走了。”

    她故作可怜,陆言深也配合:“他敢吗?”

    漫不经心的三个字,却将这个男人的资本和张狂全部都体现出来。

    她将领带往一旁一挂,想去厨房倒杯水,却被男人伸手一拉。

    林惜被他拉到怀里面扣着,后背紧紧地贴着他的胸膛。

    陆言深低头下来吻她,“他还会来找你的,你想怎么样?”

    她被他吻得呼吸有些急促,反手抱着他开始回应:“陆总想我怎么样?”

    “你喜欢怎么样都行。”

    他张嘴将她的双唇含住,手从她的衣襟伸进去,一下子就握住了他想要的。

    林惜喘着气,抬手按着他的手:“我想试试猫捉老鼠。”

    猫捉到老鼠之前,总是喜欢把老鼠逗得快死。

    陆言深在她的脸上咬了一口,林惜吃痛:“陆总,你是狗吗?”

    他一把将她抱起来,走到沙发上压了下去,低头沉沉地看着他:“我是狗的话——”

    他不怒反笑,林惜知道他说不出什么好话,抬手抱着他的脖子抬头用唇堵住了他的双唇。

    “呵。”陆言深轻笑了一下,抬手将她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

    林惜也不甘示弱地将他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露出好看结实的肌理。

    他赞赏地看着她,拉开她的腿低身压了下去,贴着她的耳边一边往里面进一边说:“你就是狗日的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