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56 更坏的事情我都做过呢

    林惜不得不佩服丁源的办事能力,电话才挂了没几个小时,纪司嘉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林惜。”

    出狱了一年多,这还是林惜第一次听到纪司嘉这么心平气和地叫自己的名字呢。

    可惜了,他打过来是有事相求的。

    想到这里,她勾了个讽刺的笑:“纪总,难得啊。”

    “陆言深说你想跟万伦合作?”

    隔着电话,没什么意思。

    林惜看了一眼窗外:“纪总不是说了吗?好歹是我爸的公司啊,我总不能看着它垮了吧?”

    那端的纪司嘉不知道想什么,沉默了半响,才开口:“你想怎么样?”

    “没想怎么样,就是想看看纪总的诚意。”

    “林惜,你得知道,这个项目对万伦的重要性,现在不是你我讲究私人恩怨的时候!”

    纪司嘉显然是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他从前在林惜的跟前强势惯了。林惜从前就好像是个小绵羊似的,他让她往东她绝对不敢往西。

    他就是那一个拴着绳子的牧羊人,林惜整个人都被他拴在手里面了,生死也是。

    但如今,他们两的角色调转了,可显然,纪司嘉还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但林惜接受得很快,她也终于知道,把别人拴在手上牵着走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太爽了!

    “你说得对!不过这个项目我还不是很了解,电话里面说不明白,我们见一面吧。”

    似乎在思考她话里面的真实性,纪司嘉没有立刻回答她。

    林惜也不急,急得人不是她。

    果然,不到两秒钟,纪司嘉就开口了:“你约个地方吧,我们见一面。”

    “纪总,这个时候,我们两个人的私人恩怨就别掺和进来了。你们现在这个项目都已经停了,想必挺急的吧?明天我到你们公司一趟,想听听公司其他股东的想法。”

    “林惜!”

    “纪总,在商言商,陆总的钱也是钱,我不能让陆总的钱打水漂不是?”

    她的话让他无从反驳,纪司嘉几乎将手机捏碎,最后才咬着牙开口:“你明天早上过来还是下午?”

    “下午吧。”

    “我派人过来接你?”

    “不用了,纪总你安排好你们那边的事情就好了,不说了,我得做饭了,陆总要回来了。”

    她一点儿都不掩饰自己和陆言深的关系,说完直接就把手机给挂了。

    纪司嘉看着中断了的通话,脸色都青了,抬手就把手机给摔了,秘书看着他一句话都不敢说。

    办公室里面沉静了将近十分钟,纪司嘉才铁青着脸开口:“通知一下股东,明天达思有代表过来谈项目的事情,下午开个会。”

    秘书连连点头:“我知道了,纪总。”

    “出去吧。”

    秘书不敢再作停留,带上门就出去了。

    方婷婷刚上来,见秘书脸上的表情,不禁皱了一下眉:“发生了什么事?”

    秘书看了一眼方婷婷,把公司最近的事情说了一个遍。

    方婷婷脸色又青又白,早就忘了自己对林惜做过什么事情了,咬牙切齿地骂道:“这个林惜,还真的是不要脸。”

    说完,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进去看看司嘉。”

    秘书点了点头,没有应话。

    像方婷婷这样倒贴过来的女人,她只不过是碍于纪司嘉才维持表面的尊重。

    方婷婷推开门进去,整个办公室都是烟雾缭绕。

    自从林璐和纪司嘉闹掰之后,方婷婷总是时不时出现在纪司嘉的身边,借着她舅舅是公司的股东之一进了万伦,一有机会就往纪司嘉的跟前凑。

    纪司嘉不抗拒也不接受,缺女伴的时候就叫上她。这么几个月的时间,方婷婷自己在纪司嘉心里面多少有些地位了。

    见他抽烟,她上前就将人手上的烟拿了下来:“纪司嘉,别抽了。”

    她故意把声音给吊着,说起来细软无力的,明晃晃的勾引。

    纪司嘉抬头看了她一眼,“有什么事?”

    方婷婷知道男人在烦的时候最容易冲动,手勾上去若有若无地在他的身上游走:“没事就不能上来找你吗?”

    “哼。”

    纪司嘉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能,也没说不能。

    方婷婷动了动,干脆整个人坐在了他的腿上,蹭着他:“纪司嘉,我都追你几个月了,行不行,你倒是给个准话啊!”

    纪司嘉这时候才抬头看着她,身下的火被她一下子就蹭起来了,他拽着她乱动的手,突然邪邪一笑:“要准话?”

    “给吗?”

    他勾了一下唇,将方婷婷翻过来压在办工作上,直接伸手将她包臀裙拽了上去:“给。”

    他说着,拉开自己的拉链,直接就冲了进去。

    方婷婷好久没被弄过,纪司嘉的粗暴让她忍不住叫了起来:“嗯~”

    纪司嘉听着她的声音,动作又重又快,看着身下的女人,不知不觉,竟然想成了林惜的脸。

    想到刚才林惜在电话里面的嚣张,他疯了一样往前冲,方婷婷的叫声越发的大。

    门没关紧,门外的秘书听到,脸色僵了僵,越发的唾弃方婷婷了。

    “林惜,你不是很能耐吗?能耐还不是要被我弄!”

    纪司嘉完全失去理智了,方婷婷听到他的话,脸色一白,“纪司嘉!我是方婷婷!”

    男人哪里管她,快速地冲了一会儿,最后停了下来,缓着。

    “纪司嘉,你太过分了!”

    “啪!”

    方婷婷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她以为林璐走了,自己就能站在他跟前了,没想到他惦记的人是林惜!

    发泄过后纪司嘉渐渐清醒过来,看着方婷婷,抬手摸了一下自己被扇了一巴掌的脸:“不是要我给你答案吗?现在不是给你了吗?”

    那贱兮兮的样子,气得方婷婷抬手又想给他一巴掌。

    只是这一次被纪司嘉抬手挡了下来,“后悔了?行,那你滚吧。”

    那你滚吧!

    方婷婷浑身一颤,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你,你,你——”

    “你什么?觉得我坏?更坏的事情我都做过呢,方婷婷!”

    他对林惜做过的,比这个还要坏一千倍一万倍呢,那又怎么样,呵。

    “怎么样?”

    林惜刚洗完澡出来,陆言深就坐在床上对她招了招手。

    她乖巧地走过去,勾着他的脖子笑:“还没怎么样,不过很快就能怎么样了。”

    陆言深低头看她,“心情很好?”

    林惜抬手摸着他的眉眼:“好啊,怎么能不好。”

    他没有接话,就这么看着她。

    她了然,凑上去开始吻他,胸膛、脖子、最后落在那一双薄唇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