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57 她有什么资格生气呢

    “醒了?”

    林惜一睁开眼睛就看到陆言深坐在床边上,身上还穿着灰色的休闲装,阳光打在他的脸上,脸上的冷冽被削减了几分。

    林惜有些怔忪,她很少见他穿休闲服。跟陆言深这么久了,他好像永远都是西装革履的,黑色的西装衬得他整个人不近人情。

    如今穿着灰色的休闲装,松松散散的样子倒是让人觉得他好像是个在校的大学生。

    其实陆言深长得很不显年龄,只不过他平日里面总是穿着黑色的西装,沉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人看到他首先注意的并不是他的那张脸,而是他周身生人勿近的冷冽。

    “还没睡醒?”

    他长腿动了一下,看着她微微挑了一下眉。

    林惜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走神了,听到陆言深的话,她连忙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只是受宠若惊,陆总居然还在。”

    她很坦白,陆言深看着她,黑眸微微一动:“什么时候去万伦?”

    “下午三点。”

    “嗯。”

    他应了一声,没有再开口说些什么了。

    林惜洗漱完出来才发现已经快十点了,而陆言深身上还是穿着那一套休闲服,显然是还没有要去公司的意思。

    不过她向来都不会问他这些事情的,他不主动说,她就算是再怎么疑惑,她也不会去问。

    直到中午,林惜看到那尊大佛居然还在客厅里面坐着。

    他今天好像挺空闲的,除了半个小时前接了一通电话,他一直都是在看着电脑上的股票走向,偶尔抬头招手让她过去帮他读一些资料。

    已经十一点了,该到午饭时间了,见陆言深还在,林惜知道他中午是在公寓里面和自己一起吃了。

    林惜有些庆幸自己昨天下午出去买了不少新鲜的蔬菜和肉食回来,不然今天这顿午饭就有点难做了。

    平时林惜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都是做两道菜,如今陆言深在,她做了四菜一汤。

    她的手艺确实不怎么样,都是这段关注微信公众号每晚七点阅读,更多精彩免费小说时间没有上课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在公寓里面琢磨出来的。

    简单的家常菜她还能做出来,精致一点儿的林惜就无能为力了。

    陆言深嘴很刁,跟他吃了几次饭,林惜就发现了。

    她对肉一直都把握不好火候,今天的牛肉显然炒老了,颜色都已经不对了。

    陆言深看了一眼桌面上的四道菜,抬起头看着她的时候神色有些复杂:“你学做菜了?”

    林惜也有些讪讪:“平时练的。”

    他没说话,在她的对面就坐了下来。

    见她伸筷子到那青椒小炒牛肉,林惜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提醒了一句:“陆总,牛肉炒老了。”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手上的筷子没有停,夹了一块放进嘴里面,嚼了几下:“确实老了。”

    林惜脸有些烫,之后陆言深就再也没有碰过那一道菜了。

    四道菜,陆言深吃得比较多的也就只有那一道腊肠滑蛋了,其他的三道,他都是试了一下。

    虽然知道陆言深嘴挑,可是真的看到桌面上剩下一大半的菜,林惜的心情还是忍不住郁结。

    吃完饭之后陆言深就进去书房了,她收拾饭桌,看着还剩了一大半的三道菜,最后拿保鲜膜包了起来放到冰箱,打算自己晚上吃。

    陆言深晚上一向都是晚上吃过再回来的,他们一起四个多月了,用餐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

    两点多的时候林惜化好妆,准备出门,陆言深却突然之间从书房出来:“过去了?”

    她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嗯。”

    午饭的事情,她应得有些淡,脸色也有些随意。

    陆言深眉头不可见地皱了一下,黑眸直直地盯着她。

    林惜怔了怔,被他看得心惊,连忙挂了笑容:“陆总要送我过去?”

    他收回视线,只是整个人显然冷了许多:“嗯。”

    林惜抿了抿唇,看着陆言深不知道怎么接话。

    这段时间陆言深很少这样冷着脸,她都忘了,自己跟他是什么关系了。

    她有什么资格生气呢,不就是一个被他养着的女人么?

    “走吧。”

    他侧头看了她一眼,直接抬腿就往前走。

    林惜看着他一身休闲服,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整个过程,两个人都没有任何的交流。

    车子停在万伦前,林惜下意识地看向陆言深:“陆总。”

    一直假寐的陆言深睁开眼,侧头看着她:“林惜。”

    林惜被他看得心口一颤,脸色有些发白,捉着包包的手不断地收紧:“嗯。” “我能把你捧起来,也能摔下去。”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半分的感情。

    林惜整个人都是僵冷的,看着他抿着唇,半响才开口,想笑,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我知道的,陆总。”

    “下车吧。”

    她点了点头,拉着门把的手在发颤,推开车门,林惜下了车,回头看着陆言深:“我进去了,陆总。”

    陆言深坐在车里面,没有开她,“嗯。”

    林惜把门关上,车子缓缓地往前开。

    头顶上的太阳那么的猛,她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冷的。

    她确实应该知道自己什么身份的,男人在床上的一个笑脸就真的以为自己能够翻盘了吗?

    林惜勾着唇凉笑了一下,她从一开始,就注定翻不了盘了。

    陆言深看着后视镜里面的林惜,她站在那儿,许久都没有离开,车子一点点地开远,直到看不见,他才收回视线。

    想到她刚才脸色惨白地看着自己,他突然有些莫名的烦躁,抬手想要拉领带,抬起手才发现自己今天没有穿西装。

    “开回去。”

    冰冷的声音在车厢响起来,司机抖了抖,看了看路况,脸色有些僵冷。

    身后的陆言深又开口说了一次:“开回去。”

    司机只能硬着头皮应着:“好的,陆总。”

    刚才刚过了一个转弯的口,现在得往前开很远,但陆言深已经说了两次了,司机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只好踩了油门往前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