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60 陆总最近的心情,不太好

    林惜的话让万伦的股东脸色都青了,她毫不掩饰,但也得寸进尺。

    但是林惜有这个资本,因为现在坐在她身边的人是陆言深。

    陆言深缺什么?

    陆言深最不缺的就是钱,而他们万伦现在,手上的两个项目都停了下来,就因为资金方面的问题。

    再这么耗下去,损失不是万伦能够承受得起来的。

    纪司嘉知道,林惜是在逼他。

    这个项目好不容易才拿下来的,也做到一半了,现在却说让达思和万伦共同开发。

    林惜看着他们,勾着唇笑了一下:“我不急,纪总,还有——”她说着,顿了顿,将场内的人都看了一眼,才开口:“各位股东,你们可以商量一下。”

    她说完,回头看向陆言深笑:“陆总,你不是说待会儿还有事吗?”

    陆言深哪里有事,不过林惜的潜台词他自然是听出来。

    他倒也配合,看着她身体微微动了动:“嗯。”

    得到陆言深的回应,林惜看了一眼纪司嘉:“纪总,我的意思很明显了,其他话就不多说了,陆总待会儿还有事,我们就先走了。”

    她说完,伸手过去牵着陆言深。

    陆言深牵住她的手,抬腿看都没有看其他人就直接往外面走。

    走到一半,林惜突然停了下来,“哦,对了,纪总,贵公司的前台,实在是很容易得罪人。”

    这一次,她没有再回头,跟着陆言深直接就离开了万伦。

    今天陆言深闲得很,从万伦出来之后直接就和她一起回了公寓。

    下午四点多,还不到晚饭的时间。

    “我有事?”

    陆言深的话冷不丁响起来的时候,林惜正在喝着水,听到他的话,被呛了一下。

    他抽了一张纸巾拿着就帮她将从嘴角流到脖子上的水擦干净:“我有什么事,嗯?”

    陆言深将纸巾往垃圾桶一扔,看着她又问了一次。

    林惜被他看得脸颊发烫,她咳了几下,然后面不改色地看着他:“我记错了。”

    他轻笑了一下,“骗子。”

    她转开视线,将前几天买的资料翻开。

    “看什么?”

    陆言深从身后圈上来,视线落在“成人高考”几个字上,眼眸微微一沉:“想考大学?”

    林惜不轻不重地应了一下:“嗯。”

    前段时间找工作的经历让她明白,不管怎么样,学历是一个门槛。她作为一个本省就有“污点”的人,如果连学历都没有,确实是很难在社会立足。

    这段时间跟着陆言深的生活比她想象的要轻松一点,但是前几天陆言深的警告也让她明白。

    她于陆言深而言,不过是寂寞时候的一个排遣,等时候到了,他们之间就毫无联系了。

    今天的事情也足够证明了这一点,她不想再当一个被人圈养的废物了。

    陆言深看着她,若有所思没有开口。

    林惜见他不说话,以为他又生气了,合了资料回头看着他,试探地叫了一下:“陆总?”

    陆言深睨了她一眼,脸上表情寡淡。

    然后他松了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挺上进的。”

    说完,他抬腿走到阳台,低头点了一根烟。

    林惜挺上进的,也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给自己以后的道路铺垫。

    可是他怎么就,越想越不得劲儿呢?

    看着陆言深离开之后,林惜皱了一下眉。

    她完全拿不准自己是不是又把人给惹生气了,今天的陆言深挺奇怪的,好像脾性,突然孩子见到大了很多。阴晴不定得,比A市的天气还要乱。

    纪司嘉是第二天晚上给林惜打电话的,他们协商好了,原因答应她的要求。

    挂了电话,林惜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不知道怎么的,没有想象中开心。

    陆言深那一天抽完烟之后突然就走了,到今天都没有联系她。

    他其实经常都是消失好几天,然后又突然出现,林惜该是习惯了。

    但这段时间陆言深都是在公寓里面过的,他突然之间一声不响地就走了,她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是的,不习惯。

    林惜将自己这大晚上的矫情当做是不习惯,事实上,她也只能当做不习惯了。 陆言深再联系她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的事情了,林惜看到丁源的来电,不知道怎么就生出一种不想接的任性。

    但是很快,她就把自己的任性压下去,抬手接了电话。

    丁源说陆言深晚上有一个晚会,待会儿过来接她去打扮。

    每一次丁源联系她无非就是这么一件事情,林惜懒散地哼了一声,刚想把电话挂了,手机那端的丁源突然之间说了一句:“林小姐,陆总最近的心情,不太好。”

    心情不太好?

    林惜眉头一皱,知道丁源是好心提醒自己:“我知道了,丁秘书,谢谢你了。”

    “不用谢,那我两个小时候过来接您?”

    “嗯。”

    挂了电话,林惜也看不下书了。

    两个小时候,丁源按时出现,她下楼上车,被送去打扮。

    林惜这一次穿的裙子是鲜粉色的,很多人都压不住这个颜色的裙子,但是她不一样。

    她的长相偏甜美,皮肤白得跟牛奶一样,穿这样的裙子,只会让她仙气十足。

    “林小姐,您真是把这裙子穿出味道来了。”

    林惜来这店里好几次了,一来二去,工作人员都跟她搭上一两句话。

    不过大家都知道她是陆言深的女人,大多数都是夸奖的。

    但是林惜长得好看,夸奖虽然夸张,但也不算假。

    她听多了,多数不在意。

    这裙子有点复杂,好几层的设计,好看是好看,就是重身。

    她转了个圈,刚到一半,发现陆言深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来二楼了。

    林惜连忙停下来,但脚下的高跟鞋没站稳,她一晃,眼看着就往前摔了。

    陆言深伸手扶着她,没有摔下去。

    林惜站稳,他的手就收了回去:“好了就下来。”

    他一贯的黑西装,林惜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陆言深身上的冷冽又重了几分,就连她,都不敢轻易地靠过去了。

    林惜反应过来,连忙抬腿下了楼。

    陆言深已经坐到车子里面了,她抬腿进去坐好看向他打招呼:“陆总。”

    “嗯。”

    他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脸冷得渗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