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63 因为她不爱我吧

    他凉薄无情的话让她到了嘴边的所有的话都咽了回去,林惜皱着眉,也没有再挣扎了。

    陆言深连走几步路都不走,直接就将她压在门口的边上,用力就将她身上的裙子撕了下来。

    高级定制的裙子,一条好几万,就这么被陆言深撕烂了,林惜心疼了一下。

    下一秒,她不仅仅是心疼。

    陆言深让她忍着,她就一直忍着,也不知道是跟谁斗气,不管他怎么用力,她哼都不哼一下。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不会叫了吗?”

    林惜咬了咬牙,他突然伸手掐着她的双颊。

    她牙关一松,忍不住叫了出来:“嗯——”

    输了。

    之后的林惜也不再忍着了,捉起陆言深的手臂就咬了下去。

    这一场就好像是开战一样,激烈的惨不忍睹。

    结束之后两个人躺在床上,谁都没有说话。

    林惜闭着眼睛喘着气,半响,她受不了身上的汗腻,起身想去把自己清洗一下,手腕却被陆言深捉住,整个人被他一拉,直接就扑到他的胸口里面去了。

    他低头看着她,一双黑眸里面是黑压压的冷:“林惜,你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她怔了一下,看着他突然就笑了起来:“记得啊,不要爱上陆总你嘛。”

    她一边说一边笑,余韵之后的五官就好像是娇艳欲滴的玫瑰一样,欲语还羞的绽放,就连呼吸都是在勾人。

    陆言深眉头一皱,林惜抱着他的脖子吻了上去,吻了几下,林惜才松了松,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额头抵着他的额头看着他挑着眉问道:“来多一次吗,陆总?”

    任何一个男人听到这样的话,都没有办法无动于衷。

    陆言深脸色变了变,翻身就将她压了下去。

    林惜被他反压在床上,脸枕在枕头上面,闭着眼睛,将眼底的波涛汹涌全部忍了回去。

    她不知道陆言深想说什么,可是在那么一刻,她什么都不想听。

    主动的下场就是,林惜第二天几乎下不了床。

    醒来的时候陆言深已经不见了,她忍着难受,抱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半响,才去洗漱。

    陆言深那一天之后就没有再联系她了,连丁源都没有。

    林惜周末照常去上课,空闲的时候在家里面复习准备成人高考。

    陆言深没有找她,杨飘飘倒是找她了。

    杨飘飘倒是知道她,仿佛猜到她根本就不会理会她一样,直接先彩信发了几张照片过来给她。

    看到彩信的时候,林惜整个人都是僵冷的。

    她不知道杨飘飘为什么会有那些照片,但是她知道,如果她不去参加那所谓的同学聚会的话,那些照片马上就出现在网上。

    林惜拿着手机,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是冷的。

    丁源觉得这半个月以来的陆言深很奇怪,就好像现在,车子停在了公寓楼下,他却一直坐在车子里面也不说话。

    等了将近半个小时,丁源试探性地叫了一下陆言深:“陆总?”

    陆言深偏头看了他一眼,突然问到:“你觉得林惜怎么样?”

    丁源心下一滞,这个问题……

    “丁源?”

    他不给他思考的余地,丁源只好硬着头皮开口:“我觉得林小姐,和别的人不一样。”

    陆言深似乎对他的话挺感兴趣的:“怎么不一样?”

    丁源摇了摇头:“说不出来,感觉吧。”

    陆言深突然笑了一下:“因为她不爱我吧。”

    一针见血。

    丁源哪里敢接话,只是见陆言深越发沉的脸色,只好顶着被迁怒的危险开口:“陆总,林小姐她挺敏感的。”

    “嗯?”

    他没发表意见,显然是让丁源继续说下去。

    丁源其实对林惜也不熟,只是旁观者,总是能清晰一点:“林小姐有点像一只被人遗弃过的猫,因为在外面被人欺负过,所以总是留着爪子。”

    有些话不能说得太直白,丁源也不敢说得太直白。

    陆言深侧头看了丁源一眼,开了车门:“后天S市的项目安排刘经理过去。”

    说完,他推开车门直接就下了车。

    丁源愣了一下,回头看着陆言深已经进了楼里面了。

    “发什么呆?”

    听到陆言深声音,林惜整个人都颤了一下,手上的手机没拿稳,直接就摔在了地上。

    她抬头看着陆言深,眼底里面的惊恐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

    黑眸微微一沉,他抬腿走到她身边,手伸过去碰她的手,林惜下意识地缩了一下,意识到是陆言深之后,她才没有收回来。

    “你手这么冷?”

    陆言深拉住她的手,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

    林惜看着他,脑袋有些空,她的理智开始被情感压着了,压得完全控制不住自己。

    她抬手直接就抱住了陆言深:“我有点冷,陆总。”

    陆言深见过林惜许多面,她就好像是丁源说的一样,是一只留着自己爪子的猫,高傲又脆弱。

    只是她一直以来,都是高傲的。

    今天倒是难得,竟然抱着他,言语间也多了几分依赖。

    他低头看了一眼紧紧靠在自己胸口的女人,有点奇怪,感觉还挺好的。

    陆言深不开口,林惜也不说话,偌大的一个房子里面全都是静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惜才一点点地冷静下来,有些讪讪地从陆言深的怀里面松了出来:“陆总,你怎么回来了?”

    陆言深看着她,一双黑眸仿佛要看到人的心里面去一样:“发生了什么?”

    林惜抿了抿唇,刚想笑,他已经冷着脸呵住:“不许笑。”

    不是真心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他每一次看到林惜强颜欢笑都想撕了她的那一张脸。

    她没有笑,抿着唇,眼睛一眨,眼泪就掉下来了:“我想我爸了。”

    陆言深难得地怔了一下,看了她将近三秒,突然抬手摁到自己的怀里面:“林惜,我只给你十分钟。”

    他话音刚落,怀里面的人突然捉着他领口的衣服一颤一颤地哭了起来。

    林惜本来是想要蒙混过关的,可是如今,连日来的提心吊胆,还有刚才杨飘飘那些照片的刺激,还有曾经往事的压迫,她真的就忍不住哭了起来了。

    跟个孩子一样,没有嚎啕大哭,可是肩膀一抽一抽的,跟那个夜里面勾着他的腰问他要不要的妖精一点儿都不搭边。

    陆言深有些头疼,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林惜——”

    “陆总——”

    看到她抬起头猩红的双眼,陆言深脸一沉,话就停住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