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64 你让我说什么?

    林惜抬着头,一双杏眸沁满了泪水,直直地看着他,那盈盈水光中就这么映着陆言深那一张冷硬的脸。

    一时之间,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惜才动了动,抬手将脸上的眼泪擦干净,从陆言深的身上爬了下来坐到一旁:“抱歉,陆总。”

    他侧头看着她,一双黑眸若有所思:“发生了什么?”

    林惜以为自己蒙混过关了,却没有想到陆言深一眼就看出来了。

    她僵着脸,正想着要说些什么,掉在地上的手机突然抖了抖。

    林惜浑身一僵,下意识地将手机捡起来,另一只大手已经先她一步将手机拿了起来。

    她没有密码,也没有锁屏。

    杨飘飘再次发过来的短信就这么直接地呈现在陆言深的视线中,还有之前的照片。

    林惜坐在那儿,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人脱光了衣服放在街上任人观赏一样。

    陆言深看着手机上的照片,脸色已经沉得让人窒息。

    这个时候林惜反倒是觉得无所谓了,反正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最后的一点尊严都没有了。

    她抬头看着陆言深,眼睛里面还闪着泪花,可是她却在笑:“陆总可以把手机还给我了吗?”

    陆言深侧头看向她,视线落在她脸上的笑容,黑眸冷若冰霜,微薄的唇瓣抿成一条线,半响没有开口。

    就算是豁出去了,可是林惜这个时候还是被他看得头皮发麻。

    陆言深在她的跟前其实很绅士,外界传言他暴戾狠绝,可是这些他都没有用在她的身上。

    但如今,她被他这么看着,莫名的就生出了陆言深下一秒会将自己撕裂的恐惧。

    她颤着双手兜在他的面前:“陆总?”

    陆言深冷嗤了一下,抬手直接就将她压在沙发下面,手扯着她身上的衣服疯狂地肆虐着:“我刚才跟你说了什么?”

    林惜愣了一下,唇瓣被他咬了一下,这些日子的习惯让她忍不住娇噌:“疼。”

    “疼?”

    他又低头咬了一下,力度比刚才还大。

    她这时候才想起来,他刚才让她不要笑。

    可是她除了笑,实在是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这样难堪的事情。

    “撕拉——”

    身上的衬衫直接就被他扯开,纽扣掉在地上滚开来,林惜看了一眼,脸就被他板正,视线不得不落在他那一张线条紧绷的脸上。

    贴身的铅笔裤也被他用力扯了下来,浑身上下没有半分的遮挡,可是压着她的男人还是衣冠楚楚。

    林惜想反击,却被他单手横在胸口上压住了她所有的动作。

    她不知道陆言深为什么突然之间生气,她也没做错什么。

    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啊,那也不过是过往的事情,她说出来,也不过是让他觉得她更加的不堪而已。

    走神间,陆言深“卡塔”的一声就将自己身上的皮带扯了下来,他的动作熟练,又快又干练,抬手勾起她的一条腿,直接就进入正题。

    没有前奏,林惜难受得很,可是他也不松弛,紧随着一下一下的。

    林惜被他弄得真的疼,手拉着他的手臂几乎哭出来了:“陆总,疼……”

    她刚哭过,这个时候眼泪盈在眼眶里面要掉不掉的样子,看得陆言深黑眸一紧,双手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身上,动作却一点儿都没有慢下来:“怎么一回事?”

    他贴在她的耳边,周身都是热的,喷洒出来的气息也是热的,可是开口出来的话却冷得让人发颤。

    林惜熬过那一瞬的难受,开始有点失控,听到他的话,脑袋停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应该怎么说?

    说她在监狱里面被一群人扒光了各种羞辱吗?

    说她被那些女人强迫着对自己做那样不堪的事情还被拍了照片吗?

    她要怎么说,要怎么样,才能够将自己最后的一层自尊的薄衫保住?

    见她许久不开口,陆言深的动作越发的重,低头直接就咬住了她的大动脉:“林惜,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他问了她三次,他说过他从来都不给别人第二次机会的。

    可是她要怎么说?

    每一个人心里面都有最脆弱阴暗的地方,她也有,那是一段她连想都不敢想的日子,可是为什么他偏偏要逼着她说出来?

    她说不出来,却又害怕,身体里面的炽热更是让她没有办法思考对策。

    他又咬了她一下,这是最后的警告,林惜知道。

    她被他逼得急了,在这样火热的时候抬手直接抱着他就哭了出来:“你让我说什么?陆言深?照片你都看到了,你就不能自己想想吗?难道你非要我自己说出来你才满意吗?”

    陆言深难得愣了一下,低头看着自己怀里面的人,脸色冷得十分的难看,只是身下的动作终于慢了下来。

    一点点的……

    林惜开始有点飘飘然,抽泣声也慢慢地停了下来,她开始有些忍不住自己,抱着陆言深的手忍不住用力,直接掐着他紧实的手臂。

    陆言深突然就笑出了声,低头将她吻住,脸上的眼泪没入唇,咸的,还有点涩。

    还真的像只野猫一样。

    逼都逼不得。

    林惜的意识渐渐的溃散,被陆言深吻得思绪完全都是空白的。

    陆言深松了口,侧头贴着她修长白皙的颈项狠狠地吸了一下。她本来就是在强忍着,他的吻突然撤离,还来这么一下,忍不住直接张嘴就哼了出来:“嗯——”

    男人脸上连日来的阴冷终于散去,低头一边亲着她一边说着:“林惜,你这张嘴,还是比较适合叫——”

    他顿了一下,林惜思维跟不上,下一秒,随着他突然重重动作,她耳边只听到他低沉喑哑的炮轰:“床。”

    十分的配合,林惜直接哼叫:“嗯——”

    他抱紧她,时而嘈嘈如急雨,时而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曲停兵收。

    林惜靠在陆言深的肩膀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白皙如雪的身体在阳光下如同那缓缓盛开的牡丹一样夺目。

    这时候,桌面上的手机突然之间响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