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65 陆总,我是不是很脏?

    陆言深没有动,林惜也没有动,两个人就这么听着那电话铃声,谁都没有去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言深才伸手拿过早就已经暗屏了的手机,滑进去看着刚才的来电显示。

    他记忆力好,光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发林惜照片过来威胁她的号码。

    陆言深将手机放下,抱着不想动的林惜进了浴室。

    出来的时候林惜已经饿得不行了,她想起来去做饭,却被陆言深拉住了:“点外卖。”

    林惜确实没什么力气了,也没有反对,被他半抱着坐在沙发上,脸上被刚才的热水熏得红彤彤的,眼睛有些干,她有些口,还是忍不住动了一下:“我去装水喝。”

    陆言深松开了她,靠在沙发上拿着她的手机在手上转着。

    林惜出来之后很自觉地重新靠回他的怀里面,她刚才已经在厨房里面喝了一杯水,嗓子好了很多,抬头看了一眼陆言深:“陆总,要喝水吗?”

    他低头看着她,没说话。

    林惜试探性地把杯子放到他的嘴边,陆言深嘴唇动了动,显然是不拒绝的。

    像个大爷一样。

    林惜在心里面暗暗腹排了一句,将手上的杯子放到桌面上,然后半靠在陆言深的身上。

    他没说话,但是林惜知道,他在等她开口。

    其实她刚才的情绪确实有些激动了,从收到杨飘飘的短信开始,她整个人就好像就回到了那段恐怖的日子。

    她从前真的很爱纪司嘉,但是那一段日子,一天天的,将她对纪司嘉的所有爱都磨灭了。

    手机落到她的手背上,林惜怔了一下,陆言深又把手机捡了起来拿在手上漫不经心地转着。

    她侧头看着身侧的男人,抿了抿唇,终究还是开口了:“我刚进去的时候很害怕,不会反抗,她们见我好欺负,总是在交班的那十几分钟‘教训我’。里面的生活很枯燥,跟我关在一起的一共八个人,都是三十多岁的女人。我那时候对那些事情完全不懂,有一次看到她们互相在弄,觉得恶心,直接就吐了出来。后来她们就扒了我的衣服,逼着我弄我自己。”

    她不想去回忆,那是她一辈子都忘不掉的阴影:“我才二十岁,我对这方面的了解就只有大一那一年不小心和舍友一起看的一部片子。我什么都不知道,她们却天天弄我……”

    她曾经有一度想自杀,如果不是后来赵红帮了她,她或许就死在里面了。

    林惜闭着眼睛,现在恐怖的回忆里面,整个人都是发颤的。

    “同学聚会什么时候?”

    林惜愣了一下,眼泪悬在眼睛里面,半响才反应过来陆言深说了什么。

    只是她也不知道同学聚会什么时候,“我不太清楚,那天晚会我直接拒绝了。”

    “回她短信,说你去。”

    他把手机递给她,直接拿着自己的手机起身。

    林惜看着陆言深的身影,只觉得那才消下去没多久的阴戾又出来了。

    她看着手上的手机,那边已经传来陆言深打电话的声音。

    他一点都不避讳,从来都是这样,替她做过什么事情,他直接就放在她的跟前让她知道。

    就好像现在。

    “查一下林惜当年的几个狱友。”

    那些人都是早林惜好几年进去的,听赵红说,都不是些简单的人。

    打完电话,陆言深直接拿着烟就靠在阳台上抽。

    林惜发完短信之后在沙发上坐了很久,直到门铃响起,送外卖的人来了。

    她把外卖拿进屋里面,陆言深还站在阳台那儿。

    她说不清楚自己现在什么感觉,其实她很乱,她从来都不想将这些事情说出来。

    林惜一直以为,这些事情,只会被烂在肚子里面去的。

    但是如今杨飘飘参与进来了,她不傻,一猜就猜到当年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她站在陆言深身后,是来叫他吃饭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控制不住自己走过去,抬手从身后抱住了他:“陆总,我是不是很脏?”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是发颤的,扣在男人跟前的指尖冷得好像冰块一样。

    陆言深夹着烟的手微微顿了一下,好像被什么蛰了一下,这种感觉不太好受。

    他转过身,林惜松手想要退开,他一只手却压在了她的腰上,又把人拉了回来,低头看着她,黑眸深邃:“脏?”

    说着,陆言深弹了一下烟:“林惜,你永远都不会和这个词沾得上边的。”

    林惜愣了一下,抬头怔怔地看着那双黑眸。

    她没想到,陆言深竟然会这样回答。

    杨飘飘很快就回了林惜信息了,同学聚会就在下个星期二的晚上,希尔顿酒店二楼。

    林惜把她的回复告诉了陆言深,他只是应了一声,什么都没有说。

    达思。

    丁源拿着调查来的资料,神情有些复杂地站在陆言深的办公室门前。

    敲了门,陆言深一贯冷硬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进来。”

    门没有锁,但是谁都知道,陆言深的办公室,就算门开着,也得他开口了才能进去。

    丁源走进去,将资料放在陆言深的办公桌上:“陆总,这是林惜小姐在里面的一些资料。”

    陆言深向来没什么波动的眼眸沉了一下,挥了挥手,丁源自觉地走了出去。

    半个小时候,丁源接到陆言深让他进去的内线电话。

    “陆总?”

    陆言深抬头看着他,那眼眸里面的阴戾是他许多年不曾见过的。丁源颤了一下,站在一旁一句话都不敢再说。

    “把人给我一一找出来!”

    他的话没有起伏,却冷得让人发颤。

    “我明白了陆总。”

    “周二的饭局推了。”

    丁源怔了一下,周二的饭局是跟副市那边谈去年西郊开发的事情……

    但是他跟着陆言深这么久了,了解陆言深,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嗯。”

    见陆言深没什么好说,丁源才退了出去。

    带上门,丁源才皱了一下眉。

    陆言深虽然在A市地位超然,但是周二的饭局显然也不是说能这么任性推掉的,可是他说推就推,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要紧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