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66 陆言深啊,谁不知道啊

    林惜不太确定陆言深今天晚上是不是陪自己出席,她把从前的事情全盘托出,从来就没有想过让陆言深对她同情或者怜悯。

    她不需要这些。

    杨飘飘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让她去参加同学聚会,甚至不惜用上威胁,显然今天晚上的同学聚会,多半是龙潭虎穴。

    七点开始的同学聚会,林惜五点多就开始化妆了。

    她的衣柜是随时更新的,固定三个牌子的衣服,每一个月就会有人过来帮她把衣柜里面的衣服换上新品。

    陆言深出手大方,每个月的她的衣服都起码十几万,不过他有钱,十几万对陆言深来说,也不过是一套西装的钱。

    前两天衣柜刚被换了新衣服,裙子市面上还没有出售,她的衣柜里面就已经先有了。

    有钱就是有这个好处,像陆言深这样的顾客,大多数都是还没上市,就已经有人先把衣服送过来了。

    林惜挑了C牌的一条连衣裙,浅粉色的束身不规则半身裙,前短后长的设计,她一双腿拉得十分的长。

    刚推开门准备出去,陆言深就推门进来了。

    看到他的时候,他目光停了一下,视线从她的脸上往下,掠过腿,最后又定在她的脸上:“等我一下。”

    他说着,径自往里面走。

    林惜刚才被他看得脸有些发烫,她以前就喜欢打扮,不过后来就歇了心思了。今天去同学聚会,她不知道迎接自己的是什么风雨,但是输人不输阵,起码出场要惊艳。

    其实她也没有怎么打扮,只是天生底子好,皮肤又白,脸上只是化了淡妆,唇妆是浅粉色的唇蜜,在灯光下盈盈得像果冻一样。

    五官本来就精致,长发被她卷发棒卷了绑在身后,只在前面留了几缕,简单得清纯。

    陆言深出来的时候林惜才发现他换了一套西装,是藏蓝色的,如果不仔细看,其实和黑色没什么差别。

    他走过来直接牵过她:“走吧。”

    林惜看着他身上的西装,心情有些复杂。

    两个人这么一穿,但是有几分情侣装的感觉。

    她没敢说出来,抬腿跟着陆言深上了车。

    陆言深的车多,只是多数的车都是黑色的。

    今天来接他们的是一辆加长林肯,车子刚在希尔顿停下来,就引来不少人的瞩目。

    希尔顿是A市最高级的酒店了,门口停的车档次都不会低。能在A市开林肯的人也不少,但是在A是用这么一个车牌的就只有陆言深一个。

    陆言深的车牌号就只有一个数字的差别,其他的都是一模一样的,一看就能认出来了。

    林惜跟着陆言深下了车,被他牵着一路进了酒店。

    他们特意吃了晚饭再过来的,这会儿已经七点半了。

    “飘飘,你不是说今天林惜会来吗?”

    “是啊,好几年没见了吧,还挺想见见她的。”

    “林惜会不会不敢来啊,毕竟她当年那样……”

    “唉,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同学一场,飘飘,她要是真的太难了,我们能帮一点儿就帮吧!”

    女人扎堆都在讨论林惜,听说今天晚上的同学聚会林惜会来,当年妒忌林惜的人都提前了一个多小时去化妆,身上穿得光鲜亮丽的,就是想要给林惜难堪。

    她们一句一句的都在问林惜,但是杨飘飘知道,这些女人,不就是想看林惜笑话吗?

    林惜那天说了回来,只是现在都已经开场七点半了,别说女同学,一些男同学也坐不住了。

    班上暗恋林惜的人不少,虽然大多数都是年少时的仰慕,算不上喜欢,但是女神要来了,多少有些激动,更别说听说林惜现在落魄了,稍稍有点出息的,心里面总是有点龌蹉的想法。

    杨飘飘笑得有些难堪,她打了包票林惜会来的,但是这都二十多分了,人还没有到。

    她正想打电话给林惜,包厢的大门突然被打开。

    希尔顿很多会议厅,他们同学聚会就是在会议厅举办的。

    门打开,服务员领着一男一女进来,原本喧闹的会场突然就安静下来了。

    林惜啊,谁不认得啊。

    陆言深啊,谁不知道啊。

    林惜和陆言深一起进来啊,这一场同学聚会几乎可以上新文了。

    林惜其实不认得人,她不住校,和班上的人也不熟,没上两年学就退学了,如今参加所谓的同学聚会,进来却一个人都认不得。

    她脸上带着笑,妆容明明很淡,可是那灯光打在她的身上,却让人觉得仿佛从天上下来的仙子一样。

    漂亮得脱俗,还带着几分高冷。

    “你不是说林惜现在过得不太好吗?”

    有人撞了杨飘飘一下,杨飘飘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抬腿迎了上去:“林惜,你来了啊!”说着,又看向林惜身旁气场庞大的男人:“陆总,没想到你也来了。”

    林惜看着杨飘飘,似笑非笑:“不是杨小姐你要我来的吗?说同学们都挺关心我过得怎么样,我现在来了,挺想知道哪几个同学这么关心我。”

    她声音不大不小,在场的人却听得一清二楚。

    不少想看林惜笑话的女人看到陆言深之后就知道,今天晚上,自己才是笑话。

    而那些心思各异的男同学,这会儿哪里还顾得上林惜,陆言深才是重点啊。

    出来社会了之后,哪里还像学校那么单纯,自然是利益重要。

    谁都想跟陆言深合作,真正敢上前开口的却没有几个。

    有大胆的叫了一下“陆总”,陆言深却看都不看一眼。

    一时之间,会场的气氛僵冷得很。

    杨飘飘手心在冒汗,她没有想到陆言深会过来,她今天晚上准备的一切……

    想到这里,她的脸色顿时就白了,看了一眼林惜:“我有点不舒服,去个洗手间。”

    说完,她也不管林惜什么回复,抬腿就走了。

    高跟鞋走得歪歪斜斜的,林惜看了她的背影一眼,脸上的表情冷了一下,看着前面聚在一起的几个女人:“我都不怎么记得人,刚才我好像听到你们在好奇我现在过得怎么样?”

    她吊着眼角笑,似是风情,却是冷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