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67 我会一点点帮你讨回来

    被她看着的那几个女人笑得有些僵冷,都不敢应话。

    有一个穿着黑色裙子的女人上前应道:“当年你,你出了那样的事情,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听说你出来了,现在大家都有些能力了,起码也能够帮一下你。”

    女人一字一句,说得挺有道理的。

    林惜勾着唇冷笑了一下:“是吗?”

    印象中的林惜好像一直都挺柔弱的,可是她这个笑容,却让开口说话的女人莫名的觉得心口一颤。

    “林惜,陆总,你们要不要吃点东西?”

    再次回来的杨飘飘态度变了不少,看着林惜一直都是笑得。

    她的这个变化让其他人也明白,就算是林惜落魄了,也过得比她们好。

    甚至比当年还要好。

    一时之间,没有人敢再对林惜评论什么了。

    “杨小姐。”

    一直没有开口的陆言深突然之间看向杨飘飘,林惜眉头动了动,但也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陆言深想要做什么,但是他既然开口了,那么他一定有他自己的打算。

    杨飘飘听到陆言深的话,下意识地抬头看过去,视线落在男人的眉眼上,手微微一抖,手上拿着红酒杯洒出的红酒落在她的手背上。她也顾不上了,看着陆言深勉强地笑了一下:“陆总。”

    “听说你有事想跟林惜说?”

    杨飘飘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可是陆言深能够说出这样的话,而且那语气里面明显的威胁……

    她想到什么,整张脸直接就白了下来,看着陆言深整个人都是发抖的。

    陆言深哪里给她机会,低头看了一眼林惜,目光说不上多温和,只是比起抬头看她的冷冽,显然是天差地别的。

    “既然这样,杨小姐今晚就过来说清楚吧。”

    他说着,牵着林惜就往外走。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陆言深突然之间的发难到底是为了什么。

    杨飘飘说今天晚上有惊喜,和林惜有关的,但是事实上,没有人知道那惊喜到底是什么。

    陆言深一步步地往前走,却没有一个人敢开口问些什么。

    杨飘飘站在那儿,捏着酒杯的手不断地颤抖:“陆,陆总,我要说的,已,已经说完了。”

    她站在那儿,看着那一粉一蓝的身影,双腿一软,伸手扶了扶身边的一个女人,才没有让自己摔在地上。

    陆言深没有手任何的话,他牵着林惜推开门就走去,抬腿走进电梯,按了楼层,也没有说话。

    林惜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陆言深,心底里面有很多的疑惑,可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倒是陆言深,牵着她的手突然之间紧了一下,低头直直地看着她:“林惜。”

    他很喜欢这样叫她,先叫一下她的名字,停一下,等她抬头看向他,他才会继续开口。

    现在就是这样,陆言深有话要说,只是没有立刻接着就开口,而是等着林惜抬头看向自己,他才动了动那双薄唇:“他们欠你的,我会一点点帮你讨回来。”

    他说得很慢,嗓音低沉厚重,一声声的,好像躁动的鼓点一样,直接就捶在了她的心上。

    林惜怔怔地看着她,嘴唇顿了顿,喉咙紧涩,她咽了一口水,才开口:“陆言深。”

    只是简单的三个字,却包含了所有的一切。

    她一直在叫他陆总,仿佛是在提醒自己和陆言深之间的关系。

    陆言深从来都没有禁止她叫他名字,可是她就是不叫。

    如今她开口,叫着他的名字,那么轻,可落到陆言深的心上,却那么重。

    陆言深眉眼动了动,低头看着自己牵着她的手,突然勾了一下唇。

    电梯门应声而开,他们牵着手走出去,长长的走廊,就只有林惜高跟鞋敲击地板和陆言深的脚步声。

    谁也没有开口,却又比谁都开口还要让人觉得融洽。

    “飘飘,你有什么事要和林惜说啊?刚才陆言深明显是生气了!”

    身边有人摇了一下杨飘飘,本来就已经僵冷的杨飘飘听了身边的人的话,脸色大变,侧头看着身边的人,哪里还有刚才的得意:“子晴,陆言深他,他真的是生气了吗?”

    张子晴听到杨飘飘的话,抿着唇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毕竟我又不熟悉他。可是他刚才说让你过去说的时候,整个人冷得就好像是南极的冰块一样。”

    杨飘飘整个人都软了一下,反应过来根本顾不上那么多了,拿起包包就说:“我身体不舒服,我先回去了,你帮我跟她们说一身。”

    说着,杨飘飘拿着包包就走了。

    只是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有人在叫她:“杨小姐,陆总请你上去一趟。”

    是丁源,陆言深的秘书,杨飘飘认得。

    陆言深冷不可近,他身边的人也是让人一眼就心生恐惧。

    杨飘飘看着眼前的丁源,几乎都快哭出来了:“丁秘书,我,我身体不舒服,我能不能——”

    丁源仿佛根本听不到她的话,拦住了离开的路,面无表情地重复了一次:“杨小姐,陆总请你上去一趟。”

    “我——”

    “杨小姐,陆总的耐心不太好,令尊的公司最近好像不太好,如果你执意如此的话,我想令尊的公司,恐怕……”

    丁源没有这么多时间跟杨飘飘好,谁都知道陆言深从看了资料之后心情就阴晴不定,也之后在林惜身边的时候才稍微正常一点。

    陆言深心情不好的时候耐心很不好,杨飘飘受罪没什么,他不想自己跟着遭殃。

    丁源的话没有说完,留了一半。可是杨飘飘哪里不知道他没有说完的话后面到底是保留了什么,陆言深啊,掐死她就好像掐死一直蚂蚁一样容易。

    杨飘飘只后悔自己招惹上林惜了,她不应该不自量力不听方子皓的话的。

    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她只希望自己认错能够躲过一劫。

    “陆总在哪里?”

    做了决定之后,杨飘飘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丁源做了请的姿势,带着她进了电梯。

    林惜被陆言深带进一间套房,进去之后陆言深直接就松了手,取了桌面上准备好的红酒,难得有兴致地开了,倒了一杯,递给她:“尝尝。”

    她自然不会拒绝,伸手接过:“谢谢陆总。”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抬腿走到她身边的沙发上坐了下去,靠在沙发后抿了一口红酒:“想这么还回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