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68 我都会一一替她讨回来的

    说真的,林惜虽然这一年的变化很大,心也硬了很多,别人咬她一口,她也会咬回去。

    但是她到底还是个没什么社会经历的女人,这些时间的变化已经是她的极限了,让她怎么去报复杨飘飘,她真的没什么想法。

    她跟在陆言深身边,这段时间想事情也深了很多。从收到杨飘飘传来的照片时,她就知道她在监狱里面遭受的一切,多半是和杨飘飘有关系的。

    纪司嘉当年根本就不管她,杨飘飘家庭不错,给点钱,花点关系,狱警根本就不会管那些事情。

    再说了,她本来就是个犯人,只要不被弄死,根本没有人会管。

    想到那段时间的暗无天日,林惜整个人都发颤起来。

    不能想,一想就绝望。

    一字肩的裙子,裸露的肩头被大手扣着,手心的炽热落在她的肩头。

    林惜愣了一下,陆言深已经低头在她的唇上吻了下去。

    他嘴里面含了一口红酒,撬开她的唇将那酒送到她的嘴里面。

    林惜和他亲热这么多次,自然有默契,虽然有些疑惑,却还是张嘴将他渡过来的那一口酒。

    陆言深在她下唇瓣微微咬了一下,才松口,“真乖。”

    她吞了那口酒,想到刚才的吻,脸有些烫,“陆总,你是想把我灌醉吗?”

    他没有接话,落在她肩头上的手轻轻地按压着,黑眸一沉,仰头直接将就酒杯上的红酒一饮而尽:“我会让她双倍还回来的。”

    尽管知道陆言深是在说杨飘飘,可是林惜还是忍不住颤了一下。

    她侧头看着他,男人脸色低沉,看不出来喜怒,但是林惜知道,他的心情并不好。

    这时候,门推开,丁源领着杨飘飘走进来:“陆总,杨小姐来了。”

    陆言深点了点头,抬头看向跟在丁源身后的杨飘飘:“杨小姐。”

    杨飘飘听到陆言深在叫自己,整个人被吓得抖了一下:“陆,陆总。”

    “你今晚准备了什么?”

    他单刀直入,杨飘飘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下来了,看着陆言深满眼都是惊恐:“我,我没有。”

    “没有?”陆言深轻哼了一下,看了一眼丁源。

    丁源知道,抬手招了招,顿时就走了进来了两个男人,房间的门也被锁上了。

    杨飘飘听到动静,下意识地看向陆言深:“陆总,我真的,真的没有准备做什么。”

    陆言深没有说话,进来的两个黑衣人直接就将杨飘飘按住。

    杨飘飘被摁着跪在地上,她看着陆言深不断地求情:“陆总,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放过我吧!”

    她不断地磕着头,可是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却没有半分的波动。

    杨飘飘将头都磕破了,却还没有听到陆言深说一句话。

    她看到陆言深身边的林惜,挣着要爬过去,那两个摁着她的男人也没有压着她,她爬过去抱着林惜的小腿就开始磕头:“林惜,你救救我吧!你救救我吧!我什么都没有做啊!我只是让你来同学聚会而已,我没做什么啊!”

    杨飘飘哭得稀里哗啦的,林惜低头看着她,想起那几天的绝望,抬腿直接一脚就踹在她的身上,看着杨飘飘整个人都在发颤的:“杨飘飘,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

    她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目光生冷。

    杨飘飘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什么,可是她知道,这个时候,她只能咬死不认:“我知道,我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只是让你来同学聚会而已!你知道班上的不少女生都妒忌你,我就是想让她们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而已,我没有想做什么,我就算是想做什么,也不过是想看你出糗而已,我只是——”

    杨飘飘不傻,之前做的事情比起今天晚上的事情而言,承认她逼着林惜来聚会的目的显然下场会好很多。

    然而陆言深的耐心已经被耗光了,抬头看了一眼丁源,丁源看着那两个男人,那两个男人领会,抬手将杨飘飘往后一拽,从怀里面掏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药丸往她的嘴里面塞。

    杨飘飘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吃,她用舌头把那药丸吐出来,但是一只手直接摁住她的舌头,倒着她的头,将药丸往里面一扔然后松口。

    她呛了一下,那药丸直接就从她的喉咙进去肠胃了。

    杨飘飘大慌;“我吃的是什么?陆总,你给我吃了什么?”

    她几乎要疯了,她逃不出去,就算逃出去了,陆言深也不会放过她的。

    陆言深冷眼看着她:“杨小姐,还记得你怎么吩咐林惜的狱友的吗?”

    杨飘飘浑身一僵,然而陆言深的话让她更加的绝望:“你放心,你对林惜做过的,我都会一一替她讨回来的。”

    林惜心中一颤,侧头看着身旁的男人。

    他眉眼不动,脸色凉薄,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像是烧开的水一样,直接就将她的心烫开了。

    从前林景也宠她,可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林景就算在A市算是小有地位,也没有办法阻止有些人的流言蜚语。

    她从来都不说,也不敢说,林景太忙了,忙着要给她一个很好的未来。

    可是她活在一个小公主的光环里面,暗地里却也默默忍受了不少不为人知的辛酸。

    那些事情林景从来都不知道,也不会有知道的机会了。

    可是陆言深呢?

    他好像总是能够轻易地察觉到她的半分情绪波动,就算是一句话的侮辱,他也会千方百计地帮她讨回来。

    男人这样的宠溺,任何的一个女人都没有办法清醒。

    这一刻,她甚至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爱自己。

    “不——陆总,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陆言深眉头动了一下,看着跪在地上的杨飘飘,再次给她一个灭顶的绝望:“将她扔到西街去,守着,然后弄到玉春楼去。”

    他的话音刚落,杨飘飘身侧的两个男人拖着她就往外走。

    杨飘飘不断地挣扎着,可是她哪里比得上男人的力气,更何况是两个人。

    “不——我不要,不要!林惜,救救我,林惜,林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