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69 不能问吗,陆总?

    丁源跟在最后走出去了,杨飘飘的叫声就好像冤魂一样,在走廊里面一直回荡着。

    门落下,隔绝了一切。

    “好看吗?”

    一直看着陆言深的林惜听到他的话,微微怔了一下,脸上有些烫,却没有收回视线,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陆言深笑了起来:“好看啊,陆总。”

    林惜的五官就算是单独拿出来都是很标致的五官,凑在一起的时候无论是哪一面看过去都是美的。

    她不笑的时候是高冷孤傲的,笑起来的事情却像一个妖精。

    陆言深早就领教过了,她真心笑起来的时候,是会勾人的。

    就好像现在这样。

    她眉眼都是弯着的,那一双杏眸里面好像装了一汪星辰一样,这浩瀚的宇宙中,再也没什么比这更加的好看了。

    就连陆言深,都难得的有几分怔忪。

    回过神来的时候,林惜已经抬手勾着他的脖子吻了上来。

    林惜吻得有些狠,她也说不清楚为什么。

    如果说从前拼命压抑的蠢蠢欲动不过是表面的难耐,如今那从心里面破出来的情绪让她没有办法抗拒。

    就好像是雨后疯狂滋长的藤蔓一样,将她整个人缠住,她没有办法回绝,只能接受。

    对,接受。

    她所有的技巧都是来自身上的这个男人,亲吻、爱抚……所有的一切。

    而现在,她现在用他教自己的一切正在取悦他,也算是投桃报李了。

    陆言深一直没有动,黑眸紧紧地落在那张巴掌大的脸上。

    他觉得有些奇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身上的这个女人,轻易地牵动着自己的情绪。

    这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陆总——”

    见他不为所动,林惜有几分恼怒,吻从他的唇移到那喉结上,轻轻地咬了一下,发凉的指尖顺着那衣襟一点点地抚了进去……

    陆言深心头一颤,捉着她的手腕,反身就将她压在了沙发上。

    她抬腿就缠在了他的腰上,笑得有些狡黠。

    陆言深也笑了:“林惜,我都舍不得让别的男人见识你了。”

    林惜勾唇一笑:“那陆总你把我捉紧了,记得别放手。”

    她一语双关。

    他眼底的笑意更深,拉起她的右腿直接就沉了下去:“你也捉紧了。”

    “嗯——”

    她哼了一声,捉着陆言深的手真的更紧了一些。

    陆言深在这个方面向来都强硬,林惜除了在开始的时候有主导地位,后面都是被他带着走的。

    房间里面谁也没有说话,那沉重的呼吸声相互交错,却让整个房间的气氛都热辣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后,林惜已经精疲力尽了。

    幸好陆言深没有继续下去的打算,他单手在她的背上若有若无地抚着,另一只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就着林惜在耳边的呼吸声一口口地把红酒喝了下去。

    林惜感觉到体内的某物的变化,脸色僵了一下,陆言深抬手拍了她一下,声音有些沉:“别乱动。”

    她不敢乱动,他将红酒一口喝尽,突然就这样将她抱了起来,抬腿一步步地往浴室走。

    随着他不紧不慢的步伐,林惜觉得自己又烧了起来,咬着牙叫了他一下:“陆总。”

    然而陆言深早有打算:“再来一次。”

    “……”

    他的一次对林惜而言,根本不止一次。

    被陆言深从浴室抱出来的林惜连手指头都不愿意动一下,只是陆言深今天晚上的心情似乎很好,帮她洗漱完之后不但将她身体一寸寸地擦干净,还细心地帮她穿上了浴袍。

    抱到床上之后他没让她躺下,而是抱着人靠在自己的胸膛上,微微闭着眼靠在床头上。

    林惜没什么力气,却也睡不着。

    她被陆言深抱着,侧脸贴着他的胸膛,能清晰地听到他胸腔里面一下一下,平稳有序的心跳声。

    慢慢的,慢慢的,跟她的心跳交杂在一起。

    林惜只觉得眼眶一热,忍不住抬手抱住了他:“陆总。”

    他哼了一声:“嗯。”

    “西街是什么地方?”

    陆言深说出那样的话,自然不会那么容易就便宜了杨飘飘了。

    只是她对西街这个地方不怎么了解,虽然能猜到不是什么好地方,但也仅仅知道不是什么好地方。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知道A市是有丐帮的吗?”

    林惜愣了一下,但想到之前看的新闻,也不觉得诧异:“嗯。”

    “丐帮管着A市百分之八十的乞丐,而还有百分之二十的,基本上都流窜到西街去了,那也是唯一一个丐帮的人不会去管的地方。”

    她不笨,陆言深的话她自然明白那背后的意思。

    虽然说丐帮的存在是社会的阴暗,但是西街那样的地方,没有丐帮的人守着,大晚上的,杨飘飘吞了药,一个女的,被扔到那样的地方里面去,下场可想而知。

    不得不说,如果真的要比狠的话,她连陆言深的十分之一都够不上。

    抿了一下唇,她想起刚才陆言深提到的另外一个地方:“那玉春楼呢?”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你今天晚上的问题有点多。”

    林惜心上一紧,原本以为自己不小心问多话了,陆言深不开心,却没想到看到那黑眸里面星星点点地笑意。

    他在笑,尽管不是很明显,但是林惜也看出来了。

    她也跟着笑了起来了,抬头看着她,一双眼睛就好像月牙一样:“不能问吗,陆总?”

    她叫他陆总,跟别人叫的却一点儿都不一样。

    陆言深这一次直接笑出了声:“可以。”

    他说着,从一侧拿了一根烟。

    林惜其实不喜欢闻烟味,但是从前陆言深抽烟的时候她根本就不敢说什么。

    但是今天晚上的陆言深似乎特别的纵容她,她试探地伸手把烟拿在手上,抬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陆总,抽烟有害健康。”

    陆言深眼底的笑意浅了下来,她手微微一僵,手上的香烟被他从手上抽走。然后耳侧被那微热的脸紧紧地贴着:“想让我戒烟?”

    她怔了一下,下意识地开口:“嗯。”

    “戒烟也可以,以后我想抽烟了,就上你一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