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70 你倒是自信

    杨飘飘被拖出房间之后就被堵上了嘴,她一句话都发布出来,看着那房间的门离着自己越来越远,不管她怎么挣扎,身上拽着她的两个男人就好像铁架子一样,固定住了,怎么都挣不开。

    她知道西街这个地方,前两年有个朋友半夜喝醉了,不知道怎么开车过去了,一堆的乞丐围上来,报了警才从那里出来的。

    现在陆言深要将她扔到那儿去,她一想到哪里的乞丐就怕了。

    她今天特意盛装打扮,裙子凹凸有致,陆言深要真的是让人把她扔到那乞丐对里面去,稍微正常一点儿的人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果说她一开始还不知道陆言深的想法,那么现在她明白了。身上的感觉让她清晰地知道刚才自己吃下去的是什么东西,在车上,她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体内的燥热越发的明显,杨飘飘的意识也越发的不清晰。

    车子开了不知道多久,被人从车上拉下来的时候,她满脑子只有那些活色生香的想法。

    晚上十点不到,西街这边却已经没有什么人来往了。

    就这片区,入了夜根本就没有人敢过来这边。

    这片没有人管的乞丐区,进来不脱一身皮的没多少个。

    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开车误入了西街那么一条路,半夜被一堆的乞丐围着要钱。

    这边路灯都是昏暗的,但是能听到不远处的一些怒骂和大笑声,路边隔那么一两米就有乞丐躺着,有些还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打牌吆喝。

    杨飘飘自己都快把自己身上的裙子扒下来了,两个男人直接就将她从车上拖了下来,一直拖着往里面走。

    西街的乞丐虽然是乱了一点儿,但也不是没有眼力劲的。

    光他们开过来的车他们就看得出来人他们惹不得,而且那两个男人一看就是练家子的,所以一路上就算是杨飘飘那白艳艳的大腿勾得一堆人在吞口水,也没有人敢上前。

    这也是为什么西街的乞丐能够这么光明正大地存在的原因,他们虽然嚣张乱了点,但没有触及到某些人的利益,自然不会有人管他们一堆乞丐。

    杨飘飘被扯着走,意识已经完全乱了。

    男人的气息让她下意识地抱着人的手臂亲了起来,左边的男人嫌弃地踹了她一脚:“留着待会儿吧!”

    她被踹了一脚,这个时候有几分清醒,看着昏暗的街道,意识到自己到了那里。

    “不——救,嗯——”

    体内的药让她一时清醒一时失控,两个男人已经将她拉到远处,双手一放,她直接无力地摔在了地上。

    其中一个男人跑过去跟一堆的乞丐不知道说了什么,突然之间乞丐中爆发了大笑的声音。

    另外一个男人已经把监控器安装好了,两个人对视一眼,直接就转身回到车里面去了。

    很快,空荡的街道就传来很不和谐的声音。

    车上的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上的男人嗤笑了一下:“这杨小姐倒是挺会叫的。”

    驾驶座上的男人闭目养神没有接话。

    从轿车的挡风玻璃看过去,能够看到不远处糜乱不已的情景。

    “没声音了,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远处的声音停了下来,这时候驾驶座上的男人才睁开眼睛,眉头皱了一下:“下车看看。”

    走近了才发现,哪里有事,吃了药的杨飘飘完全失去理智了。

    偶尔有过那么一丝的清醒,闻到身上男人恶心的体味,她真的后悔了,可是她也知道,后悔没有用,她已经被毁了。

    一滴眼泪从眼角流下来,杨飘飘突然想起那影像中的林惜,好像,也是这么绝望的。

    酒店里。

    林惜这些天虽然也大胆了不少,可是真的听到陆言深这么一句话,她的脸皮还是顶不住。

    “嗯?”

    见她许久不说话,抱着她的陆言深哼了一声。

    林惜脸都是烫的,根本就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只能转移话题:“陆总好像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呵。”陆言深笑了一下,那笑意震着胸腔,她能够清晰地感知到。

    他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可是那贴近的气息却让她的气息也跟着有些紊乱。

    她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林惜怕陆言深食髓知味还要来,正想着开口说自己想睡了,忽而就听到头顶上那低沉的嗓音传来:“对有钱人来说,玉春楼是个好地方,对穷人来说,可能是一个地狱。”

    林惜愣了一下,“为什么?”

    他说得太隐晦了,她完全听不出来玉春楼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有钱人养宠物的地方。”

    寥寥数语,就将玉春楼的本质揭露出来了。

    林惜浑身一僵,她活了二十六年,经历过最恐怖的事情就是那五年的牢狱了,如今听到陆言深这么一说,她暗暗庆幸自己碰上了陆言深。

    她已经不是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了,自然明白陆言深所谓的“有钱人养宠物”的宠物是什么。

    宠物是什么?

    自然是讨好主人让主人开心的存在,而一个人作为宠物……

    林惜不想再想下去,她动了一下,从陆言深的身上滑下来躺在床上:“陆总,我困了。”

    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见她闭着眼睛,眼睫毛却是一颤一颤的,明显是没睡。

    “吓着了?”

    他右手摸了一下她的脸,林惜睁开眼,借着床头那昏黄的灯光看着头顶上方男人的英俊却冷硬的脸:“陆总有宠物吗?”

    大部分有钱男人的宠物无非就是女人,就像她一样,不过她比较幸运,起码还有那么一点点选择的余地。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似笑非笑:“你觉得呢?”

    你觉得呢?

    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林惜却忍不住笑了,闭着眼睛抱着他的手掌将自己的侧脸在掌心上摩挲了几下,才开口:“没有。”

    “你倒是自信。”

    他也睡了下来,关了灯,手摸了一下她的脸就收了回去了。

    林惜知道他要睡了,没有再打扰他,闭着眼也跟着入睡了。只是嘴角是压不住地往上扬,怎么就,有点小得意呢。

    你倒是自信。

    她不是自信,她只是,知道他不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