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71 杨家要遭殃了

    杨飘飘再见到陆言深的时候已经是她被放到玉春楼里面的第四天了,三天废人的折磨,她现在整个人就好像是个疯子一样,但是看到陆言深,本能的恐惧让她整个人自己就缩成了一团。

    陆言深只看了她一眼,开门见山:“影片和照片在哪儿?”

    杨飘飘愣了一下,半响才反应过来陆言深说的是什么。

    她现在连说话都不敢跟陆言深说多的了,听到他的问题,只敢唯唯诺诺地应着:“在我公寓的书房里面。”

    陆言深拿了一个烟,刚放到嘴里面,却又被他拿了出来。

    一直冷硬着的脸色突然柔了一下,以至于杨飘飘怀疑自己是不是错觉。

    可是她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陆总,我真的知道错了,能不能,能不能把我放出去!”

    她说完,直接就哭了起来了。

    玉春楼是一个地狱,她进来了,根本就逃不出去。

    把不过一秒的柔和消去之后,现在的陆言深脸上又恢复了面无表情,低头看着微微仰着头恐惧看着他的杨飘飘:“杨小姐多虑了,我会放你出去的。”

    说完,他直接就转身走了。

    杨飘飘许久才反应过来陆言深刚才说了什么,她终于可以从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方出去了!

    “陆总。”

    丁源一直等着门口,见陆言深出来,第一反应就是看他的脸色。

    只是陆言深向来都是喜怒不露脸的人,偶尔的几分情绪波动也不过是在林惜的身边,如今他根本就看不出来陆言深到底如何,只好小心翼翼地试探着。

    陆言深侧头看了丁源一眼:“去杨飘飘公寓。”

    丁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连忙点头:“好的。”

    跟着陆言深走出了玉春楼,坐在副驾驶上的丁源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的陆言深。

    他抿着唇坐在那儿,脸色不变,只是丁源能感觉出来,陆言深现在是谁靠近谁倒霉的时候。

    二十分钟后,黑色的轿车缓缓地停在了杨飘飘的公寓楼下。

    丁源绕过去帮陆言深开了车门,下意识地跟上去,却被陆言深喊住了:“我自己上去。”

    他连忙停了脚步,没有再跟着陆言深往前走。

    看着陆言深的背影,丁源觉得接下来有人要遭殃了。

    陆言深进了杨飘飘的公寓,进了书房,那些影片就那样大大咧咧地被她放在书桌上面,一叠叠洗出来的照片洒在说桌上。

    照片里面,阴暗的监狱里面,林惜浑身上下扒光了被一群女人围着,那白皙的皮肤有些刺眼。

    陆言深眼眸微微一闪,他没有立刻离开,开了电脑把存储盘放进去,点开文件夹。

    那里面有大量当时的视频和照片,他随手点开一个视频。

    画面不算很好,但是林惜的声音很清晰:“不要,放过我吧!求求你们了!我不要,不要!救命啊!救命!救命……”

    从一开始那些人围着她按在地上,到最后她的双手双脚都被扣在地上,有女人在她身上不断地放肆,那呼喊一点点地弱了下去。

    到了最后,林惜不再叫了,她任由那些人弄自己,闭着眼睛躺在地上,脸上一片绝望。

    陆言深面无表情地点开了另外一个视频,上面就只有两个字“自己”。

    “林惜,想我们不弄破你的膜也行,你自己来!”

    “会吗?就是拿手指,摁这里……”

    那些女人一边说着还一边在她的身上示范,林惜被她们围着,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

    “不要,我求求你们,我不会,不要,不要这样对我……”

    隔着屏幕,陆言深都能够感觉到当时林惜的绝望和惊恐。

    “陆总?”

    等了半个小时,陆言深才从楼道出来。

    丁源连忙迎了上去,视线落在陆言深的脸上时,他心一抖。

    那短短的半个小时里面,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陆言深现在的表情想杀人。

    “丁源。”

    刚上车,陆言深突然之间开口叫了他一下。

    丁源气都不敢大喘:“陆总?”

    “事情安排好了吗?”

    这几天陆言深一直都关注这杨飘飘的事情,他这么一问,丁源自然是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安排好了。”

    “可以开始了。”说着,他顿了一下,眼眸里面冷得如刀锋一样:“新鸿最近好像在准备上市?”

    新鸿是杨家的公司,去年就传言要准备上市了。

    “是的。”

    “前两年的事情翻起来!”

    丁源连连点头:“我明白了。”

    他知道,杨家要遭殃了。

    “回豪庭。”

    陆言深说完这三个字,再也没有开口了。

    林惜中午煮了面条,却没想到陆言深突然回来了。

    “陆总?”

    她有些惊讶地看着走进厨房的陆言深,看着自己碗里面的面,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问他:“我刚煮了面,陆总是要在这里吃午饭吗?”

    陆言深抬头看着她,那黑眸里面深深的一片,林惜看不出来里面装着什么。

    她拿着筷子的手微微抖了一下,缓了两秒钟,发现陆言深还是在看着自己,只好再问一次:“陆总,你要吃面吗?”

    陆言深这一次开了口:“嗯。”

    说完,他抬手扯了一下领带,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林惜觉得今天的陆言深有些奇怪,但是她又说不出来他哪里奇怪。

    面不能久放,幸好煮面的时间不长,不过十分钟的时间,林惜就煮好了陆言深的面。

    陆言深不喜欢吃肉丸火腿肠这些东西,林惜也没敢给他弄,所以只煎了一个鸡蛋跟煮了一点青菜给他。

    她把面端出去放好才去书房找陆言深,“陆总?”

    林惜站在门口,门没有关,但是她不敢进去。

    陆言深虽然没说过,但是她知道,没有他的允许,谁都不能轻易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特别是他特意进了书房。

    “进来。”

    低沉的声音传来,和往常的区别不大。

    林惜推开门走进去,发现陆言深在抽烟。

    她皱了皱眉,想起那一天晚上的事情,到嘴边的话还是改成了:“面煮好了,陆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