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72 从前的,你都可以忘记了

    “过来,林惜。”

    他动了动,侧头看向她。

    林惜愣了一下,还是走到了他的身边:“陆总。”

    她本来想说些什么的,可是张了嘴,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好。

    陆言深今天的心情不好,很不好,她感觉出来了。

    只是奇怪的是,他没有对她发脾气。

    林惜不会哄人,她唯一会哄陆言深的就是——勾引。

    她刚走过去,陆言深就将她拉到了怀里面。

    林惜犹豫了一下,还是抬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抬头看着他:“陆总,你不是说,不抽烟的吗?”

    她的手从他小手手臂一点点地移到他的夹着烟的手指,将香烟从他的手上抽出来,脸上带着几分笑。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也在笑:“不是说了,让我戒烟也行,就是想抽一次,就上你一次。”

    林惜被他看着,手微微动了动,最后将手上的香烟往一旁的烟灰缸中一按,颇有几分豁出去的豪气,弯着眼睛看着他:“好啊。”

    甚至是带了几分挑衅的韵味。

    哪个男人能够受得住一个女人这样故意的挑弄,陆言深扣在她的腰上的手微微一紧,将她往自己怀里面扣近了一点,两个人几乎是紧紧贴着的。

    上身是,下身也是。

    陆言深刚抽了烟,身上有很浓郁的烟味,林惜却不觉得讨厌,甚至是有几分沉沦。

    真的是要疯了。

    林惜觉得真奇怪,明明抽烟喝酒是她不喜欢的,可是因为是在陆言深的身上,就连烟味都是让她觉得性感。

    这是很要命的,更要命的是她对他的吻一点的抵抗力都没有。

    陆言深的吻有些急,动作也很急。

    林惜好几次想要挪开吻他别的地方调动他的情绪,都被他扣着下巴正正地扳了回去。

    凉薄的唇瓣渡着他嘴里面尼古丁的气味过来,林惜被他微微一抬起,身上长裤被他一把直接褪到小脚处。

    陆言深拉下自己的皮带,只把西裤褪了一半,就这么抱着她进去了。

    这个位置让林惜有点受不住的深,忍不住哼到:“疼——”

    他微微退出了一点,低头在他的胸口啃噬,带着林惜不懂的情绪,沉郁得让她不敢开口。

    陆言深的动作慢了十几秒,林惜慢慢地适应,他直接扣着她的腰就大开大合起来。

    两个人在一起快半年了,林惜知道他动情的地方,他也知道,更知道怎么样才会让她更加崩溃。

    在某事时的陆言深话显然多一点,林惜跟他的沟通也大部分都是会在这个时候。只是今天,陆言深几乎没怎么说话,林惜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他的低气压。

    她也不敢说话,只是抱着他,只有在最后失控的时候,她才张嘴咬在他的肩膀上。

    停下来之后,陆言深抱着她没有动,两个人还是那样你上我下的姿势,他甚至还在她里面。

    林惜靠在他的肩膀上喘着气,两个人靠得近,她能够很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呼吸声,比平时也乱了一下。

    “林惜。”

    他突然之间开口叫她,林惜下意识地想动,却被他按住了后背:“别动。”

    听到陆言深的话,林惜也不动了,就这么被他抱着。

    他动了一下,侧脸贴着她的左脸,开口在她的耳边说了两个字。

    林惜听到之后,整个人都僵硬了,下意识地推了一下陆言深,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慌乱。

    陆言深看了她一眼,低头又吻了下去。

    慢慢地,她的情绪才一点点地稳定了下来。

    陆言深抱着她将她一抬,退了出来,却没有松开她,而是换了个方向,让她背靠着自己,然后再重新一点点地进去。

    林惜哼了一声,身上好不容易停下来的平静又被他一点点地翻涌了起来。

    他一边动着一边将她无意识扣在他手臂上的手拉了下来,然后贴着她的手背覆在她的身上。

    林惜微微闭着眼睛,自己的手在身上被陆言深拉着游弋,曾经的记忆一点点地袭上来,她有些恐惧地叫了他一声:“陆言深。”

    他的手带着她,从胸口一直延伸下去,在小腹处,林惜剧烈地挣扎着:“放开我,求求你,陆言深,你放开我!”

    她的力气不够他大,陆言深一只手就扣紧她了。

    “林惜,别怕,我在。”

    他摁着她的手,强硬地让她顺着他的手往下。

    简简单单的六个字,林惜眨了眨眼,没有再动,眼泪从眼角流下来。

    “这样,舒服吗?”

    他一点点地教着她,慢慢的,脑海里面场景和现实交错,最后她只听到陆言深的声音。

    “林惜,这不可耻。”

    他贴着她的耳边,一声声地,告诉她,这不可耻。

    可是她还是觉得脏,自己脏,这样的行为很脏。

    她想收回手,他的力气太大,她根本抽不回来自己的手。

    林惜真的受不了了,直接就哭了出来:“陆言深,我——”

    她话还没有说完,他低头直接就吻住了她。

    身下的动作一点点地重了起来,渐渐得她没有精力去想从前的事情,就连那些恐惧,也被虚弱了。

    “林惜。”

    他叫着她的名字,她下意识地应着他:“嗯?”

    “快乐吗?”

    快乐吗?

    快乐吧。

    “这只是一种途径而已。”

    他吻着她,沉沉的声音敲着她的心生硬地挤了进去,将那些绝望的呼救一点点地淹没。

    “林惜,这就跟男人用手一样,明白吗?”

    他一字一句,一边吻着她一边告诉她。

    她眨了眨眼睛,抱着他进入了不可控的疯狂。

    陆言深快速动了一会儿,最后松开了拉着她的手,紧紧地扣着她。

    两个人没有开口,书房里面安静得很。

    林惜抱着陆言深的手一点点地收紧,最后终于忍不住趴在他的胸口嚎啕大哭起来。

    “林惜,没有遇到我之前的时光,都不叫时光。”

    他抬手落在她的背上,一下一下的,如同安抚小孩一样。

    林惜滞了一下,抬头怔怔地看着他,呐呐地叫了一下:“陆言深。”

    陆言深顿了一下,他继续补充道:“所以,从前的,你都可以忘记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