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74 林惜,好好看着

    她没有说话,只是收紧了自己被陆言深包裹着的手。

    “陆总。”

    车子停下来,早就已经等候多时的人将车门拉开,林惜整个人下意识地颤了一下。

    陆言深先抬腿走出去,然后回头直直地看着她:“林惜。”

    深黑的眼眸里面是他的强硬,他不让她逃避。

    林惜抿了抿唇,还是抬腿走了出去。

    她只要一想到自己待会儿要见到的人,整个人都在发抖。

    刚抬腿出了车子,陆言深就将她的手牵住了,紧实得让她没有半分抽离的机会。

    她一步步地跟着陆言深走进去,手指尖的冰凉越发的明显,走到一半,她终于忍不住停了下来:“陆总!”

    她的声音有些大,就连前面带着路的人都停了下来,回头看了她一眼。

    林惜抬头看着陆言深,几乎是哀求:“我能不能不去,陆言深?”

    她真的做不到,她害怕。

    陆言深低头看着她,面无表情的一张脸看不出来他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抬手将她眼角的泪水抹掉,“林惜,现在该害怕的是她们,而不是你。”他说着,顿了顿,然后松了手:“人总是以为自己害怕永远都克服不了,那只是因为他们在逃避。”

    他又停了一下,收回来的手直接插回口袋:“林惜,逃避的人会被淘汰的。”

    陆言深一语双关。

    林惜愣了一下,手上抽离的温度让她有些不适应,她下意识地伸手过去拉陆言深的手,可是他的双手都插在口袋里面,显然是不给她机会。

    陆言深说完,转身直接就往里面走:“机会我只给你一次。”

    她看着陆言深渐渐走远的身影,想起他刚才的那一句话:“林惜,逃避的人会被淘汰的。”

    会被淘汰的。

    他现在还没有淘汰她,是不是,她还可以救一下自己?

    其实没什么好害怕的,就如同陆言深所说的,现在应该害怕的是她们,而不是她。

    闭了闭眼,林惜最后还是抬腿追了上去:“陆总。”

    陆言深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她,突然就勾唇笑了,然后抬手扣着她的后脑,低头就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乖女孩。”

    林惜不是第一次见陆言深笑,却是第一次见他这样笑,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只觉得自己的心绪都被他那不过一瞬的笑容勾过去了。

    半响,直到陆言深牵着她继续往前走,她才回过神。

    她选择了面对,但是她还是害怕。

    站在门口的时候,林惜还是忍不住颤了一下。

    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准备好了吗?”

    她抬头看着他,那双黑眸曾经是她最害怕的,如今却成了她寻找慰藉的地方。

    林惜点了点头,门被陆言深推开。

    两人走进去,当年和林惜一个监狱的人基本上都聚在一起了。

    除了赵红,一共七个人,今天被陆言深找来的人一共四个,还有两个没有被放出来,一个去年车祸死了。

    还在里面的两个人,陆言深有的是手段。

    死了的那个,只能说便宜她了。

    那四个人看到林惜的时候顿时就明白了,她们已经被找过来好几天了,也被饿了好几天了。

    大家一开始还在猜想发生了什么,她们出去之后也没再犯什么大事了,根本就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

    如今看到林惜,四个人心里面都明白了。

    “还认得吗?”

    是陆言深开的口,他手上夹了一根烟,没有点燃。

    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天林惜说过不让他抽烟之后,他下意识地少抽了。

    黑眸看着被绑着的四个人,冷硬的脸上如同刚从南极运回来的冰块一样。

    听到这话,四个人都颤了一下,根本就没有人敢说话。

    “不说话?”

    陆言深没什么耐心,没有人说话,他直接挥了挥手。

    一旁的人示意,铲了冰块往四个人的嘴里面塞。

    “你——唔!”

    有人想要说话,嘴上已经被胶布贴住了。

    林惜从进来一直都没有开口,她整个人都是冷的,时隔一年多再看到这些人,她发现没有想象中那么害怕。

    陆言深侧头看着她,抬手将人搂到怀里面,低头压在她的耳侧开口:“林惜,你看着我怎么帮你讨回来。”

    他的声音很沉,却带着寒峭的冷意,那贴着她后背的胸腔一颤一颤的,林惜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被他带着跳动了起来。

    她看着眼前被冷得脸色发紫的四个人,咬着牙吐了一个字:“好。”

    陆言深直起身,手微微一抬,站在那四个女人身后的男人就自觉地将嘴上的胶布撕了下来。

    “把东西拿上来。”

    他话音刚落,身后就有人把四桶冰块拿了上来一一放在四个女人的面前。

    “你要干什么!”

    “我,我们没犯啥事啊!”

    被刚才的冰块冻得嘴唇都僵冷,开口都是抖索的。

    然后陆言深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手指微微一勾,那四个女人都是后就被扣着压进那冰桶里面去。

    陆言深将手上的香烟折了,拉着林惜往一旁的沙发坐了下去:“林惜,好好看着。”

    他捏了一下她的手心,仿佛知道她在害怕,然后抬手将人抱到了自己的腿上,身体往后一躺,带着林惜靠进了自己的怀里面。

    “冷!大哥,求求你了!好冷啊!”

    “我这手要废了!大哥!大爷!求求你了,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了!”

    “好冷,救命啊!救命啊!”

    刚开始的时候没觉得,但是一分钟、两分钟……

    那手在冰块一面摁着,都已经冷僵了,但是陆言深没有命令,摁着的人没有一个敢松开。

    “林惜!我知道错了!林惜!”

    见男人不为所动,也知道求他没有用,所有有人开始求林惜。

    林惜听到张丽叫自己,整个人都僵了一下。

    突然之间,她就冷笑起来:“张丽,我当年也是这样求过你的!”

    被点名的张丽愣了一下,手上的僵冷让她受不了,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林惜,我们也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冤有头债有主啊!”

    “所以你们就能那样对我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