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75 他带着光不知道从哪里来

    林惜激动起来,直接就从陆言深的身上跳去,走到张丽她们几个人的面前:“我当初也求过你的!”

    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段日子,她不断地哀求,不断地喊救命,可是没有人放过她,没有人来救她!

    往事上心头,害怕?恐惧?绝望?

    她突然觉得,其实也没什么,看着她们惊恐的样子,林惜突然之间就觉得释怀了。

    “何玉华,你记得你当初怎么对我的吗?”

    她走到何玉华的面前,低头直直地看着她,一双猩红的杏眸里面是阴戾的冷意。

    她永远的不会忘了,就是这个女人,按着她的手,强迫她去弄自己!

    何玉华被林惜眼底的阴戾吓到了,看了一眼就不敢看了:“林惜,我知道错了!我当年是猪油蒙了心,你放过我吧!钱不是我要收的,是李艳红!对!是李艳红!你有什么你就冲着她去啊!”

    被点名的李艳红挣扎着想要动手打何玉华,却被身旁的人紧紧地按着,她只能狰狞着表情谩骂:“何玉华!你这个狗娘养的!当初谁出主意的?!”

    “出主意的哪里是我!明明是张花花!”

    “我日你何玉华!当初拿最多钱的人是你!哎哟,我的手要废了,林惜,一切都是何玉华,你找她,你找她,放过我吧!”

    张花花看着林惜,哪里还有当时的嚣张。

    林惜看着张花花,想起当初她一脚一脚地踹着自己,也笑了:“放过你?你当初踹我的时候,我也让你放过我啊!”

    张花花踹的地方不是哪里,专门挑了女人最脆弱的地方踹,一下一下的,她还一边踹一边笑着说:“哟,细皮嫩肉的,没被男人上过就是不一样啊!”

    都是人渣!

    她如今逆袭了,她为什么要放过她们!

    “不行了,林惜,我的手真的要断了,冻断了,要死人了!”

    “我要被冷死了,我的手哇!”

    鬼哭狼嚎一样,林惜看着她们,脑海里面的场景来回地切换着。

    她曾经也是这样求饶的,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一边磕头一边说自己错了,让她们放过她。

    可是她们没有放过她啊,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熬过那段日子的。

    “林惜。”

    一直没有开口的陆言深突然开口叫了她一下,她怔了怔,回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过来。”

    他薄唇一动,微微动了动。

    林惜下意识地走过去,这时候门口有人提着一桶桶“滋滋滋”的热油进来。

    她看着,仿佛意识到什么,陆言深已经抬手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别被烫着了。”

    跪在地上的张花花、何玉华等人,看着那放在自己跟前的热油桶,直接就被吓得脸都白了。

    “你们,你们是要杀人啊!”

    陆言深冷嗤了一声:“既然你们不知道手是用来干什么的,那就不用要了!”

    他说着,微微一动,刚从冰桶里面掏出来的手就被摁到那热油桶里面去了。

    “啊——!”

    “啊!”

    尖锐刺耳的嚎叫,林惜到底还是没有那么狠的心,她看不下去,转过头拉了一下陆言深:“陆总,我们走吧。”

    那“滋滋滋”的声音不断地传来,还有张花花她们的尖叫声,林惜脸色有些白。

    陆言深没有强迫她看下去,起身牵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刚走出去没几步,林惜直接就吐了出来了。

    陆言深站在她身旁,很快就有人递了矿泉水过来,他伸手接过,拧开递给林惜:“漱漱口。”

    林惜看了一眼陆言深,见他脸色没什么变化,才伸手接过矿泉水:“谢谢你,陆总。”

    她背靠着墙,整个人有气无力的漱着口。完了也没有动,闭着眼睛就这么站着。

    肩膀突然一重,林惜怔了一下,陆言深已经将她扣到怀里面了:“还害怕吗?”

    一贯冷冽的声音,却被她生生听出了几分暖意。

    她没有说话,只是抬手拉着他的衣摆。

    缓了好一会儿,林惜才抬头看着他:“回去吗?”

    “嗯。”

    他松了手,牵着她往里面走。

    身后是张花花她们的哀嚎声,林惜仿佛看到,那一段阴暗无边的日子,好像真的是越走越远了。

    她下意识的抬头看着身旁的陆言深,这个男人宠起人来,真的让人没有半分抵抗力。

    陆言深下午有个会议,她被司机送到公寓楼下,自己一个人上了楼。

    一个多小时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林惜说不清楚自己心里面什么感觉。

    她没有办法忘掉那一段阴暗的日子,但是如今,她终于不用再害怕张花花他们了。

    没什么心情看书了,她干脆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午睡。

    林惜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回到了那个监狱里面,张花花她们摁着她扒她的衣服。

    她绝望地叫救命,哀求,恳求,可是没有人管她……

    “林惜?”

    就在她放弃的时候,却听到了陆言深的声音,他带着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抬手就从张花花那些人的手中将她抱了起来。

    她身上的衣服被扒光,他用大衣将她紧紧地裹着,低头看着她,一双黑眸里面能清晰地看到泪流满面的自己:“林惜。”

    他又叫了她一下,林惜只觉得自己受了莫大的委屈,抬手紧紧地抱着他:“陆言深。”

    俏俏的女儿声被她拖曳着,像一把刀一样划进人的心口里。

    陆言深看着床上紧紧抱着自己手臂的林惜,那一声“陆言深”从她的嘴里面喊出来,心口好像被什么裹着一样,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

    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了,晚上有个饭局,他打了好几通林惜的电话,上来看到她睡着了,想把她叫起来,如今被她抱着手臂,紧得好像被钉住了一样。

    他看着床上的人,薄唇勾了一下,一贯冷冽的眉眼染上了几分笑意。

    陆言深没动,抬手拿过手机给丁源发了条短信,待会儿的饭局他不去了。

    接到短信的丁源愣了一下,不是说上去叫林惜下来去饭局的吗,怎么这会让连陆总都不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