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78 带刺的柿子

    被女生闹了一下,林惜的心情有些糟。

    她想到了自己。

    她其实不明白有些女生,有手有脚,青春年华,却为了蝇头小利轻易就把自己卖出去了。

    当然,她也好不到哪儿去,她和陆言深之间,唯一好一点的,大概就是她还不是个小三。

    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想过这些了,可是今天那个女生,却激得那些被她故意藏着的心绪全部翻涌起来。

    林惜开了门,却没想到陆言深已经过来了。

    她愣了一下,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脸色变了又变。

    陆言深看着她,眉头也是一皱:“林惜?”

    她这时候才回过神来,抬腿走过去,“陆总。”

    她想笑,但是笑不出来。

    对刚才那个女生说的话,何尝又不是她自己应该反思的。

    可是她没有那个女生那么幸运,她可以选择离开,而她只能够选择在离开的时候不哭。

    陆言深一直盯着她,抬手招了招:“谁惹你了?”

    林惜看了他一会儿,知道自己瞒不过,也没有瞒着,开口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下:“……我没想到她会找我。”

    约莫是觉得她比较好欺负,气都往她的身上撒了。

    “呵,柿子总是挑软的捏。”

    陆言深捏了一下她的手,顿了顿,才继续补充道:“可惜了,捏了一只带刺的。”

    林惜:“……”

    林惜没把那个女生放在心上,毕竟一个女大学生能怎么样。

    结果没几天,她刚从琴行出来,人还没有走到公交车站,就被几个男的突然之间围住了。

    林惜看着跟前人高马大的几个男生,眉头一皱:“你们想干嘛?”

    “林惜是吧?”

    穿着黑皮夹的男生突然之间开口,林惜眉头一皱:“你们还是学生吧?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她到底还是有些单纯,看着几个男生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出头,以为吓唬吓唬就行了。

    却没想过学生也有混社会的,这几个人显然就是不好学到处混的。

    问了一句,见她没有否认,其中两个人直接拖着她就往一辆轿车塞了进去。

    林惜意识到不对:“你们想干嘛?谁让你们来的?是不是赵佳然?唔——”

    她话没说话,其中一个男生就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卷黑胶,直接就往她的嘴上以粘,林惜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手很快也被绑住了,摁在桌位上动弹不得。

    车子越开越远,显然是往郊区方向开出去。

    林惜心底开始慌,幸好他们拉着她的时候没留意她手上拿着手机。

    陆言深周一出差了,昨天才回来的,刚才发消息跟她说到公寓吃饭。

    她还没有回,手机没有锁屏,不管不顾地按了一窜乱七八糟的字母过去。

    正坐在车上的陆言深见手机抖了抖,眉头一动,点开屏幕却看到林惜发来一窜不知道什么东西。

    眉头一皱:“停车。”

    司机连忙刹车,回头看向陆言深:“陆总?”

    “去琴行。”

    说完,陆言深拨了丁源的号码。

    丁源刚回到家就接到陆言深的号码,有些奇怪,但不敢耽搁,很快就接了起来:“陆总?”

    “林惜出事了,你查一查,琴行附近的监控,还有前段时间李丰源包养的女大学生,查一查。”

    丁源一听林惜出事了,脸色顿时就凝重起来了:“我知道了陆总。”

    挂了电话,车厢里面的陆言深脸色冷得跟冰渣子一样。

    司机看了一眼后视镜,油门加到最大。

    另一边。

    林惜看着车子开的路越来越远,心里知道赵佳然这回是要弄她了。

    她逼着自己冷静下来,想要开定位给陆言深。

    但是她看不到手机屏幕,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点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发送成功没有。

    很快,车子就停下来了,林惜被人直接扯着下了车。

    其中一个男生将她身上的绳子给解了下来,林惜手一缩,把手机往衣袖里面塞。

    她庆幸这种天气,她穿的衣服多,手机没有被发现。

    那几个男生把她拉到一个旧仓库里面,直接把她往地上一推,就剩下两个人看着她。

    林惜摔在地上,也没有乱动。

    仓库的窗破了,风呼呼呼地从外面灌进来,穿着红色毛衣的男生提了一下身边的板材:“这破天气,冷死老子了!”

    另一个穿着黑色牛仔外套的男生斜了红色毛衣一眼:“得了,等拿了钱,我们去好好搓一顿!”

    红色毛衣撞了一下黑色牛仔的肩膀:“对了,这会多少钱?”

    “听说三万!”

    “牛逼啊,没想到这小女表子倒是舍得花钱!“

    林惜见他们背对着自己,回头看了一眼手机,飞快点开和陆言深的聊天页面,刚想把定位发过去,红色毛衣的男生突然回头看了她一眼。

    她浑身一僵,强迫自己和对方对视。

    红色毛衣摔了手上的烟:“瞪什么瞪?瞪老子,待会儿你就要哭了我告诉你!”

    林惜嘴被黑胶布粘着,说不了话,她也没想说话。

    见红色毛衣没怀疑,她才冷然收回视线,趁着对方没再看过来,迅速给陆言深发了个定位。

    刚到琴行的陆言深看了一眼手机,直接就自己拉开驾驶座的门上了车。

    司机反映过来,叫了一声:“陆总——!”

    陆言深只留了一车尾气给他,黑色的奔驰在路上飞驰。

    他好多年没开这么快的车了,陆言深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前方,压抑不住的烦躁和焦虑。

    “嘶——”

    嘴上的黑胶被撕开,林惜疼得眼睛都红了,抬头看着赵佳然却是冷的:“赵佳然,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

    “啪!”

    赵佳然直接就打了她一巴掌:“你那么爱多管闲事是吧?我今天就让你尝尝被千人所指的感受!”

    停了一下,她回头对着身后的黑皮夹的男生开口:“张彭,给我把她的衣服给扒了。”

    张彭眉头一挑:“赵佳然,我们说好了,把人绑来,扒衣服这项你可没说:”

    “我给你们加两万!”

    不过是求财,张彭笑了一下:“好说。”

    他说着,招了招手,身后的红毛衣和黑牛仔就上前。

    林惜看着他们上前,多少猜到赵佳然想干什么,她冷色一喝:“你们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