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80 陆总,你今天就好像是个英雄

    陆言深穿了一身黑色的风衣,里面西装挺括,长身玉立地背着光走来,风在他的身后吹得猎猎作响,衣摆被吹得有些乱。林惜突然就想起以前看的上海滩,杜月笙也是这么走向冯程程的。

    她不是冯程程,他也不是杜月笙,但是他还是一步步,坚定地向着她走过来。

    谁也没有想到会突然之间闯进了这么一个男人来,赵佳然拿着刀的手抖了一下,林惜脸被刮了一下,军刀锋利,那白皙的脸上顿时就渗出血丝了。

    陆言深面无表情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一双黑眸直勾勾地看着拿着刀的赵佳然:“刀放下!”

    他的声音冷峭,比外面吹进来的风还要渗人。

    赵佳然脸色一变,想回击,看着男人一步步地走过来,却被他周身的气场压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黑色皮夹的男生看了一眼陆言深,倒是知趣,对着压着林惜的两个人使了个眼色,一堆人就退了出去了。

    赵佳然见他们走,自己也慌了:“你们跑什么!给我回来!”

    可是哪里有人理会她,整个仓库就剩下她自己一个人了。

    陆言深长腿一伸,没几步就到林惜跟前了。

    林惜外套和毛衣都被脱了,身上就剩了一件保暖的打底衫,仓库本来就阴冷,这大晚上,早就冷得发抖了。

    陆言深弯腰直接就将她抱了起来,她下意识地往温暖源靠过去,整个人搂着陆言深的脖子使劲地往他的怀里面钻,抬头看着他委屈巴巴的:“陆言深。”

    这个女人,要么不撒娇,一撒娇就要人命。

    陆言深轻笑了一下,抬头看着赵佳然,脸色却冷若冰霜。

    “你,你要干什么——”

    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这么看着她。可是光光这样,赵佳然都觉得自己的汗毛耸立,她连和对方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陆总?”

    丁源很快就带着人赶过来了,原本以为事情严重,他还带了好几车的人,结果进来一看,除了陆言深和在他怀里面的林惜,就只有一个赵佳然。

    陆言深看了一眼丁源:“把人绑了。”

    说完,他抱着林惜就往外走。

    “你们,你们要干嘛?救命啊——”

    身后,赵佳然尖利的呼喊声不断地传来,林惜却只听到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的心跳声,一声一声的,很快就跟她的融在了一起。

    有点要命。

    车上有暖气,陆言深放她的时候,林惜却还是忍不住伸手拉了他一下。

    她跟了他这么久,除了上一次喝醉酒之后露出几分依赖,大多数时候都是像是一株韭莲,风雨打一下歪了歪,过后还是自己撑着花瓣继续开下去。

    她这么一个小动作,幼稚得跟不愿意去上学小孩拉着大人的衣袖撒娇一样。

    陆言深觉得新奇,他活到现在,还没哪一个人敢拉他衣角的。

    他回头看着她,突然就笑了:“我开车。”

    林惜讪讪地收回手,抬头看着他有些窘迫:“哦。”

    手脚总算恢复了几分灵活,陆言深侧头看了她一眼,脸上的伤口已经干了,只是那血迹在那么白的一张脸上十分的明显。

    收回视线,黑眸沉得如同外面没有灯光的夜色一样。

    林惜的外套和毛衣都落在那仓库里面了,刚下车,她就被风吹得抖了一下。

    她从小就怕冷,别人穿一件她得穿两件衣服才够。

    这会儿身上就只有一件保暖打底衫,夜晚七八度的温度,她手脚顿时就僵了。

    温热的体温传来时她不禁怔了一下,侧头看着用大衣裹着自己的男人,有些怔忪。

    陆言深将她拢到怀里面,半抱着进了电梯。

    “还没看够?”

    好几秒了,她就这么盯着人看。

    林惜脸有些烫,忍不住紧了紧自己被他扣着的手,没说话,头却不自禁地靠在了他的胸膛上。

    真暖啊,跟炉子一样。

    林惜知道自己的身体,刚进公寓找衣服穿了就去厨房打算煮姜汤,结果刚进去,人就被陆言深拉出来了。

    他力气大,她也不敢反抗,人被摁在沙发上,她下意识地开口:“陆总,我想煮——”

    “我让人送上来,先把脸上的伤口处理了。”

    其实不算伤口,只是伤在脸上,不是小孩子的再生愈合能力了,浅浅的一道口子,但也难保不会留疤。

    陆言深盯着她脸上的抓痕跟刀伤,眸色有些阴冷。

    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弄了这么的伤痕,碍眼。

    他的动作不重,但是消毒水凉沁沁的,落在脸上,林惜颤了一下。

    陆言深看着她,眉头动了一下:“疼?”

    她摇了摇头:“凉。”

    他没再说话,一双黑眸的视线全落在她的脸上。

    林惜微微仰着头,眼睛睁开看到的全都是男人近在咫尺的五官,还有那若有若无的气息,就好像是羽毛一样,在她的心尖上一下下地撩拨着。

    客厅的灯光不暗,男人背着光,一双黑眸确实清亮的。

    她看着,忍不住就抬手摸了一下他的侧脸,呐呐地开口:“陆总,你今天就好像是个英雄。”

    陆言深眼皮一撩,将手上的棉签往一旁一扔,扣着她的脖子就吻了下去。

    好半响,他才微微松了松,却没拉开距离,黑曜石一样的双眸紧紧扣着她的视线:“撩拨我?”

    林惜气有些喘,听了他的话,有点没脸没皮,原本只是虚虚落在他腰上的手突然收紧,微微一抬头,贴着他的唇瓣就这么开口:“是啊,陆总受吗?”

    她贴着他唇瓣,柔软的双唇随着她说话的时候一张一合的,脸上的伤口被灯光照得十分的明显,甚至有些狰狞,可是陆言深看着,倒是有点像勋章。

    他眉头一挑,掐着她脖子的手大拇指摁了一下:“我不受。”

    说着,他张嘴在她的唇上咬了一下,然后微微轻声,贴在她的耳侧一字一句地开口:“我只攻。”

    说着,落在她腰后的手把她往他怀里面一口,林惜能清晰地感觉到有什么在自己的腿间撑了一下。

    他在她的耳边开始吻了起来,她最受不了他这样吻自己,再加上那带着火的手到处跑,她一下子就热烫起来了,抱着他忍不住猫一样哼了一声:“嗯——”

    “叮咚。”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陆言深动作顿了一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