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81 但是我喜欢

    林惜下意识地就将陆言深推开,推完只有回头看到陆言深被自己推倒在沙发上,一双黑眸深不可测地盯着她。

    她愣了一下,幸好这个时候门铃又响了起来,她跳下沙发:“我去开门!”

    说着,她穿着拖鞋去开门。

    是丁源派人送吃的上来的,还有两杯姜茶。

    闹了这么一场,林惜没什么胃口,只是吃了几口饭就去洗澡了。

    她脸上的伤口并不大,刚才陆言深在的时候,她也不敢矫情地故意去看自己的伤口,现在自己在浴室里面,她才敢看着镜子里面自己的那一张脸。

    她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长得好看了,以前无忧无虑的时候没事干,她就天天弄一些养颜的东西吃,一张脸白白嫩嫩的,一颗痘印都没有。

    可是现在,赵佳然那指甲印跟那刀伤十分的明显,指甲印还好一些,就是有些红肿,但是刀划的地方真的是出血了。

    她已经二十六岁了,恢复能力哪里还比得上十五六岁的时候。

    手背上有一个圆印,是在监狱里面被人用烟烫的,这么多年了,除了淡一点,一直都在。

    林惜抿着唇看了一会儿才洗澡,出去的时候陆言深在打电话。

    他做什么事情都不会避开她的,当然,一般过来他也不会有什么重要事情,大多数都是她的破事。

    陆言深的声音不大,但是屋子里面安静。离着还有三四米的距离,她就听到陆言深的话了:“先饿一个晚上。”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半入眼的侧脸带着几分冷意。

    林惜把吹得九成干的头发往身后一撩,才走过去:“陆总。”

    他回头看着她,手上还拿着手机,“嗯?”

    “我要把她衣服脱了,在她们学校门口的狮子石像那儿绑着。”

    她一字一句,眼底没有半分的的温度。

    陆言深将手机往一旁一样,精准地落在那床头的柜面上,手落在她的脖子上,微微一用力,她的唇就自动送了上去:“真狠心。”

    “狠心?”

    她顺手紧紧地勾着他的脖子,挑着眉看着他,笑得风情万种。

    陆言深也笑了,笑得很浅,可是眉眼往上翘,是很多人都没有见过的笑意融融:“狠。”

    他说着,顿了一下,低头开始吻他,不紧不慢的,就好像他的话一样:“但是我喜欢。”

    林惜直接就笑出来声音,一下下的,跟那被风吹起来的风铃一样。

    “陆总,接着我啊。”

    她微微用力一跳,双腿直接就盘在了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陆言深伸手拖着她,转了个身,直接将她压到身后的落地窗上,低头就吻了下去。

    吻了将近十几分钟,陆言深才停了下来。

    林惜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等气稍稍顺了,她才开口:“她说要把我的脸划花了,要把我衣服脱光了跟她一样放到网上。”

    她气息不顺,说话有些卡。

    陆言深微微动了动,卷着她的头发在手指上卷着,开口声音有些重:“拍视频吗?”

    林惜愣了一下,微微抬起头,看着他:“拍——”反应过来,抿了抿唇,最后还是摇了摇头:“算了。”

    已经够了,凡事留条后路。

    她只是想让赵佳然知道,她说过的话,不仅仅是说过而已。

    赵佳然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关在什么地方,她原本以为林惜和她一样,被人包着的女人。

    像他们这种人,最怕的就是被正室知道了。

    她不爱李丰源,她只是爱她的钱。但是林惜把她的钱路弄断了,还让她在学校里面抬不起头来。

    她也是费了好大的一番力气,才知道那些视频是林惜发给李丰源老婆的。

    家里面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要和她断绝关系了,她也面临着被开除学籍的学校处理。

    跟着李丰源不到半年,捞了十几万,手上就剩那么几万块了。她这一次赔大了,所以才想着让林惜体会一下她被千分所指的痛苦。

    哪里想到林惜的后台这么硬,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地下室里面又冷又黑,她没东西吃,饿得浑身都发软。

    她叫救命,根本就没有人来救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突然之间被拉开。

    赵佳然以为是来救自己的人,可是那两个人男人直接就把她拖起来了。

    “你们干什么?”

    她害怕了,真的害怕了。

    可是现在害怕哪里有用,当初拿着刀的时候,她也是真的想要往林惜的脸上开口子的。

    被拽上车的时候她的嘴被也封了起来了,车子一直开,一直开,外面黑漆漆的,赵佳然也认不得,直到看到熟悉的地方,她有些惊喜,以为对方要放过自己。

    只是视线看到门口的那两尊狮子石像,她突然想起林惜说过的话。

    “唔——”

    她开始剧烈地挣扎,然后什么用都没有,两个人压着她的男人就好像好像是铜墙铁壁一样,扣着她往前走,她哪里都跑不了。

    “赵佳然,你信不信,你今天把我的衣服脱了,改天我就把你脱光了绑在你们学校的狮子石像那儿?”

    她还没有把林惜的衣服脱光了呢,现在自己就人绑在石像上了。

    风呼呼地吹过来,凌晨六点多的学校门口没什么人。

    她冷得直发抖,嘴上的胶布一直粘着,连救命都叫不了。

    七点多,开始有清洁工工作,赵佳然冷得整个人都发紫了,可是远远的,清洁工又看不到她。

    天亮起来的时候,学校门口开始有学生了,终于有人将她从上面解了下来。

    “同学,你怎么了?谁把你绑在上面的,要不要去报警?”

    她怎么了?

    她没怎么了,她只是惹了不该惹的人。

    “你这脸长得这么好看,我特么看着都妒忌。你背后有人吧?瞧不上李丰源,瞧不上我?你以为你自己好到哪儿去,你还不是一个被人包的?我倒要看看,我把你这脸给毁了,你金主对着你这脸还能不能下得去嘴!”

    林惜惊醒,才发现自己在房间里面,天还没有亮,一旁的陆言深被她动作吵醒了,皱着眉看着她:“噩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