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婚色撩人:陆总别乱来

082 谁惹你不开心了

    林惜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侧头看着陆言深,半响才点了点头:“嗯。”

    陆言深伸手抹了一下她额头上的细汗,“睡吧。”

    她被他拉着扣进怀里面,却怎么都睡不着。

    赵佳然的话就好像是一把锤子,将她躲进去的温室玻璃打开了,外面的残忍现实照进来,她有点手足无措。

    这些日子过得太安逸了,她几乎都要忘记了,自己也不过是陆言深的一个女人。

    仅仅是一个女人,不是女朋友,更不是妻子。

    他如今给她的一切,总有一天,他一招手就收回去了。

    想到这一点,林惜后背汗涔涔,想动,却怕再次吵醒陆言深,只能一直就保持那样的姿势躺在他半臂的怀抱中。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陆言深已经不在公寓里面了,林惜不用去琴行上课,拿了书去书房做题。

    十二月到了之后,A市就开始进入冬天了,十七号的时候A市下了第一场雪,外面银装素裹的,她躲在空调房里面,没感觉到半分的冷意。

    陆言深上周出差了,她摸不准他这两天会不会过来,冰箱里面的存粮被她用的差不多了,想了想,她还是全副武装去一趟超市。

    晚上陆言深过来的时候,林惜有些庆幸自己白天去了一趟超市,不然这会儿陆言深过来,只能跟着她一起吃面条了。

    陆言深嘴挑,林惜留意着他平时的饮食,每次他过来做的都是他喜欢的菜。

    她去了一趟超市,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开始洗菜做饭。

    陆言深是八点多过来的,林惜刚好做好饭菜,本来以为他今天晚上不过来了,打算把做好的菜一半收起来明天热热就能吃了。

    结果刚拿了碟子准备弄,门就被推开了,陆言深穿着披着黑色的长外套,里面是一丝不苟的黑西装套装,紧紧地绷在他的身上。大衣被他脱下来,露出挺括的身材。

    林惜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陆总,你吃饭了吗?”

    已经八点多了,往常这个时候她早已经洗了碗在客厅绕圈消食了。

    陆言深摇了摇头,换了鞋子进了厨房。

    林惜留意到,他出来的时候洗了手,坐在餐桌前的动作不言而喻,陆言深显然也是没吃。

    她连忙进厨房给他拿了碗筷,装了饭递到他的跟前:“我还以为你今天不过来了呢。”

    她低着头,声音说得不大,却不想陆言深听到了,抬头看着她,一双黑眸若有所思:“下次让丁源提前告诉你。”

    林惜愣了一下,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那句话有些不妥。

    她点了点头,不敢再说些什么。

    陆言深餐桌礼仪很好,吃饭的时候两个人之间向来都是安安静静的,今天也不例外。

    屋里面打了暖气,陆言深已经将西装外套脱了,黑色的衬衫被他开了两颗纽扣,随着他夹菜的手臂一上一下时不时露出里面的肌理。

    林惜就坐在他的对面,看得清晰,那衬衫领口下面有个很浅的口红印,她一眼就看到了。

    夹着菜的手微微顿了一下,林惜收回视线,低着头没有再开过去。

    “碗里面金子吗?”

    冷不丁,陆言深的声音突然之间传来。

    她愣了一下,抬头对上那双黑眸,捏着筷子的手紧了紧,脸上的表情很淡:“没有。”

    觉察到她的应付式回答,陆言深脸色也冷了半分:“那你一直盯着碗是想把碗吃了?”

    林惜咬了一下唇,将筷子放下:“我有点口渴,陆总要喝水吗?”

    她四两拨千斤,不知道什么时候,陆言深的脾气她已经摸得一清二楚,也应对自如了。

    要是再争执下去,吃亏的也会是她,反倒是这样突然转移话题,陆言深就算是有火气,也没有由头。

    她站起身,低头看着陆言深,没有半分的心虚。

    陆言深没有说话,抬头看着她,只是脸色沉得很。

    两个人僵持了半响,最后林惜默不作声地转头进了厨房装水,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两杯温水,一杯放到陆言深的边上,一杯放到自己的边上。

    陆言深盯着她的动作,手落在桌面上,食指和中指交错在桌面上,看着她夹菜吃饭的动作好几回,才开口:“谁惹你不开心了?”

    林惜手僵了一下,抬起头看着他:“没有,我只是心情有点不好。”

    他挑了一下嘴角,笑得十分的冷:“气往我身上撒?”

    她没接话,又扒了两口饭往嘴里面塞,咀嚼了一会儿,她喝了一口水,把筷子放在空了的碗边上,抬头看过去:“陆总,我吃饱了。”

    陆言深早就停了筷子,看着她一双黑眸冷得好像冰锥一样。

    气氛绷得紧,幸好这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陆言深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拿着手机起身到一旁接电话。

    林惜知道他是不吃了,动手开始收拾东西。

    “心情不好?”

    她刚从厨房出来,就被陆言深拽着拉近了怀里面。

    他吻得有些急,林惜这时候才闻到他身上有很浅的酒味。

    陆言深酒量如何,其实林惜并不清楚。

    见她走神,陆言深心里面越发的不得劲,他谈完项目就回来了,六点多有个饭局,坐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抽身离开了,却没有想到回来被林惜甩脸色了。

    陆总什么人啊,是能随便甩脸色的吗?

    他张嘴就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是真的咬,林惜吃痛,深深地抽了口气,也回过神来,压着几分郁闷的火气抬头看着他:“陆总!”

    “疼吗?”

    他阴着脸,说出来的话也是没有温度的,就跟外面的冰雪一样。

    林惜心口一颤,他抬手就将她的毛衣给拉变形了,但没扯烂,陆言深就举着她双手把毛衣脱了下来,然后是保暖的打底衫,最后是那黑色的蕾丝小衣……

    陆言深把她脱了个精光,抬起她的腿往自己的身上缠,然后压着她直接抵在墙上:“疼你也给我受着!”

    他说着,一把就将自己的皮带扯了下来。

    林惜抬起头,一眼就看到那衬衫领口下的红唇印,脸色一白,忍不住挣扎:“陆总,我今天不舒服!”
Back to Top